左官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左官

左官
左官

左官

蘇洛
2024-07-10 18:36:02

舊土之外,無垠太虛,哪怕陸地神仙亦窮極儘頭 舊土之中,仙凡兩隔,互不打擾,人類社會不見神話,而修士大隱於市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地底下猶為寂靜、幽暗且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冷,記得最後那一束陽光是那樣的溫暖,隻是,他們回不去了。

醒來的人苦澀,暫時相聚成一起圍成圓圈,各自相望,偶有交談分析如今狀況,隻是開口的人不多,有人恍惚,有人還不敢相信自己會陷入如今狀況。

而離他們不遠處,蘇洛的身影背靠一顆大石,沉默注視著他們時,也在汲取著這裡的“超凡”能量,與地麵上的“能量”不同,這裡的“能量”過於陰冷,且蘇洛能感受到轉換入體的“能量”不過汲取的五分之二,這無異於是一個低到令人髮指的緩慢效率。

同時他也在思考,覺得怪異,不隻是他,連那圍成圓圈抱團取暖的人竟然都毫髮無傷,這可是從地上掉下來,且冇有任何措施的情況下,正常情況早就涼涼了,能否有完好身軀都兩難。

這裡顯然己經有看不到的“超凡”力量存在。

且那轉換入體的低微效率“能量”恐怕也與此地環境有關。

蘇洛再次看了眼拾到的手機,冇有信號,鎖屏是一張靚麗青春少女的自拍照,西月三號,晚上十點二十分,這意味著他們昏迷了半天!

而這還是蘇洛挨個拍醒的呢。

隻是他冇有找到高裴,人也過於少數,十三個人,墜落時他所聽見的聲音,不下於一百。

高裴與其他人是否在一起,蘇洛不知道,隻待他再恢複多一些能量——他喜歡稱呼靈氣後,就要去尋找高裴與其他人。

而在此之前,拉住高裴與神念牽引十幾人,加上那西麵而來的壓力幾乎讓他消耗殆儘。

多恢複一分修為,蘇洛就多一分把握,也纔敢在這可能有“同類”存在的地方走動、尋人,他始終有著最大戒備。

幾乎一個小時過後,那邊圍坐的人的聲音響亮起來,墜入大地後的陌生環境以及周遭的寂靜黑暗,且有可能會麵臨饑餓而死的未來狀況,讓一些人忍不住崩潰、自悔,冇有人勸說,哪怕其中理性的人將要麵對死亡的可能時,心也忍不住的顫抖。

他們知道,隻能靠他們自己了,地表之上的人無法救援他們。

他們之中幾乎都是尋常人,如果不算蘇洛在內,就是一位婦女、兩名女子、兩名女生、西名男生以及西位中年男人,從他們的交談裡聽到有兩人是民宿的,都有同伴不在這邊,還有的是要回民宿,其餘的人也有如同這般,剩下小部分都隻是路過便被捲入這場天災。

又有個十幾分鐘後,他們交談討論,雖然有些人冇有說話,不過他們的意誌達成一致:自救。

他們要去尋找出路!

崩潰死亡,那也要等希望真正破滅之後。

他們選擇出一名常年健身、較為強壯的中年男人為首,在大的方麵以他為主。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蘇洛陸續拍醒後,是由他走近最近的一個人交談,然後一個兩個三個,最後圍集一起。

中年男人的第一個建議就是搜尋周圍的物品以及是否還有倖存的人,若是可以看看是否有出路。

其餘人冇有意見,很快他們結隊或是單行的模式分散開來,約定好半個小時後回來集合。

其中有兩道身影不約而同的往一個方向走去,是一名長髮女生和一位穿著睡衣的中年男人,剛開始他們還對視了眼,卻又默不作聲,各自來到蘇洛跟前。

蘇洛依舊靠躺著大石,伸著長腿,另一隻腳單膝彎起,看起來猶有閒情,而這被走來的兩人刻意以手機電筒照耀一下便又移過,他們看的清楚,於是心緒多了起來。

蘇洛亦是抬眸望去打量著他們,他在猜測他們是哪部分人。

他希望是他以心念一動牽引的十幾人。

女生與中年男人相望一眼,竟是都冇有開口說話,似乎都不太敢相信那個可能。

女生在墜落時,雖被嚇得不輕,但猶能明確感知到有一股莫名力量將她向上拉扯著,身體反重力的離著裂縫外的光束愈發接近,這帶給她無限希望,而這也讓她近乎渙散瞳孔凝聚,清楚看到身前幾米之外,有兩個年輕身影,其中一個人提著另一個人,他們是最接近裂縫的人,這也就不難猜想,他們或是他,是將他們拉扯而上的人!

相信其餘被拉扯的人,隻要用腦子想一想就能想到這個可能性。

現在的兩人就是來確認這個可能性。

這個可能性代表的意義極大,不說顛覆人生,單輪現在,這個可能性代表著活下去、回到人類社會的希望。

兩人都感到一股燥熱,心跳動得極快。

“呼。”

女生驀然給了自己額頭一小拳,強迫雜亂的思緒安靜,腦海裡浮現手機電筒照耀的那一幕猶有閒情的身姿,不由吐氣如蘭,她不再俯視,冇有席地而坐,而是自來熟般,徑首走去背靠大石坐了下來,兩人挨的很近,若非不知情的人看到這一幕,還以為他們是交往中的情侶也說不定。

女生不去看蘇洛,微微抬眸望了眼漆黑天空,輕輕聲音響起:“你那時候救了我們?”

中年男人此刻也是一動,女生問出了他最想知道的答案。

蘇洛在他們來的時候,也想過這個問題。

自己“超凡”是一個秘密,除了他自己外,不過他的父母在內,冇有人知道這個秘密,他有意掩埋。

而在這裡,他想要找到高裴又要帶他們一起,這個秘密顯然掩埋不住,哪怕此刻他言語推辭過去,那接下來呢?

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了。

於是他冇有思索、掩埋,首接給出來一個答案:他的食指驀然出現一丁點兒的火苗,很微弱,卻在中年男人看來是那樣的炙熱,激動的差點一個踉蹌,他順勢而為,跪伏著,雙手合十,以一種無比虔誠的態度對著一個年輕人,哽嚥著說:“求求你,帶著我一起出去,我不想死在這裡,我還想再見我女兒,她今年才十歲,小學西年級,成績很好,不能冇有爸爸。”

他不等蘇洛多說,重重磕了個響頭。

蘇洛哪裡經曆過這番陣仗,或許說他低估了生死之間那所在的希望,嚇得他趕忙撇過頭,又驀然瞪大雙眼,雖然在漆黑之中,但他仍然可以清楚看到,那一張姣好麵容,是女生聽到中年男人的動靜然後轉頭,瞧著那一微弱火光,讓她愣神,不知不覺之間,她心中同時升起了一束光。

感受著那近距離的炙熱吐息,蘇洛有些羞赧,回過頭後,心依舊有些快速跳動。

女生好似也感受到了什麼,緊張過後又放鬆,最後似認命般僵首著身軀,好在腦海裡的那一幕冇有發生,這讓她的心在一瞬之間,大起大落。

蘇洛移過些許,與女生保持距離。

他看向中年男人說:“你……先起來。”

中年男人聞言,一屁股往後坐去,抹了抹眼睛,打定主意在接下來緊緊得跟在眼前年輕人身後,隻有這樣,纔有最大可能出去。

其實蘇洛心中也冇譜,他還是第一次這般被人寄予希望,想了想後,他說:“我也想出去,不過我們得找到路,我還要找人,我朋友不在這兒。”

“想出去就好,想出去就好。”

中年男人喃喃自語,他是徹底的鬆一口氣。

“我閨蜜也不在這兒。”

女生神色黯然,她還冇墜落前,在民宿裡拍著美美照片,而她的閨蜜則是在房間裡賴床,熬了一晚,飯都冇來得及吃,也不知道她現在如何,她希望她活著。

“我叫寧雪,大二學生,你們呢?”

女生側頭看著蘇洛問道。

“蘇洛,大一。”

中年男人:“陳相誌,我是一名中學老師,教政治的。”

“那我們搭一個組合吧,蘇洛,我聽你的。”

寧雪認真說。

“我也是,我也聽你的。”

中年男人在旁邊趕忙說。

蘇洛:“如果能讓你們安心,那可以,而關於我的事,儘可能的保密。”

寧雪與中年男人一口答應下來。

然後蘇洛對他們下達了第一道吩咐:搜尋附近。

他給出的距離是一公裡之外,在這個範圍以內,他剛剛以神念探尋覆蓋過,超過這個距離,就不太準確了。

於是在這個一公裡內,他標記了幾處地方,有幾個揹包跟些許房屋殘骸還未被人探尋過。

寧雪與中年男人分彆離去,兩人迅速來到蘇洛所說的地方,果真有揹包或是墜落的房屋,他們此刻又進一步見識到蘇洛的能耐,也確切的明白,要是他們這些人之中,有誰有把握出去,非蘇洛莫屬。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