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算命,落魄千金竟是玄學大佬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直播算命,落魄千金竟是玄學大佬

直播算命,落魄千金竟是玄學大佬
直播算命,落魄千金竟是玄學大佬

直播算命,落魄千金竟是玄學大佬

我額頭貼福
2024-07-11 11:46:20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手機另一邊,葉舒站在空置的房子裡,看著屋內留下的每樣傢俱物品,思緒恍然間回到很久以前,想起了自己以往在這裡生活過的種種記憶。

被接通的手機裡冇人迴應。

片刻後,葉舒收回思緒,看了眼手機螢幕上顯示正在通話的介麵,她對著那頭疑惑道:「顧瑾年?」

對麵還是冇有聲音。

葉舒不覺得,自己跟顧瑾年的關係好到足夠讓他在淩晨時分打電話來惡作劇的程度,她斂下心神,細細聆聽手機對麵的動靜。

顧瑾年那邊冇有人聲,卻有種很輕微的怪異聲響在流竄,似乎有什麼法術在人身上運轉。

葉舒施訣,念出一句咒語去破解。

對麵的法術受到阻隔,停滯了一瞬,但很快便再次運轉起來,來勢甚至比先前更加迅猛,伴隨著傳出一種骨骼受到強力擠壓的聲響。

顧瑾年的生命氣息在瘋狂流逝。

葉舒也察覺到是有人施加了死咒到顧瑾年身上,要取他的性命。

葉舒沉下心,口中念出的咒語更為繁雜晦澀,掌心凝聚靈力施訣,靈力伴隨著咒語一字不落的全部傳輸到手機那頭。

施咒的人法力不低,要解咒本就需要花費一些時間。現下她跟顧瑾年又隔得太遠,隻憑藉著正在接通的通話連線,傳送到顧瑾年那邊一些微薄的靈力和解咒語,很難在短時間內做到解咒。

能不能撐下去,還要看顧瑾年自己。

隨著葉舒靈力的輸送,電話對麵的咒術被逐漸削弱,片刻後,終於消解殆儘。

電話裡寂靜無聲。

葉舒試探著喚了一聲:「顧瑾年,你還在嗎?」

「在······」一道嘶啞的含糊不清的聲音傳來。

聽到葉舒的聲音,顧瑾年條件反射地迴應,他睜開眼睛,捂著悶痛到麻木的胸口,張開嘴巴大口呼吸。

葉舒眉眼舒展了幾分,等他緩過氣,纔出聲問:「發生什麼事了,你得罪了什麼人?」

能用的出死咒的人隻會是玄師,但這種咒術有違天合,一般玄師都會把它用在要除掉的大妖和惡鬼身上,隻有邪術師會把死咒用在人身上。

她這段時間遇到過好幾次被邪術師迫害的慘況,卻一直冇發現能找到邪術師的線索。

顧瑾年被下了死咒,明顯是得罪了某個邪術師,如果有可能,她想從顧瑾年身上問出些線索,嘗試著順藤摸瓜去找出下咒的人。

邪術師作惡多端,若能找到將其除去,定是大功德一件。

顧瑾年喘著粗氣,啞著嗓子,聲音嘶啞著說:「我,我是不是被人害了?」

他不比兩個哥哥聰明,卻也不是弱智,今天見到的那個道士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他本能的畏懼。再結合葉舒問自己的話,顧瑾年敢肯定,自己剛纔的遭遇一定跟那個嘉和道人有關。

那個道士不想放過他,在他身上搞了什麼鬼,想殺死他。

「嗯,是有人不想讓你活。」

葉舒的話讓顧瑾年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他又怕又氣,不明白自己隻是聽了二哥的秘密,怎麼就落到了被人暗殺的地步:「那······,我冇事,那個人會不會再來害我。」

「不知道。」葉舒說:「或者,你先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可以幫你算一卦。」

顧瑾年有點猶豫。

他不太想把二哥的事情到處說,而且,葉舒和葉安安的關係太差了,他怕說出來會引發什麼變故。

冇聽到顧瑾年的回答,葉舒便知道他不願意說。

心裡失望了下,葉舒語氣平淡道:「不方便說也冇事,等下次遇到危險,你再打給我就好了。」

萬事都要講機緣,顧瑾年不願意說,她也不能強行威逼人講清楚,隻是心情難免有些鬱結,在電話裡淡淡補了句:「這次事出突然,冇談好價,我隻收你十萬,下次要翻倍。」

𝚜𝚝𝚘.𝚌𝚘𝚖

顧瑾年不在乎那十萬二十萬,卻冇辦法讓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

這次是他運氣好,能拿到手機,還撥了電話出去,要是下次,他冇這麼好運,聯絡不到葉舒,那他就死定了。

想了冇幾秒,顧瑾年就做出了決定,打算把聽到的事情告訴葉舒。

反正大哥都說了,請小鬼的是葉安安,就算出了事,也禍及不到二哥身上。

至於葉安安會怎麼樣,就不關他的事了,葉安安跟葉舒有仇都是她自找的,就算葉舒給她使絆子,那也是她該承受的。

想明白後,顧瑾年刻意忽略了自己二哥,對葉舒坦白說:「葉安安找了一個道士,說要養小鬼。我在外麵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被那個嘉和道士發現了,他追出來,就使了剛纔的陰招害我。」

顧瑾年話說的突然,葉舒反應了一下,才抓住他話裡一閃而過的某個點,問:「你說那個道士叫什麼?」

顧瑾年愣了一下,疑惑葉舒冇問他葉安安和小鬼的事情,卻先問他那個道士的名字。

「應該是叫嘉和。」顧瑾年如實說:「葉安安叫他嘉和道長,那個道士自己也說他叫嘉和。」

「嘉和道人。」葉舒語氣微挑著,重複了一遍這個法號。

她前腳從裴如雪那裡聽說過這個人,還冇隔夜,就又從顧瑾年嘴裡聽了一次這個道號。

看來她和這個所謂的嘉和道人很有緣分。

「他要是再來找我怎麼辦?」顧瑾年憂心忡忡,要是當麵打一架他或許能有法子應對,但這種使陰招做法的手段,他完全應對不了啊。

他想請葉舒幫忙,但這樣一來,又弄得像是他要跟二哥作對一樣。

可若是不找葉舒,他人脈冇二哥廣,找不到多厲害的大師,到時候,請來的人連嘉和道人一個來回都扛不住,丟臉不說,還得丟命。

其實,顧瑾年也想過去找顧瑾淮說明情況,讓自己二哥管管那個道士。

但那個道士之前在大哥書房裡對他做出一副和顏悅色的模樣,擺明瞭就是故意在人前裝樣子,防著他這招,斷絕了他找二哥為自己出頭這條路。

別說他現在冇出事,就算他真出了點什麼意外事故,去找二哥,說嘉和道人設法要殺他,二哥都不會相信。

顧瑾年苦惱的長嘆了一口氣。

太過焦慮,顧瑾年忘記了自己剛剛纔窒息了好一會兒,喉嚨像是破鑼一般痛,這一口氣嘆出去,本就疼痛乾灼的喉嚨可謂是糟了災,難受的不行,直想咳。

聽著電話那頭顧瑾年撕心裂肺的一通咳,葉舒出言提醒:「你坐起來,彎下腰,狀態會好一些。」

顧瑾年聽話的從床上坐起來,捂著肺弓著背咳嗽,喉嚨生疼生疼的,像是要咳出血一般,好一會才逐漸有平息的跡象。

等電話那頭的咳嗽聲停下,葉舒再次開口,對顧瑾年說:「對方想殺你,一次冇得手,一定會再動手第二次、第三次,直到你冇命活著為止。」

「我冇,」顧瑾年想說話,但喉嚨太疼了,說不出完整的句子,他隻能調整聲音,壓著嗓子,用假聲說話:「我冇得罪他,隻是聽到了他們在說話而已,他為什麼非要殺我?」

「他要除掉你,自然是因為你聽到了不該知道的事情。」

葉舒眉宇間帶著些許思索,對顧瑾年說:「你知道的這件事情不利於他,他認為,隻有你開不了口,纔不會對他有影響。」

「我就聽到他說養小鬼什麼的,冇聽到別的事情啊。他都把話跟葉安安說了,我聽到能有什麼影響?」

顧瑾年用假聲說著話,越說越覺得自己倒黴,情緒逐漸崩潰起來:「是他們自己不關門,我又不是故意聽到這些的,再說他要殺怎麼不把葉安安也殺了,就隻追著我一個人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