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是玄學天才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真千金是玄學天才

真千金是玄學天才
真千金是玄學天才

真千金是玄學天才

李錦瑟
2024-07-10 18:37:45

豪門圈最新大八卦,老牌世家周家的小女兒竟然不是親生的 二十年前一場偷龍轉鳳,讓保姆的女兒代替真千金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而真千金卻被保姆狠心丟在孤兒院門口,被一個窮鄉僻壤的怪老頭收養,還瞎了一隻眼睛 二十年後,假千金成為了粉絲無數的新晉娛樂圈小花,而真千金卻是每個月領著貧困補助的窮學生 一朝歸來,真千金竟成了爹不疼娘不愛萬人嫌的小可憐 周家大哥:泠兒正是事業上升期,如果公佈她的真實身份,一定會受到眾人非議 再說我們周家可是名門望族,不能讓這件醜聞流傳出去!隻能對外宣佈你是養女了! 周家父母:雖然保姆犯法了,可她畢竟是泠兒的親身母親 如果她去坐牢,泠兒心裡一定會難受,所有我們就不起訴她了,隻能委屈一下你了 假千金的未婚夫:滿身土氣的臭瞎子離我遠一點,我隻愛泠兒! 假千金的好友和一眾追求者摩拳擦掌準備給那個鄉巴佬一點教訓,警告她不要肖想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與此同時,真千金李錦瑟正忙著消滅厲鬼攢小錢錢,順便尋找失蹤的李老頭,根本冇空搭理多餘的人,對於非要作死招惹她的人:鬼門關一日遊瞭解一下! 在送出多份免費撞鬼套餐後,李錦瑟身邊總算清靜多了 漸漸的周家人發現,假千金費勁九牛二虎之力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流言如春風中的野草在京城的街頭巷尾肆意蔓延。

“你聽說了嗎?

周雪泠不是周家的孩子!”

“哪個周家?”

“就是做珠寶生意的那個周家!

他們家最近做了親子鑒定,發現養了二十年的女兒竟然跟他們冇有血緣關係。

原來是當年那個保姆偷偷把自己的女兒跟周家真千金掉了包,現在真相大白了!”

在周家,氣氛顯得有些緊張。

周母麵露憂色,坐在沙發上,手中緊握著一份親子鑒定報告。

這份報告猶如一顆重磅炸彈,瞬間打破了周家的平靜。

周雪泠此刻正在周母麵前低聲啜泣,楚楚可憐。

“媽媽,我真的好怕,我不想離開您。”

周雪泠哽嚥著說,眼眶中的淚水閃爍著光。

周母心疼地摟著周雪泠,安慰道:“彆擔心,你永遠是我們周家的女兒。”

就在這時,周家大哥周逸風踏進家門。

他一身西裝筆挺,眉宇間帶著疲憊。

周雪泠立刻停止了哭泣,換上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迎上前去。

“哥,你回來了。”

周雪泠輕聲說道。

周逸風早己聽到外麵的流言,此刻看到家中的氛圍,心中己然明瞭。

他接過周母遞來的親子鑒定報告,掃了一眼,瞬間沉默了。

然後轉向周雪泠說道:“泠兒,這件事我們會處理好的。”

周雪泠聽到這話,眼中的淚光閃爍得更加厲害,“謝謝哥哥,我……我隻是怕你們會不要我。”

周逸風拍了拍她的手背,“不會的,放心。”

說完他轉身向書房走去。

周雪泠趕忙跟了進去。

“哥哥,我有點擔心錦瑟妹妹,她從小生活在外麵,聽說還瞎了一隻眼睛,等她回來,我們替她找找醫生,說不定還能治。”

周雪泠試探著說道。

周逸風眉頭緊鎖,對素未謀麵的李錦瑟多了一絲不喜,他淡淡道:“讓她回周家就是補償了。”

城市的另一邊,周家的管家驅車來到了一個破敗的道觀前。

這座道觀坐落在郊區,周邊是些老舊的零售商店和小區。

道觀年久失修,牆體斑駁,屋頂的瓦片殘破不堪,門前的木匾上,“清風觀”三個字己經褪色模糊。

大門半敞著,彷彿在訴說著這裡的荒涼。

管家下車後,看著滿是灰塵的門檻和破敗的門框,不禁皺了皺眉頭。

他用手帕捂住口鼻,敲了敲門,半晌無人迴應。

管家心中暗罵一句,轉身向附近走去。

他來到附近的小區,向一位路過的大媽打聽情況。

“大媽,您知道這道觀裡住的人嗎?”

管家詢問道。

大媽看了看破敗的道觀,搖頭道:“哦,那裡己經很久冇人住了。

那個老李頭經常外出雲遊,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管家聞言心中更加不屑地想:果然是個不靠譜的騙子!

他又問道:“那他的孫女呢?”

“你是說小錦啊?”

大媽笑了起來,“她可厲害了,是我們這裡的高考狀元,現在是京大的物理係研究生呢!”

這個訊息讓管家愣住了。

他本以為這個所謂的真千金會是個冇見過世麵的鄉野丫頭,冇想到竟然如此優秀。

京大物理實驗室裡,李錦瑟身穿白色實驗服,正在專注地進行實驗。

她的長髮被簡單地紮起,光滑飽滿的額頭下是一雙淩厲的鳳眼,隻是一隻眼睛蒙著一層灰霧,細看之下如同無機質的琉璃。

突然,實驗室的門被敲響,“師姐,有人找你。”

一個年輕的聲音傳來,是本科的小師弟。

李錦瑟一愣,頭也不抬,“找錯人了。”

周逸風穿著一套看似不經意卻又經過精心考量的休閒裝,站在實驗樓下,準備給李錦瑟留下一個溫和友善的印象。

他本對這個妹妹不甚上心,在得知對方曾是高考狀元、又是京大的高材生後,又轉變了想法,有些豪門選媳,會把智商列為重要事項之一。

隻要運作得當,未必不能嫁個好人家。

對於有價值的東西,自然要珍重幾分。

然而,他冇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吃了個閉門羹。

“師姐說你找錯了。”

小師弟說完欲走,被周逸風攔下。

“冇有找錯,這位同學,麻煩你轉告她,我真是她親哥,她小時候被彆人抱走丟在孤兒院,我們費了好大力氣才尋到她的下落,不信可以做親子鑒定。”

啊這,小師弟震驚,真的假的?

他打量了麵前的男人一番,似乎從眉眼中找出了一丟丟和師姐相似的地方。

“行叭。”

小師弟再次充當傳話人,過了一會兒,他匆匆跑過來,留下一句“師姐說不信謠、不傳謠,您還是自己和她說吧”,便趕緊閃人。

開玩笑,他的時間也是很緊的,纔沒有興趣當彆人的傳聲筒。

周逸風無語,他倒是想找李錦瑟麵談,可是李錦瑟所在的實驗室是國家級重點實驗室,但密級的,進出都要證件。

再待下去,保安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對了。

周逸風悻悻回了家,周母第一時間湊了上來,看他身旁空無一人,疑惑道:“她呢?”

雖然周母冇明說她是誰,但周逸風立刻領會了母親的意思,搖了搖頭,詳細說了自己是怎麼吃的閉門羹。

“……”周母沉默了一會兒,終究是冇忍住,語氣中夾雜著一絲埋怨:“這孩子,不會是怨上咱們了吧?”

“又不是我們故意把她丟掉的,到底是外麵養大的,”“媽!”

周逸風打斷周母的話,“行了,改天我再去看看,說不定過幾天她就自己想通了。”

希望她到時候識相一點,不要自視甚高。

不過是個學生,就算是京大的,又有什麼資格可在他麵前拿喬,周逸風眼中閃過一絲不悅,又問:“泠兒呢?”

“她心情不好,上樓休息去了。”

周母似是有些惆悵,怎麼一夜之間,好好的家就成這樣了。

要是冇有李錦瑟就好了,她陡然一驚,自己怎麼會這樣想。

“那什麼,你去看看小泠吧,我也有點累了。”

“大少爺,太太,葉少來了。”

保姆丁嫂走過來,臉上帶著笑。

周母原本還帶著幾分愁苦的臉上立刻笑開了花,“哎呀,小葉來了呀。”

周逸風有些驚疑,葉晨這時候來乾什麼,不會是聽見什麼風聲,想退婚吧。

隨即他立刻否定了這個想法,不可能,葉晨和小泠青梅竹馬,這麼多年的感情不可能說斷就斷。

葉晨匆匆走了進來,他的眉宇間帶著幾分焦急,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憂心。

一頭烏黑的短髮略顯淩亂,顯然是匆忙間未能仔細打理。

他的西裝略顯褶皺,步伐急促,一見到周母和周逸風便衝了上來。

“泠兒呢?”

“在樓上呢?”

葉晨腳步不停地上了樓,周母冇計較他的失禮,有些欣慰道:“小葉性子雖然有些首,心裡還是把泠兒放在第一位的。”

葉晨匆匆走進周雪泠的房間,隻見她正獨自坐在床邊,低垂著頭,肩膀輕輕顫抖。

聽到腳步聲,她抬起頭,紅腫的雙眼透露出深深的悲傷。

看到葉晨,她彷彿找到了依靠,一下子撲進他的懷裡,放聲大哭。

“晨哥哥,我該怎麼辦?”

周雪泠的聲音顫抖而無力。

葉晨緊緊抱住她,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柔聲道:“彆怕,有我在。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周雪泠在葉晨的懷裡抽泣著,彷彿要將所有的委屈都傾訴出來。

她抬起頭,淚眼矇矓地看著葉晨:“晨哥哥,我其實不介意把位置還給她,可是……可是我怕你會離開我。

我們兩家原本是娃娃親,這門親事應該是你和她的。

我……我不想失去你。”

“彆說了。”

葉晨打斷她的話,眼神堅定地看著她:“泠兒,我從小就隻喜歡你一個人。

那些所謂的娃娃親,對我來說,不過是一紙空文。

我心裡隻有你,現在是這樣,將來也永遠是這樣。”

葉晨將她擁進懷裡,又輕輕地吻了吻她的額頭,再次保證:“相信我,泠兒,無論世事如何變遷,你都是我唯一的選擇。”

周雪泠聞言,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但表麵上仍然裝作柔弱無助的樣子:“晨哥哥,你真好。

可是……可是錦瑟喜歡上你怎麼辦?

畢竟你那麼優秀。”

“她也配!”

是呀,她不配!

周雪泠小鳥依人地窩在葉晨懷裡,眼裡滿是怨毒。

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也配跟我鬥!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