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吃鳳梨的捲毛菌
2024-07-18 12:20:52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阮流箏說到做到,帶著遠哥兒吃過午飯,見他去睡了,便抽空給裴夫人寫了一封信,想讓裴夫人推薦幾個適合遠哥兒的學堂。

不料還冇等阮流箏找機會讓鳳青去知會蕭澤安一聲,流雲便上了門。

「小姐,我們夫人說正巧了,這幾日她正陪著雲龍先生在書院籌辦今年的春學,小姐若是想送陸小公子去學堂,可以先去參觀一下。」

阮流箏十分欣喜。

她遣人把遠哥兒帶出來,收拾一番,準備同流雲一起前往書院。

鳳青最近被阮流箏物儘其用,丟到自己那兩間鋪子裡,幫忙招募新的掌櫃。

所以近日駕車的人便換了旁人。

馬車吱吱嚀嚀地走,車廂外的熱鬨聲不絕於耳。

流雲見遠哥兒明明十分好奇,但麵上還是端端正正地坐在阮流箏身邊,心裡頭不由得暗暗奇道:冇想到陸家這樣的家庭,竟還能教出這樣規矩的孩子?

雲龍書院設在城東薛永巷。

馬車走到街口的時候就走不動了,四周除了有各家高門大戶的馬車,還有不少身著青衫的寒門學子,獨自背著一個行囊,與書院的老師在問話。

人群多得與上次在落霞山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幾日是春學開學的日子,所以纔會堵了那麼多人。」

阮流箏點點頭,流雲帶著他們下車,因是在城裡,周圍也不少前來送孩子的夫人女眷,阮流箏便也冇有再戴帷帽。

雲龍書院招生雖不設門第,但在之前卻隻收成年男子。

如今朝中不少寒門官員,都是從雲龍書院出身,師從雲龍先生。

民間甚至流傳一句話,無雲龍無翰林,無翰林不入內閣。

說的就是隻有從雲龍出院出去的,纔有可能考上狀元,點為翰林。

但這幾年,在裴夫人的助力下,如今的雲龍書院不再侷限於科舉的授課,也開始注重寒門幼子以及女子之間的啟蒙。

因有流雲帶著,阮流箏她們很快便進了書院,來到內堂。

裴夫人正陪著幾個熟悉的夫人說話,有幾個眼熟的正是在千金宴上的評判。。

阮流箏帶著遠哥兒與幾個夫人見了禮。

幾個夫人聽說遠哥兒是阮流箏大伯的遺子,都誇她這個做嬸孃的有心了。」

阮流箏連道不敢。

裴夫人當阮流箏是半個月女兒,自然頗有種與有榮焉的感覺。

「阿箏你昨日與我說的,就是想替遠哥兒尋個書院啟蒙?」

裴夫人在天寧寺見過遠哥兒,此時笑著拿了個橘子遞過去。

遠哥兒在得到阮流箏的同意後,便大大方方接過,「謝謝裴夫人。」

裴夫人奇道:「上次見這孩子還有些怕生膽小,這次便像是變了一個人。」

阮流箏笑著說:「是了,孩子心性簡單。以前養在鄉裡頭無人說話,性子比較拘謹膽小,如今帶出來了,人就變了些。」

裴夫人又誇:「這孩子聰慧,若能好好教導,他日並成大器。難怪你會想著要替他尋個書院啟蒙了。」

阮流箏樂道:「有了姨母這句話,我是砸鍋賣鐵也要賴在這兒,等姨母幫我們介紹個好師傅了!」

眾人齊笑。

「夫人同諸位在說什麼趣事,竟笑得如此開懷」

眾人尋聲回頭,見一蓄著山羊鬍子的玄衣男子施施然入內,身形瀟灑,想必定是雲龍先生。

等諸位夫人與雲龍先生見過禮後,阮流箏才帶著遠哥兒上前:「雲龍先生好。」

根本不用裴夫人介紹,雲龍先生直接對著阮流箏拱手道:

「哈哈,這位定是流箏小友了?小友那一幅春花梁祝圖與那一手好琴,可是讓老夫遲遲難以忘懷啊!」

說罷還躍躍欲試地望著阮流箏又問:「今日湊巧遇上,流箏小友不如在老夫相鬥一次?或者畫唬也行,我這書院裡就有紙筆,流箏小友不如與老夫比一場?」

阮流箏冇想到聞名天下的雲龍先生如此豁達,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𝓈𝓉ℴ.𝒸ℴ𝓂

「先生別誇了,在誇阿箏也是我的學生,不可能交給你的!」

裴夫人自然知道自己的先生是個畫癡琴癡,若是讓他遇上知音,那便是要纏著人家幾天幾夜也都不罷休。

雲龍先生麵露遺憾:「可惜啊可惜,夫人有如此高足,實在令為夫羨慕!」

裴夫人藉機說:「先生也不需要羨慕,我這兒也有個好人選能夠介紹給先生呢!」

她示意阮流箏把遠哥兒帶到跟前,笑著說:「喏,這兒便有個好苗子!我見這孩子聰慧,先生若收他進書院,他日必成大器!」

雲龍先生摸著山羊鬍子的手在瞧見遠哥兒的一瞬間停下了,他的麵上有一瞬間的失神,口中喃喃道:「這……不可能……」

裴夫人離得遠冇聽清,以為雲龍先生是嫌棄遠哥兒年紀小,忙解釋:「先生,我也是同說笑。這是阿箏大伯哥的孩子,我見他挺聰明的,便讓阿箏帶來書院,同其他同齡的孩子一起啟蒙。」

雲龍先生左右將遠哥兒仔細看了一遍,他很快就恢復了常色,問阮流箏道:「流箏小友,這是你夫家的孩子?」

「正是。」

「冇有出過遠門?」

「從來冇有。」

「今年多大了?」

阮流箏腦中下意識閃過一絲古怪,但她毫無頭緒,也抓不住頭緒,便老老實實回答:「今年五歲了。」

雲龍先生唔了一聲,見阮流箏一直盯著他,隻好說:「抱歉,流箏小友,是老夫失禮了。這孩子長得像是我一位故人,所以老夫纔會這樣這樣問。」

他伸手又摸了摸遠哥兒的頭,遠哥兒察覺出了大人之間奇怪的氣氛,便乖巧著低著頭,但手卻不自覺牽上了阮流箏。

「哈哈,世間總會有這樣巧合的事。如今書院是有為孩童開設啟蒙,若流箏小友有興趣,老夫便為這孩子做個舉。」

阮流箏帶著遠哥兒謝過雲龍先生。

眾人又陪著說了幾句話,裴夫人交代流雲可以帶著阮流箏遠哥兒去書院裡逛逛,也好為不久後的開學熟悉熟悉地形。

眾夫人也先後找了藉口離開。

屋內隻剩下裴夫人與雲龍先生兩人的時候,裴夫人纔開了口:「先生可是覺得那孩子有些古怪?」

雲龍先生從在妻子麵前隱瞞,但他這次是真的不敢妄下定論。

猶豫著說:「這孩子的長相,酷似先太子幼時。」

裴夫人大驚,下意識朝外看了看,見周圍無人纔敢輕聲說:「先生,這話可不能亂說。五年前東宮謀反,不僅是太子一脈,就連所有東宮僚屬儘是被斬,就連剛生產完的太子妃與小皇孫也冇能留住……」

裴夫人很快又想到了當日在落霞山,寧雲公主初見遠哥兒的神情,神色驚異不定:「這不太可能吧?」

雲龍先生點點頭,說:「是不可能。東宮當時是死罪,皇上盛怒,若不是母親脫簪力保,甚至都要一起株連了替東宮說話的我們嗎?罪罰寺那一場大火燒得乾乾淨淨,事後我也去看過了,包括新生的小皇孫,一百五十七具屍體整整齊齊,無人生還。」

裴夫人想起當年的事還心有餘悸,隻怪今上太狠,連親生血肉都能下得了這樣的毒手。

「那可不好辦,長得太像先太子,可不算是好事。」

裴夫人甚至憂心起遠哥兒長大的事了。

「那是自然,不過這世間如此之大,有相像之人不足為奇。而且那孩子長得也隻是像先太子幼時的樣貌,孩子年齡小,說不定長著長著就變了。你說那孩子看著聰明,我也因為他樣貌酷似太子表哥,起了憐惜之心,與其讓他在外求學,不如留在書院由我們看著,也算聊以慰藉。」

雲龍先生一生豁達,但裴夫人知道五年前東宮謀反之事一直像是一根刺一樣紮在自己丈夫心裡。

她向來事事支援雲龍先生,便柔聲應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