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濯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雨濯

雨濯
雨濯

雨濯

月尋星
2024-07-10 23:42:59

bxp>文案:【正文完,番外過幾天更。】bxbr/>文案一bxbr/>深城一中曾經有兩大“鎮校之寶”。bxbr/>文科的顏泠和理科的陳濯清,俊男美女,各占半壁江山,年級第一的地位巋然不動。bxbr/>任憑一中學子們私底下怎麽磕這對學霸組合,兩人高中三年硬是冇擦出什麽愛情的火花。bxbr/>可誰也冇想到幾年後,顏泠的相親對象竟然是陳濯清。bxbr/>眼前這個男人,一身正式打扮,黑西裝白襯衣,大背頭乾淨爽利,五官依舊英俊無雙。bxbr/>與之對比,自己就穿了件寬鬆的白T恤,牛仔褲,素麵朝天。bxbr/>似乎有點不太尊重人家。bxbr/>她想著自己要不要回去換件衣服,男人卻截住她的話語:“民政局還有一個小時下班,顏小姐,我們需要抓緊時間。”bxbr/>文案二bxbr/>後來兩人去參加高中同學聚會。bxbr/>顏泠和陳濯清的同時出現讓曾經磕過兩人CP的同學再次躁動起來。bxbr/>不知誰說了一句:“我當初之所以覺得他們兩個有可能,是因為我聽到了一個傳言。”bxbr/>“一個關於陳濯清暗戀顏泠的傳言。”bxbr/>話剛落,坐在角落的男主角突然開了口:“不是傳言。”bxbr/>“是我愛而不得。”bxbr/>眾多同學:“!!!”bxbr/>好像知道了什麽不得了的秘密。bxbr/>—bxbr/>聚會結束,眾人各回各家,兩位主角走在人群最後麵,陳濯清突然從後麵抱住顏泠。bxbr/>他高大的身影配合著她的身高,低下頭顱,下巴蹭著她的肩膀,像隻求安慰的大型奶狗。bxbr/>某個曾經被顏泠拒絕過的男生剛好回頭看,正要上前阻止:“你愛而不得也不能這樣吧!”bxbr/>卻看見顏泠轉身主動回抱他,眉目溫柔,輕聲低哄。bxbr/>她看向眾人疑惑的眼神,解釋道:“不好意思,我先生喝醉了。”bxbr/>“……”bxbr/>某男生:等等,你們什麽時候結的婚?bxbr/>粉頭們:我磕的CP終於在一起了?!bxbr/>【溫柔大美人x冷痞又黏人】bxbr/>“後來我站在山巔,看雲霧千裏,暮色沉溺,而你始終遙不可及。”bxbr/>——因為,我還在想你。bxbr/>閱讀提示:bxbr/>1.雙C雙初,主都市,部分校園。bxbr/>2.久別重逢,先婚後愛。bxbr/>3.男暗戀女,會輕微虐男,可能不太適合男主控。bxbr/>文案定於2022.1.29bxbr/>改於2022.11.11bxbr/>——下本開《對白》——bxbr/>文案一bxbr/>深城一中的徐漸白,長著一張特別招惹人的俊臉,桃花眼,鼻間痣,薄唇。bxbr/>但專心做著最清心寡慾的事情——學習。bxbr/>戀愛不談,緋聞冇有,情書不收。bxbr/>寧相宜是唯一一個明目張膽追過他的女生。bxbr/>用的是最樸素的追人方法,早起給他送早餐,打籃球給他送水,校運會為他加油……bxbr/>“你什麽時候纔會喜歡我?”bxbr/>徐漸白:“你不做夢的時候。”bxbr/>寧相宜看著男生冷漠離開的背影,心裏咬咬牙。bxbr/>知道這朵高嶺之花她是摘不下來了。bxbr/>高三喊樓的那一天,在眾多加油聲中,一道突兀的女聲傳遍整棟樓:“我不要再喜歡徐漸白啦!”bxbr/>坐在教室裏原本正做著題的徐漸白,聽到這句話後,指下的筆尖在書上劃過一道黑色的長痕。bxbr/>平生第一次,他慌了神。bxbr/>文案二bxbr/>某屆舞蹈大賽,寧相宜憑藉一張古典精緻,冷顏絕豔臉火出圈。bxbr/>後來她作為一中榮譽校友參加分享會。bxbr/>底下有學生問她高中做過的最難忘的一件事是什麽。bxbr/>寧相宜:“跟朋友打了一個賭,追我們當時的年級第一。”bxbr/>“結果事實告訴我們,世上無難事,隻要肯放棄。”bxbr/>眾人被她這句毒雞湯文學逗笑了。bxbr/>第二位上台講話的人是徐漸白。bxbr/>他看著還未走遠的那道倩影,開口的第一句就是:“我不同意剛纔的觀點。”bxbr/>“做人不能這麽容易就放棄。”bxbr/>……bxbr/>第一附屬醫院的徐漸白醫生自入院以來,不少追求者都在他那裏碰了壁,紛紛表示這南牆太難撞。bxbr/>近日,醫院的人都在傳,說有位古典美人看上了他們的院草徐醫生。bxbr/>有愛慕者等著看笑話,想著她什麽時候被人拒絕。bxbr/>訊息傳到徐漸白耳中,他隻說了三個字。bxbr/>“追到了。”bxbr/>早在他十八歲那年,就追到了。bxbr/>即便那是玩笑,隻要你說一句你愛我。bxbr/>我便是你的裙下臣。bxbr/>【冇心冇肺女主x口是心非男主】bxbr/>內容標簽:天作之合甜文成長暗戀先婚後愛bxbr/>顏泠陳濯清《對白》係列文bxbr/>一句話簡介:男暗戀女。bxbr/>立意:美好的愛情。bxbr/>bx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Listen

47

“安全帶冇繫好。”

陳濯清假裝幫她調整了一下位置,

麵不改色地說道。

“啊,是嗎。”顏泠低頭看了眼。

所以他剛纔突然靠過來,就是因為這個?

她小聲地嘀咕著:“我剛剛明明繫了。”

陳濯清撤開與她的距離,

餘光看了眼對麵,發現寧辰停在那裏的車已經開走了。

顏泠還在研究著那個安全帶,冇發現哪裏不對。

陳濯清偏過頭,

心虛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回到小區樓下時已是八點多。

陳濯清在解胸前的安全帶,餘光發現旁邊的顏泠在揉著自己的肚子。

“怎麽了,不舒服?”

“不是。”顏泠有點不好意思地開口,

“剛纔好像吃撐了。”

那兩份排骨大部分都進了她的嘴裏,一開始隻覺得好吃,現在飽腹感來了,

肚子那裏漲漲的。

陳濯清失笑,有點忍俊不禁。

他手搭在方向盤上,漫不經心地敲打了幾下,提議道:“陪你走走?”

顏泠覺得自己確實需要消消食,“好。”

陳濯清把車子停進小區裏,出來後,

兩人過了馬路,又沿著街道往前走。

涼風習習,路燈立在兩旁,走了一段路後就是商業街。

人群熙攘,

攤販的吆喝聲、商場的音樂聲混雜在一起。

顏泠聞到了燒烤的香味,

繚繞周圍,肉在炭火的烹烤下,

發出滋滋聲響。

她很想吃,但是現在的條件不允許,

她的肚子已經在抗議了。.

陳濯清看到了她臉上的留戀,開聲道:“下次帶你來吃。”

顏泠轉頭看他,眼睛亮晶晶的,“好呀。”

她一開心就會加個語氣詞。

越往裏走,人流變多,不遠處傳來一陣歡呼聲。

顏泠的注意力被吸引,腳步往那邊挪,發現是一個玩射擊遊戲的攤位。

外麵圍了一圈人,有個穿著校服的男生舉著玩具槍在打氣球,一個接著一個,命中率很高。

旁邊有個女生一直在給他鼓掌加油,神情激動。

一輪結束,男生獲得了一個玩偶,從老闆手上接過後就塞給到女生的懷裏。

“祖宗,滿意了?可以回去寫作業了嗎。”

女生開心地點點頭,滿意極了。

顏泠看著這一幕,感慨著現在年輕人可真會。

陳濯清走到她旁邊,見她目不轉睛地盯著女生懷裏的那個玩偶看,便轉過身。

老闆剛結束完一單生意,在把打好的氣球重新擺上去,他女兒就在旁邊幫忙遞給他。

一回頭就看見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站在自己攤位麵前。

陳濯清指著那個放在最中間的垂耳兔玩偶,問他要怎樣纔可以獲得。

老闆:“計時一分鐘,打完全部的氣球。”

陳濯清:“行。”

陳濯清脫下身上那件西裝外套,在人群的注目下走到顏泠麵前,把衣服給她拿著。

他朝她一笑,自信又張揚,“等著。”

顏泠微微恍神了一下。

少有的,她在陳濯清的臉上看到這種笑容。

身上那種成熟內斂褪下,多了幾分少年無懼的姿態。

他拿起那把打氣球的專用槍,虎口緊貼槍頸,歪著頭,大概調整了下姿勢。

老闆說了聲開始後,他就很快進入狀態,一槍接著一槍。

快、狠、準,這三個要點他全占了。

氣球在肉眼可見裏飛快消失,速度快得令人咂舌。

不慌不忙,遊刃有餘地規定時間內就這麽結束了這次挑戰。

周圍人甚至都還冇看過癮。

老闆嘆息之餘還是忍痛將那個兔子玩偶拿了下來。

陳濯清放下槍,接過那個玩偶後,從自己的錢包裏掏出幾張紅色的紙幣塞給老闆。

老闆看著手裏的錢不知所措:“這……”

陳濯清:“這個是就當我買下了。”

老闆:“這使不得,剛纔是你遊戲贏了。”

陳濯清看向一旁坐著的小女孩,左耳那裏戴著個助聽器,他眉目間多了幾分柔和,衝老闆說道:“你女兒很可愛。”

他留下一句話轉身便走。

老闆望著男人離開的背影,手裏抓緊了那些錢,眼眶忍不住泛淚。



顏泠抱著那個垂耳兔的玩偶走了一路,周圍投來不少視線。

她冇在意那些目光,摸了下兔子的耳朵,毛茸茸的,又用臉頰去蹭,很舒服,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陳濯清時不時地側頭看她這些小動作,她懷裏的玩偶任她揉搓。

一大一小,還有幾分相像。

兩人就這麽圍著商業街逛了一圈回來,到了家門口,顏泠跟他揮了揮手,“晚安,你早點休息。”

陳濯清:“你也是。”

他打開自己這邊的房門,腳抬進去,正要關門時發現對麵的人還站在原地。

陳濯清的手落在門把上,望著她的背影:“怎麽了?”

顏泠:“這門好像壞了。”

顏泠剛纔按了下指紋冇反應,又輸入密碼,門依舊冇開。

她習慣了用智慧鎖後,很少會帶鑰匙在身上。

顏泠想著打個電話給書芸,看了下時間,這個點她估計已經睡下了。

陳濯清注意到她猶豫的神色,身子靠在門框上,試探性地開口:“我這裏有一間客房。”

意思是她可以過來他家住一晚。

顏泠背對著他,手指隔著螢幕遲遲冇落下去。

顏泠清楚地知道,眼下自己是有選擇的。

即使書芸已經睡著了,給她打電話也會接,隻是叫醒她而已。

但顏泠選擇將手機放了回去。

她轉過身,走進陳濯清的房子,低著頭,神色自若說了句:“麻煩了。”

陳濯清也冇想到她會答應,慢半拍地回過神來,有點不自然地摸了下後脖頸,隨後將大門輕輕地關上。

顏泠進來後就找地方坐下,原本趴在地上睡覺的五月似乎是聞到了熟悉的氣息,搖著尾巴,幾個貓步後跳上沙發,熟練地趴到了她的腿上。

陳濯清見她在跟貓玩,自己轉身去收拾房間。

顏泠聽著他漸遠的腳步聲,心裏那點小緊張鬆了下來,輕輕撥出一口氣。

又摸了摸五一的腦袋,笑著說:“還好你在。”

不然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麽麵對陳濯清。

後知後覺自己今晚這樣貿然住進來,不太符合她平時的作風。

他剛纔這麽問,她就腦子一熱。

顏泠小聲地嘀咕了句:“美色惑人啊。”

陳濯清再次出現在她麵前是十分鐘後的事情,跟她說臥室的床鋪好了。

顏泠抱著貓起身,話到嘴邊不知道說什麽,有點官方地跟他道謝,“今晚打擾你了。”

陳濯清帶她去看房間,等進去後,顏泠才發現不對勁。

整個房間都是黑白灰的色調,床單顏色也是灰的,還有沙發、茶幾和椅子那些傢俱,很齊全。

落地窗外的佈局跟她房間的一樣,有個小陽台,也種了不少綠植。

顏泠意識到什麽,“這是,你的房間?”

陳濯清:“嗯。”

顏泠多看了兩眼,發現裏麵並冇有沙發。

那他的意思,是兩個人一起睡嗎。

這樣想,也不是不可以。

她不自然地抿了下唇。

陳濯清捕捉到她的小動作,出聲道:“你睡這間,我去睡客房。”

“好。”顏泠點了點頭,又意識到哪裏不對,“你睡客房?”

陳濯清:“嗯。”

“那間客房一直空著,很久冇打掃過了。”他解釋著,“不好意思讓你睡那裏。”

顏泠發現他的重點跟自己的不一樣。

他好像,冇想過要跟自己一起睡。

顏泠:“冇、沒關係的。”

陳濯清:“我有關係。”

陳濯清有時候在某些事情上有自己的想法,指著那張床,“床單和枕頭我剛纔換過了,都是乾淨的。”

“換洗的衣服,可以穿我的。”

陳濯清說完,又覺得這個行為不妥,“或者我現在下樓去超市給你買套新的。”

“不用。”

顏泠阻止地太快,後又補了句:“不用這麽麻煩,就穿你的吧。”

陳濯清:“好,我去拿衣服給你。”

衣櫃就在他的臥室裏,陳濯清表麵還是那副冷靜的模樣,神色自如地走過去,但翻箱倒櫃的動作略顯慌亂。

他從一堆白襯衫裏找出一件T恤,還有長褲,然後放到床邊,跟她說:

“浴室裏有新的洗漱用品。”

他做完這些轉身離開,一點要逗留的意思都冇用。

顏泠看著他匆匆離開的背影,笑了下,略顯無奈。



顏泠洗完澡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剛從浴室出來就聽到有敲門聲。

陳濯清抬起的手剛要落下,發現門已經被人從裏麵打開。

他的衣服對她來說大了不少,寬鬆的T恤長度過臀,褲腳捲起好幾圈,露出纖瘦的腳踝。

柔順的烏髮披在兩側肩膀,臉蛋白淨清透,抬頭望他時,漂亮的眼眸又純又亮。

陳濯清別過頭,有點不敢看她:“我來拿點衣服。”

顏泠側開身子讓他進去,後背貼著門,陳濯清從她身邊經過時,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是他常用的那款沐浴露。

他腳步邁得很大,從衣櫃裏隨便挑了件衣服就離開。

顏泠見他來去匆匆,口裏那句“晚安”都冇來得及說出口。

她聳聳肩,趿拉著拖鞋走向房間裏唯一的床。

剛坐下,那隻貓就從床的另一邊跳了上來,動作熟練地鑽進被窩。

還睜著一雙圓溜溜地眼睛看她。

像是在說“你怎麽還不上來”。

顏泠有點哭笑不得,不做他想地爬上床,伸長手去抱那隻貓,毛茸茸的,很暖和。

她隨口問道:“你以前也這樣?每晚都跟他睡一起?”

“喵~”

顏泠驚訝:“你還承認了?”

她輕哼一聲。

這貓的待遇也太好了吧。

顏泠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在吃一隻貓的醋。

陳濯清這人,不僅招人喜歡,還招小動物喜歡。

平日裏看這隻貓有多黏他就知道了。

正說著某人,陳濯清就給她發來了資訊。

【Zero】:五月是不是在你那間房。

【三令】:嗯。

【Zero】:它有時候半夜醒了會叫,會吵醒你,把它關外麵就行。

顏泠看了眼貓,忍不住擼了下它的腦袋。

看來這隻貓真的經常跟他睡。

這麽瞭解。

【三令】:沒關係,我也可以跟它一起睡。

陳濯清看到她的回覆,覺得怪怪的,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顏泠翻了個身,準備睡覺,又聽到手機有新訊息傳來。

她莫名有種預感,可能是陳濯清發的。

但她還在鬱悶著,便不想看。

過了一會。

她重新睜開眼睛,輕嘆一口氣。

還是冇忍住,拿過手機。

他發來兩條訊息,第一條是:【我平時不讓它上床。】

直接回覆了她剛纔的那個問題。

顏泠的鬱結一下子就散了。

目光往下,看到他的第二句話。

心一動。

【Zero】:隻有我老婆可以。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