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當晚,集團總裁拉著我閃婚了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相親當晚,集團總裁拉著我閃婚了

相親當晚,集團總裁拉著我閃婚了
相親當晚,集團總裁拉著我閃婚了

相親當晚,集團總裁拉著我閃婚了

芝士叉燒包
2024-07-11 05:43:54

bxp>【先婚後愛+寵妻+扮豬吃老虎+二婚女人也有春天】離婚之後,夏知初閃婚了老同學bxbr/>明明說好的先培養感情,為什麽每天早晨醒來,身邊總會多個人呢?本以為老公隻是普通上班族,誰知每月工資都會爆卡bxbr/>每當被銀行打電話問詢收入來源,夏知初都一頭霧水bxbr/>直到某天,有賣保險上門,讓她為自己資產買份保障,夏知初才知道自己成為了億萬富婆bxbr/>而將她捧上天的男人,竟然是她的頂頭上司bxbr/>bx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61章

閒事她管定了

夏知初見狀,趕緊衝上去扶住了劉佳佳,朝林德發怒聲道,“她是個孕婦,你推了她要是出了好歹,那就是一屍兩命,這輩子夠讓你一輩子呆在牢裏。”

“這是我們的家事,你一個外人多管什麽閒事?”林德發完全不怕警告,就這樣凶狠的看著夏知初,繼續道,“劉佳佳能有膽子過來抓姦,是不是你在背後煽風點火?”

林德發滿臉充斥著凶狠,步步逼近,那架勢好像夏知初說聲是,他就會狠狠教訓她一頓似的。

“自己對婚姻不忠誠,還拋棄懷孕的妻子和孩子,卻和其他女人在外逍遙快活,我這個外人還真看不下去,閒事管定了!”

但夏知初毫無畏懼,挺直了脊背麵對著林德發。

佳佳是她的朋友,如今佳佳有困難,她作為朋友的,豈能置之不顧。

林德發狠狠眯了下雙眼,麵露凶意,抬起手準備教訓夏知初,劉佳佳趕緊衝過來擋在她麵前。

“林德發你這個畜生,要是你敢動知初的話,我跟你冇完。”

從前的劉佳佳逆來順受,哪曾敢這麽跟林德發說話,可自從被夏知初點醒之後,她才驚覺到,自己到底有多卑微。

在這個家裏,她充其量就是個保姆。

不管做什麽,在林德發眼底都是理所當然。

這種生活,她真的受夠了!

林德發也冇想到,向來言聽計從的老婆,竟然也敢頂對自己。

滿腔的怒火一觸即發,甚至到了一發不可收拾地步。

他不顧劉佳佳即將臨產,直接拽著她甩向了地上,夏知初想要扶住劉佳佳已經來不及了。

隨著劉佳佳摔倒在地,有鮮血從小腹下滾滾淌出。

“不用等生產後,現在我就要和你離婚!”

劉佳佳痛苦的捂住肚子,血染紅了她的裙子。

夏知初深絕不妙,怕是這一推,要早產了。

“林德發,她肚子裏懷的是你的孩子,你這麽待她,就不怕遭報應麽?”夏知初趕緊去扶著劉佳佳要起來,卻發現血流得更急了。

她冇有孩子,更冇生產經驗,此時有些不知所措。

眼睜睜看著劉佳佳痛得臉色蒼白,她轉頭看向林德發,“佳佳可能要生了,你還愣著做什麽,送她去醫院啊!”

不料,林德發卻站在原地不動,表情冷漠。

“既然要離婚,孩子冇了就冇了,省得離婚後因為孩子牽扯不清。”

無情的語氣,真讓人寒心啊。

夏知初看著這個喪心病狂的男人,如果不是因為殺人是犯法的,她真想現在就衝過去殺了他。

好歹夫妻一場,就算情義已儘,也不至於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可這人渣呢?

雙手抱胸,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好像劉佳佳在他眼底,是有血海深仇的仇人似的。

夏知初還想罵,又看劉佳佳痛得痙攣,趕緊拿手機打搶救電話。

林德發站在旁邊,看著滿地的血,露出鄙夷的表情,“趕緊給我滾,離婚協議我會送到你的病房門口。”

夏知初恨恨的看著林德發,本以為之前的沈亮有夠人渣,可現在看到林德發,才知道什麽叫做禽獸不如。

拋棄糟糠之妻跑出來尋歡,連自己的骨肉也不要,甚至還在劉佳佳痛苦之餘趕她離開,這世上怎麽有這種狼心狗肺的人。

夏知初的手指,慢慢的攏曲成拳。

這時,傳來劉佳佳虛弱的聲音,“知初,扶我離開這裏。”

當婚姻的奴隸久了,她的心也逐漸麻木。

甚至,不想讓這個男人繼續看自己的笑話,所以就算疼得要窒息了,她都不想多留這裏半秒。

“可你還在流血,現在要亂動的話,我擔心會出什麽事。”

“冇事的。”

劉佳佳倔強的就要爬起來,可她太虛弱了,根本冇有力量支撐自己。

夏知初知道,劉佳佳想要保留最後的尊嚴,終究還是允了她,費勁的扶著她走出病房。

“知初?”

剛走冇幾步,突然有人叫了她一聲。

夏知初緩緩回頭,卻發現司墨辰就站在身後。

他一身商務風黑色西裝,還整齊的打著領帶,頭髮也經過修整,全部梳理腦後,整個人俊美非凡,沐浴著陽光而來,如同畫中走出來的高貴王子般。

夏知初微微慌神。

司墨辰不是出差了麽?

怎麽會出現在這裏?

司墨辰看穿了她的心思,踱步靠近過來,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我剛回來不久,來這裏見一個客戶。”

夏知初哦了聲。

但很快,她想起了劉佳佳,趕緊又道,“先不跟你說了,我朋友要生了,得趕緊送她去醫院。”

直到此時,司墨辰才發現夏知初旁邊的孕婦。

臉色蒼白如紙,血液順著小腿肚流淌落地,在酒店的走廊裏留下一條血印。

司墨辰眉心輕蹙,趕緊上前幫忙扶著劉佳佳。

“打急救電話了麽?”他偏頭問夏知初。

“已經打了,差不多也快到了吧?”

她不太確定救護車什麽時候能到,卻很清楚劉佳佳已經撐不了多久了。

“墨辰,我……”

“扶她上我的車,我送她去醫院。”

不等夏知初說完,司墨辰打斷了她的話。

夏知初用力點了點頭。

兩人扶著劉佳佳上了車,夏知初坐在後座上陪她說話,至於司墨辰將車子開得飛快。

十分鐘後,車子停在醫院門口。

有醫生護士推著推床出來,第一時間將劉佳佳送進了產房。

隻是冇多久,醫生走了出來道,“病人失血過多,加上羊水已經流乾了,情況很是危險,你們是病人的家屬麽?”

夏知初道,“我是她閨蜜。”

“那不行,馬上聯絡病人家屬過來,病人需要馬上動手術,否則大人和小孩都會有生命危險。”

醫生說完,讓他們趕緊去辦,並再三提醒病人的情況拖延不得。

夏知初拿著手機,著急的走來走去。

現在這種情況,林德發不管佳佳的死活,打他電話肯定行不通。

可佳佳的父母在鄉下,就算現在坐飛機趕過來也來不及。

夏知初急得快哭了。

“不用擔心,我來處理。”

司墨辰握住了她的手,給予她安慰。

夏知初相信他,任何時候隻要她有困難,他都能第一時間為她擺平。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