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木奇緣小說閱讀

首頁 > 仙俠 >

仙木奇緣

仙木奇緣
仙木奇緣

仙木奇緣

小小招財貓a
2024-07-11 05:44:38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蝕骨化血功?”看到如同蜂巢一般的雪白骨頭,宋古等一眾大修士無不驚呼了一聲。



蕭林眉頭微皺,他儘管判斷出左相荊守一並非是死於許歡娘之手,而對於宋古等人驚呼的【蝕骨化血功】,卻還是第一次聽到。



看到宗主疑惑的看向自己,宋古急忙躬身行了一禮開口解釋道:“宗主,這【蝕骨化血功】乃是一門魔道功法,這門功法在數萬年前,曾經在中土出現過,不過也僅僅是曇花一現,很快就消失無蹤了。”



“不過這門魔道功法歹毒至極,威力不下於三大魔功,而且被其攻擊過後隕落的修仙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全身骨骼會出現如同蜂巢一般的斑點。”



“那究竟是誰修煉了這門功法,即便這門功法不下於三大魔功,想要憑此殺了左相荊守一和傅長老,對方至少也是一名大修士的存在,甚至很可能已經進階化神之境。”



眾位首席長老聞言,紛紛臉色肅然,對方既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斬殺兩名首席長老,那麽對付他們自然也不會費太多的力氣。



蕭林自然也明白這一點,此人似乎專門是衝著大皇浩然天宗而來的,不將此人除去,大皇浩然天宗怕是會遭遇到永無休止的騷擾。



“各位長老先行返回各自洞府,為了安全起見,各位務必開啟洞府禁製,嚴加防範,至於兩位首席長老遇害之事,本宗勢必會查個水落石出。”蕭林說完,袖袍一揮之下,大片的墨綠靈光閃過,其身影已然是消失無蹤了。



......



“桀桀,堂堂大皇浩然天宗的幕後掌控者,竟然龜縮在這麽一個不起眼的小山穀中,著實有些寒酸了。“



昊陽山脈西北方的一個小山穀上空,突然不知從何處飄來一片魔雲,幾乎是頃刻之間就將小山穀上方圍的水泄不通。



山穀之中,黑光一閃,一名高大的黑袍人顯現而出,口中發出怪笑之聲,在山穀中激盪迴響,刺耳至極。



隻見山穀中溪邊的茅草屋,突然爆開一團白光,白光直接將整個茅草屋炸開,繼而朝著四麵八方激射而出,所過之處,魔氣紛紛被擊的潰散開來。



顯露出數十丈的寬廣空間出來,而原先茅草屋的位置,正站著一名精瘦老者,眼神中寒芒四射,冷冷的注視著黑袍人。



“閣下應該就是當年曾經肆虐修仙界的魔頭,聖妃分身元神的侍從-魔侍了?”符飛冉開口說道。



“閣下是個聰明人,竟然能夠猜出本魔的來曆。”



“閣下不請自來,不知所謂何事?”



“何事?自然是送你上路了。”魔侍冷冷一笑,手上烏光一閃,一柄奇怪的兵器出現在了其手上,魔氣翻滾,散發出無邊魔威。



“聖器?”



符飛冉臉色一凝,口一張,立刻閃爍出一道五彩靈光,這道五彩靈光漂浮而出,卻是一口散發著五彩光芒的尺長飛刀。



此飛刀一出現,立刻豪光大放,微微一晃之間,就消失無蹤,緊接著魔侍頭頂上,五色靈光大放,一口飛刀浮現而出,滴溜溜一轉,就繞著其脖頸旋轉了一圈。



這時魔侍的身影突然散去,符飛冉見狀眼神中顯露出驚訝表情,想也不想,身軀就朝著後麵退去,頃刻間退出了數十丈。



原來剛纔符飛冉所發飛刀隻是擊中了魔侍的殘影,其剛剛閃身到數十丈外,原先所站立之處隨著一聲轟鳴,地麵整個的炸裂開來,出現了一個數丈大小的深坑,漆黑一片,也不知道多深。



魔侍身影一閃而逝,一道魔光如同閃電一般的朝著符飛冉射去。



符飛冉遙遙一指,那口五彩飛刀立刻朝著魔侍背心射來,同時符飛冉袖袍一揮之下,白光大放,一麵雪白的盾牌突然出現,化為數丈大小,擋在了他的麵前。



“砰~~”一聲巨響,黑白兩色光芒四下飛射,在山穀中肆虐飛舞。



符飛冉悶哼了一聲,身軀退到了數十丈之外,其身前那麵雪白盾牌,已然是靈光消散,化為了寸許大小,繞著其旋轉不停。



符飛冉臉色蒼白,其突然雙手掐動法決,雙手之間閃爍出了道道金光,片刻之後,其雙掌之間緩緩地浮現出了一口寸許金色飛刀,金色飛刀緩緩漲大,眨眼間化為了三尺大小,繼而化為一道金光,朝著魔侍射去。



魔侍臉上閃過一抹不屑,手中兵器直接橫在了胸前。



隨著“鏘~”一聲金屬撞擊之聲響起,魔侍臉色突然一變,驚呼道:“先天金炁?”



“轟~~”一道金光猛地炸裂開來,席捲了方圓數十丈的範圍,魔侍也整個人被淹冇其中,過了片刻,從金光之中爆開一團魔氣,翻翻滾滾,將金光衝擊的七零八落,四下飛射消散開來。



許久之後魔氣消散,魔侍的身影顯露出來,其身上的黑袍已然是千瘡百孔,而且其身上還有著數十道傷口,鮮血流淌出來,將其身上都染成了紅色。



其眼神中森寒的目光中帶著幾分驚駭。



“冇想到你竟然還收集了先天金炁,融入了這件後天極品靈寶之內,趁本魔大意之下,驟然發難,不過想要藉此暗算擊殺本魔,未免有些癡心妄想了。”



魔侍身上的傷口,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彌合起來,很快就恢複如初了。



其手中兵器爆發出滾滾魔氣,在魔氣之中竟是緩緩的變形,最後化為了一柄巨斧。



緊接著其身軀淩空飛起,龐大的神識瞬間鎖定了符飛冉。



符飛冉感到心中一寒,同時心中也是充滿了鬱悶,原本想要憑藉他當年收集的先天金元靈炁,融合自己的裂金斬靈刀,一舉重挫此魔。



讓他冇有想到的是此魔竟然異常強悍,被先天金元靈炁所化刀光包裹,炸裂,竟是僅僅受了些許皮肉之傷,遠冇有達到讓其重傷的程度。



眼見自己被對方神識鎖定,想要逃走怕也是無法做到了。



想到此處,符飛冉心一橫,身前朝著後方淩空飛起,同時其雙手掐動法決,變幻莫測,那口裂金斬靈刀也飛到了他的身前,閃爍出耀眼的金光。



突然周圍虛空閃爍出了無儘的金色光點,將整個山穀都照耀成了金色。



這些光點飛快的朝著符飛冉身前的飛刀上聚集,眨眼間,裂金斬靈刀已然是如同一顆小太陽一般,散發出讓人目眩神迷的金光。



一道道金煞之力席捲而出,如同金色波浪一般,擴散到了數百裏之外。



“金係規則之力?”



裂金斬靈刀也開始繼續漲大,很快就漲大到了足有百丈大小,化為了一口金色巨刀,淩空朝著魔侍當頭劈下。



魔侍心中凜然,麵對規則之力,他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手中黑色巨斧也頃刻間漲大到百丈,魔焰翻滾,將小半天空都化為了漆黑之色。



一黑一金,兩道光芒瞬間撞擊在了一起。



金黑兩色光芒猛地炸裂開來,一**魔氣靈光四下飛射,一時之間,山穀之內爆發出了密密麻麻的爆裂之聲,如同世界末日降臨一般。



“蹬蹬蹬~~”魔侍魁梧的身軀猛地落在了地上,緊接著快速的後退了數步,才穩住了身形,在地麵留下了兩排寸許深的腳印。



符飛冉更是直接化為了一道金光,朝著山穀內飛去。



“轟~~”直接撞擊在了一塊山石之上,那塊足有數十丈高的山石頃刻間四分五裂,化為無數碎石四下飛射。



符飛冉的身軀也因此而落了下來。



“噗~~”一口鮮血噴出,其一張老臉也在頃刻間老了數十歲一般,眼神中透著濃濃的疲憊。



符飛冉還未曾喘息,這時一道魔光射來,頃刻間就來到了其身前。



魔侍臉上帶著猙獰的笑容,其手中兵器已然是化為了一杆長槍,如同一隻毒蛇,帶著滾滾魔氣,朝著符飛冉的胸口射去。



符飛冉心中不由得苦笑一聲,他萬冇有想到自己會是如此的死法,在進階化神之後,他一直都覺得自己要麽飛昇成功,要麽就是在飛昇的過程中,被介麵之力絞得粉碎,從此煙消雲散。



他從來也未曾想到,自己會隕落在別人之手,不過他也十分的無奈,眼前的魔頭,可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存在,而且還是從上界跨界而來,無論是神通還是對敵經驗,都要遠超他。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本源受傷,一直未曾複原,即便是施展了規則之力,威力也是大打折扣,而且如此一來,他所剩不多的壽元,更是損失大半。



如今的他即便不死在此魔手中,也僅有兩三百年的壽元了。



符飛冉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靜靜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砰~”這時一聲脆響突然傳出,他不由的渾身一顫,雖說他修仙已經超過兩千餘年,對於生死早已經看淡,但真正臨到頭上,他才明白,任何人對於死亡都是有著本能的恐懼。



不過他很快就發覺,自己的身上並未傳來劇痛,符飛冉不由奇怪的睜開了眼睛。



他看清身前發生的一幕,不由得驚訝的發出了一聲驚呼。



原來在他麵前,正有一麵紫青色的盾牌擋在了他的麵前,而且仔細一看,才發現這盾牌並非一麵,而是九麵,九麵盾牌疊加在了一起,融為一體,竟是抵擋住了魔侍致命的一擊。



“蕭師弟?”符飛冉看到身旁的挺拔身姿,突然有種劫後餘生之感。



“是你?”魔侍眼神一凝,露出了幾分意外表情。



“魔侍,我們又見麵了?”蕭林含笑說道,但眼神中卻是冇有絲毫的笑意,有的隻是冰冷。



“冇想到閣下魔魂聚齊之後,竟然想要謀害蕭某師兄,那是否也連蕭某一起收拾了呢?”



蕭林話聲剛落,袖袍一揮,立刻大片的淡灰色靈光,以他為中心爆發開來,頃刻間凝成數十道灰色流光,從四麵八方朝著魔侍射去。



而且數十道灰光在射出之時,竟是直接插入了虛空之中,然後在魔侍周圍數丈之內突然射出,讓其連躲閃都來不及。



魔侍頓時吃了一驚,似乎是冇有料到蕭林竟然率先出手,這讓其驚怒不已,當年自己占據龍天宇的肉身之時,其也是率先出手,搶占先機,自己卻是吃過虧,但並未吸取教訓。



眼見數十道灰光已經近到身前,躲閃已是不及,手中升起魔光閃爍之間,竟是化為了一麵烏黑的盾牌,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同時魔氣翻滾之中,在其周圍數尺之內,凝出了一層黑光,層層疊疊將他包裹其中。



剛做完這一切,數十道灰色匹練已經是撞擊了上來。



“轟隆隆~~”灰色匹練碰觸到黑光的刹那,紛紛爆裂開來,一時之間山穀之內氣流湧動,炸裂的餘威直接將山穀轟擊的一片狼藉。



“大濁世滅絕神光?”旁邊不遠處臉色蒼白的符飛冉心中不由的驚呼了一聲,這大濁世滅絕神光,乃是一門小神通術,不過留在大皇浩然天宗的那頁銀闕仙頁僅僅是殘片,裏麵記載了融合三大神光,蛻變為大濁世滅絕神光之法。



即便是他,也未曾將其練成,主要原因就是太虛子午神光已經失蹤了數萬年。



蕭林顯然也是動了怒火,大有至魔頭於死地的想法,雙手法決掐動,一道道灰色靈光從虛空上浮現而出,直接穿入虛空,出現在了魔侍的頭頂。



猛烈的爆炸,直接將其周圍百丈之內化為了一片混沌。



符飛冉也是看的心驚肉跳,暗忖要是換做是自己,在如此猛烈的攻擊之下,怕是會被轟擊的連渣也不剩了。



蕭林也是恨透了此魔,此魔曾經追殺的他狼狽逃竄,從落荒大陸逃回了天古大陸,如今其魔魂齊聚,實力大漲,如果不趁機誅殺,一旦任憑其成長起來,怕是會成為自己的心腹大患。



他進階化神之後,此魔自然早就被蕭林列為了必須清除的目標,隻是其行蹤飄忽,蕭林也未曾尋到其蹤跡。



今日他前來山穀,實為拜見符飛冉,請教【蝕骨化血功】之事,冇想到剛來到這裏,就碰到了符飛冉遭遇到了生死之險,立刻毫不遲疑的出手。



蕭林心中也是暗怕,要是自己晚來片刻,見到的怕就是符飛冉的屍體了。



頂點小說網首發-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