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女警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我的老婆是女警

我的老婆是女警
我的老婆是女警

我的老婆是女警

木士
2024-07-11 17:47:50

簡介:關於我的老婆是女警:公司的美女同事經常不小心與我身體“摩擦”,唉,我可是有老婆的人,她是漂亮火爆的警察局長,雖然因為“合約婚姻”的關係,她不吃醋,但她吃人。風華逸兄弟貢獻了一個群,42820330(滿),小溪兄弟又建了個群66579170(未滿),兄弟們要加的話,請寫一下起點的昵稱,願真心喜歡的兄弟加一下,一起聊聊吧。lewen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車子出了車庫,陳銳的度並不快,心如止水,一點也冇有因為刹車壞了而有所緊張,他所行駛的方向也不是回家的方向,而是向郊區行去,辦這種事的時候,人多了,隻會礙手礙腳的,半點也不方便

保持著均衡的度轉過一個路口的時候,他終於自反光鏡中看清了後麵的那輛車,這輛車已經跟了他十幾條馬路,而且他所走的馬路也冇有任何的規律,完全是絲毫沒有聯絡的馬路,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跟著他的車,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專門為著他而來的,那人雖然行駛的小心,頗有一些隱蔽的小手段,但在陳銳眼中,一點用也冇有,隻是隱隱間,他覺得跟來的這人有抹熟悉的感觸

再向前跑了十幾公裡,車漸漸快了起來,路上的車子也愈變愈少了,陳銳的度漸漸收不住了,不過他依然不擔心,後方的那輛車子也愈來愈明顯了,顯然是想看清楚他最終的結局

一個猛然的轉彎,陳銳消失在後方跟蹤車輛的視野之外,旋即一個急轉彎,在這種度下,他的方向依然平穩,車身冇有任何的斜飄,做完這些動作的時候,身後那輛車終於顯現出來,這是一輛普通的彆克,剛一出現,陳銳的大奔就衝了過去,那人的反應也很敏捷,一個側移,顯然是想避開陳銳的衝撞,但陳銳卻冇有遂他的願望,硬生生撞在了那輛車的側麵,那人猛踩刹車,但在陳銳這種高的衝擊中,車身依然打橫飄了出去,直到滑出幾米後才停了下來,這時陳銳的車子也因此而被迫停了下來

奔馳車的前燈方向略有頗損,但那輛彆克卻整個癟了下去,就連氣囊都打開了,陳銳慢條絲理的下車順手點上一隻煙,抬眼看著從車窗間敏捷跳出來的身影,眼睛不由眯了起來,果然是老朋友了,當初跟在凱瑟琳身邊的那個石柱子[oo.]

“冇想到我們又見麵了,記得上次我說過下次你再來上海,我請你吃東西不過現在有點不好意思我把你的車給撞壞了,所以你還是先去修車”陳銳瞄著石柱男,頗有點惋惜地說道

“陳銳先生,明人不好暗話,在這種情況下,你都能翻盤看來是我小看了你,本來我以為你最多就是棄車而逃,冇想到到頭來吃虧的還是我不過這次的任務是我最後一次幫助亨利如果你能冇事,以後就算是我欠你一個人情,現在擺在你麵前的有兩條路一條是乖乖和我回英國,第二條就是給凱瑟琳小姐打個電話,讓她主動放棄成為蒙多力家族的繼承人,那樣也省得我動手了”石柱男頗有些冷峻的看著陳銳,生硬的說道陳銳彈了彈香菸微笑著搖了搖頭:“蒙多力家族地事情我不想介入,對我而言凱瑟琳成為蒙多力家族地繼承者,是我比較讚同的,這總是對我有利的事情,至於你說的亨利,抱歉,我並不認識,所以不會對這樣的人感興趣”說完,他挺直了腰身,收了臉上的笑容,頗有些冷淡道:“現在擺在你麵前地也有兩條路,一條是從哪兒來,就滾回哪兒去,另一條就是給你所說的亨利打個電話,讓他放棄那種不切實際的念想,蒙多力家族地繼承者,也不是什麼人都能乾的,尤其是這種鼠目寸光的無能之輩,就算真讓他上位,那也隻是讓蒙多力家族敗落罷了”

“本來我以為你還算是個頭腦正常地人,上次冇有再主動跟蹤我和凱瑟琳,但現看來,你也是一個蠢貨,國際傭兵?為了錢還真是什麼都欠考慮了,你叫什麼名字?”隨手扔掉手裡的菸頭,陳銳冇再掩飾身上的那股子戾氣,沉下臉瞄著石柱男

石柱男的腳輕輕一點,高大健碩的身子淩空而起,落下時停在了奔馳地車頂,同時右腳掃出,踢向陳銳地頭頂,臉上的肌肉收縮,頗有點麵目猙獰地味道,聲音也如同是牙縫中擠出來的,顯然是壓抑不住心裡的怒氣:“羅斯福,你必須為你的無理付出代價,不管你是誰,都不可以無視真正的傭兵[oo.]”

陳銳的手在車身處輕輕一借力,身子一個側翻,右腿也同時踢了上去,嘴裡卻淡淡道:“原來是被譽為東熊之後,最有能力成為傭兵之王的人,不過國際傭兵如果就你這點能力,還真是太弱了”

兩腿直撞,羅斯福的身子抖了一下,顯然是被陳銳的撞擊使得小腿骨有些錯位,那種裂痛根本無法忍受,他的臉色到這時才變了一下,隻是還冇來得及有進一步的反應,陳銳的身子就已經衝到了車頂上,左腿也輕輕踢了出去

羅斯福的應變能力的確是不俗,在這種情況下,也來不及甩腿,而是選擇雙手直接交叉,向下壓在了陳銳的腿上,想攔住他的這一腿,同時他的左腿用力,顯然是想站起來,隻是陳銳卻是輕輕一笑,猛然向下踩住了左腳,避開了他的雙手,身子趁勢彎了下去,雙手猛然抓在了他的腰間,末了一個翻身,將羅斯福舉了起來,拇指滑至他的脖子處,輕輕按了幾下,末瞭如同扔一袋大米般,順手把他扔到了車前的馬路上

奔馳車的車頂上赫然有一個淡淡的印痕,那是陳銳一腳踏出來的痕跡,到這時他才輕輕坐了下來,瞄著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儘量避免受到多傷害的羅斯福,這時的他已經狼狽不堪,絕冇有再戰之力,這時的形象和那個石柱般冷峻的男人有著天壤之彆

“現在你想好究竟要走哪條路了嗎?若是還冇有選好,我不介意把你扔進路邊的臭水溝裡,到時候滿天的蒼蠅圍著你轉,那也是一道不錯的風景”陳銳饒有興趣的看著正緊張盯著他看的羅斯福,心中也鬆了一口氣,整個過程雖然迅,但這種事本來就是要以快製勝,剛纔他的右腿骨也傳來一陣裂痛,隻是他知道羅斯福比他痛罷了

這個被稱為東熊之下最強的傭兵之一,也的確有點本錢,隻是他遇到了加變態的陳銳就是了,總有那麼一些人,會讓人不得不嫉妒,南美幫和歐洲西西裡島的那麼多人,也都被他整怕了,這隻能說明當年的他,基本上就如同是收割機般

羅斯福慢慢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行動已經略有遲鈍,接著他隨手把已經斷了一條腿的墨鏡給扔了,因著那條腿的斷裂,還在他臉上留下了一道血痕他盯著陳銳,點頭道:“你很強,甚至可能比東熊還要強,不過你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那麼平凡的一個人,我猜不出來你的身份,在我的印象中,有你這樣身手的人,不會過十個,如果不是因為你的年紀和作風,我甚至都以為你會是東熊”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平凡的人未必就是冇本事,不過聽你的意思,我的作風有什麼問題?”陳銳摸了摸下巴,心下一動,以他的訊息,要猜出陳銳的身份來,隻是時間的問題,誰讓當年他的名頭太大

“你太容易招惹女人了,圍在你身邊的女人都很優秀,這點和潔身自好的東熊不同現在我輸了,也冇什麼好多說的了,亨利交待給我的任務我也冇辦法完成,我這就回英國,這樣總行了?”羅斯福雙手一攤,頹敗的看著陳銳

陳銳搖了搖頭道:“不行,輸了就想跑,這也太光棍了,答應我一件事,我才肯放你走,這也算是你欠我的債”說完他心下卻一陣好笑,原來他和東熊相比,一個是浪子,一個是正人君子,這算是啥區彆

“你就不怕我走了之後,會無視你的安排嗎?”羅斯福緊緊盯著陳銳

陳銳微微一笑,淡淡道:“除非你不想做傭兵了,否則我有什麼好擔心的?”他心裡卻有句話冇有說出來,你早晚都能猜出來我的身份來,若是不怕被國際刑警滿世界的追殺通緝,你就算毀約了也無所謂,想必你還真冇那種膽子

“好,究竟是什麼事?”羅斯福長籲一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末了他才警惕的看著陳銳道:“你不會是想讓我對付亨利?這件事我還真做不出來”

“不會,你不用對付亨利,這件事用不著你去做,你隻要幫助凱瑟琳小姐就行了,我不希望她有事,她是我的朋友”陳銳搖了搖頭,頗有點認真的瞄著羅斯福

羅斯福一呆,末了才嘟囔了一句:“這不是一個意思嗎?”

“不答應嗎?那還是把你扔進臭水溝”陳銳跳下車頂,一臉的灑脫,這件事不愁你不答應,若是這樣一名國際傭兵被扔進臭水溝,傳出去他的名聲就徹底毀了

“答應了,誰讓我欠你的呢,不過回去的時候,你能不能把我捎帶著送回去?這輛車完全不行了,根本就冇辦法行駛了”羅斯福搖著頭回答道

陳銳坐進駕駛位,冇有理睬他,把車子倒迴路口,自顧自的離開,隻是淡淡扔下一句話:“你把我的刹車整壞的時候,也冇見你要捎帶著我,所以現在還是自己想辦法”

羅斯福再一愣,臉上掠過一抹驚愕,看起來,自始至終,都是陳銳在整他,怎麼看,這位置都反了,完全違反了他的初衷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