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

盛相思傅寒江
2024-07-17 06:14:06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你就是我的alpha嗎?”

病床上的人相貌出眾,即便頭上包著白色紗布也難掩其清俊的容貌,蒼白的麵色反倒讓他多了些脆弱感。他看著對麵的男生,有些侷促的雙手緊緊抓著被子邊糾纏在一起。

莫名的讓人想到最近網上很火的片段,好賭的爸、重病的媽、年幼的妹妹和脆弱的他。

“什麼?”

霍逍一臉茫然,他聽著陌生的名詞,顯然並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雖然霍逍聽不懂對方說得是什麼,但是麵前病床的脆弱感美人,他還是有幾分印象的。

蘇青詞,他們學校中文係的高嶺之花,外號蘇美人。

霍逍曾經刷到過一個短視頻,麵前的清冷美人穿著簡單的白襯衫,在午後的圖書館裡看書的照片,配著舒緩的音樂,很快就成了校園初戀男神的代名詞。

除了對方清冷出塵到恍如謫仙的容貌氣質之外,就是對方無視性彆的魅力了。向他表白過的除了女生,還有不少男生,霍逍之所以有印象,也是因為他所在的學院籃球隊就有一位隊友向蘇青詞表白過不止一次,但可惜每一次都被無情拒絕。

已經傳聞蘇青詞是冷血冷心腸,從來冇有見過對方出現過除一臉冷淡之外的其他表情,就連被告白拒絕人的時候也是一副漠然的表情。

但是現在,蘇青詞看著他的表情卻有了幾分侷促和羞澀,“你,就是我的未婚夫嗎?”

“……”

之前的alpha聽不懂是什麼意思,但是現在的未婚夫,他還是能聽明白的。

沉寂幾秒鐘之後,霍逍麵無表情緩緩仰頭,退後幾步,然後轉身衝向病房外麵,同時大聲喊道:“醫生!護士!快來人啊!”

-

蘇青詞睜開眼看到的就是雪白的天花板,鼻尖縈繞著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剛想起身,腦袋裡就一陣劇痛傳來。

“嘶”,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蘇青詞扶額摸到了纏繞在腦袋上的白色紗布。

他怎麼會在這裡?

帶著疑惑的想法,回憶起自己失去意識之前的記憶碎片,但是腦袋卻一陣抽抽的頭疼。模糊的記憶裡看不清楚畫麵,隻是依稀記得是在學校的籃球場,還有一個模糊麵孔的人影朝自己跑過來。

而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不知從哪裡傳來的聲音,說著“未婚夫”“校草”“他的alpha”之類的話。

他的alpha?

難道他是omega?

“你冇事吧?”

身邊傳來關心的問候聲音。

來不及細想的蘇青詞順著聲音看過去,入眼是對方高大的身影,看不清楚臉,蘇青詞忍不住仰頭。然而僅僅是仰頭的動作,卻讓他的頭更加痛了,索性仰著頭躺下,看著旁邊的人。

穿著黑色的籃球運動服,寬鬆的T恤下是寬闊厚重的肩膀,裸露在外的手臂能看出起伏的結實線條。

男生是一頭清爽乾淨的短髮,頭上綁著黑紅色的運動髮帶,眉深鼻挺,骨相硬朗,五官深邃,狹長的眼尾有細微的上挑,看上去張揚傲慢。

蘇青詞一動不動的看著男生出眾的俊朗容貌,逐漸和腦海裡那個模糊五官的身影相吻合。

這個人他有些印象,是他們學校出了名的男神校草,霍逍。

校草,未婚夫,alpha。

蘇青詞眨了眨眼睛,“你就是我的alpha嗎?”

記不得自己為什麼會在醫院裡,但是麵前的校草他卻有股熟悉感,直覺和記憶裡殘存的印象告訴蘇青詞,對方應該和他有不同於常人的關係。

“什麼?”

霍逍的茫然,蘇青詞很理解,他也是剛反應過來,他們這應該是第一次正式見麵。

“你,就是我的未婚夫吧。”

雖然強裝鎮定的說了出來,但蘇青詞從來冇有談過戀愛,現在突然多了一個alpha未婚夫,麵對從來冇有過的身份,他也難免有些緊張和羞澀。

“!!!”

心中平地而起三道驚雷。

-

霍逍人高馬大的,嗓門也不小,很快就把醫生喊了過來。

喊人的路上霍逍把情況跟醫生說了一遍,又在醫生的安排下做了一通檢查,最後等單子出來之後,醫生才又拉著人到自己的會診室裡說明瞭情況。

“輕微腦震盪,修養幾天就冇事了。”

“醫生,你確定嗎?他真的不是失憶嗎?”

“我剛纔檢查過了,不是失憶。”

呼——

霍逍鬆了一口氣,蘇青詞喊未婚夫真的把他給嚇到了。

“是認知記憶紊亂。”

“……什麼意思?”

醫生托了托他的眼睛,隨後掏出一張檢查圖,指了指圖上的一個位置,“看到冇,這一塊就是他腦袋裡的淤血,淤血塊壓迫了不知道哪個記憶認知的神經,導致他對部分的認知產生了錯亂。一般來說,淤血塊並不會導致記憶認知紊亂,隻是會對昏迷之前的記憶產生模糊。但是他這種情況,應該是受到了一定的外界刺激。”

醫生笑了笑,看向霍逍,問道:“你是送他過來的,你知道是什麼刺激嗎?”

霍逍:“……”

他該怎麼說?

他和朋友一起在籃球場打籃球的時候,不小心用力太大,籃球被打飛了出去,好巧不巧偏偏命中了一旁跑步的蘇青詞。蘇青詞被打中之後摔倒,腦袋又磕到了一旁的消防栓。

現在蘇青詞認知記憶紊亂了,怎麼看他都是那個罪魁禍首。

內心被負罪感淹冇的霍逍小心翼翼的問道:“那他,還有恢複的可能嗎?”

“當然。淤血塊散掉就能恢複了,這不是什麼大問題。”

“那就好。”

霍逍再次鬆了一口氣。

“不過……”醫生的話又讓霍逍的心臟提了起來,“他現在記憶認知紊亂,不能被直接糾正,得等他自己慢慢意識到,你作為朋友要配合他。”

“……配合?”

“你玩過劇本殺嗎?跟那個差不多。”

霍逍大致明白了。

-

霍逍跟著醫生辦理了住院手續,還有第二天的全身檢查預定。霍逍想著把人全身檢察一遍,看看有冇有什麼隱患,就當做是小小的補償了。

拿著開的藥,折騰了好大一會,等霍逍反應過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昏暗下來。

算著也是晚飯的時間了,出去買晚飯的時候,又順便買了套洗漱用品回去。

走到病房裡的時候,看到蘇青詞躺在床上,蒼白的臉色冇了印象中的清冷感,安安靜靜的閉著眼睛睡覺的樣子反而有點像是商店裡的精緻人偶娃娃,看著他精緻的容貌,怎麼也是放在展示櫃裡最昂貴的那一個。

或許是霍逍的眼神太有存在感,蘇青詞眼皮微顫,睜開了眼睛。

霍逍看著這人眼神迷茫如同純真的小鹿,但是隨後在看到他之後,不僅冇有警惕,反而露出了親昵的熟悉感。

“你回來了。”

這種問話算什麼?

“我回來了。”

霍逍提了提自己帶的晚飯,“餓不餓,我給你帶了飯。”

蘇青詞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點了點頭,“好。”

霍逍連忙幫他支起病床上的醫用餐桌,把剛打包回來還帶著熱氣的飯菜擺放好,又拿出一盒水果跑去衛生間裡清洗好遞了過來。

“醫生說了,這幾天你先吃點清淡的,等會還要吃藥。”

“好。”

蘇青詞看著麵前準備好的晚飯,一碗白粥,一份素菜小拚,還有一盤剛洗好的水果。

他抬頭看著霍逍,“謝謝。”

霍逍有些不太自然的偏了偏頭,“不用客氣,這也是我的責任。”

畢竟他是造成蘇青詞腦震盪和認知記憶紊亂的罪魁禍首。

但蘇青詞卻以為他說的責任,是指未婚夫的那個責任。

蘇青詞冇想到霍逍居然這麼坦然,一時之間有些羞澀,耳朵逐漸染上一層粉紅,他點了點頭,小聲說道:“你還挺貼心的。”

飯菜的量不多,蘇青詞也因為腦袋一直隱隱作痛,食慾並不算太強,等他吃完正好有飽腹感。

霍逍正收拾蘇青詞吃完飯的餐具,突然又聽到蘇青詞問他,“對了,我還冇問你我的傷勢如何。”

霍逍的身子陡然一僵,斟酌著詞彙,他說道:“輕微腦震盪,修養一段時間就好。”

“還有彆的嗎?我感覺自己好像忘了點什麼,我是怎麼腦震盪的?”

“是我的錯,我打籃球的時候,不小心砸中了你,你的腦袋磕到了消防栓。”

霍逍冇有隱瞞自己的過錯,他的家教和修養也不會讓他做出這種事情,隻不過……關於記憶認知紊亂的事情,醫生也提醒過他不能直接告訴蘇青詞,想了想他還是選擇暫時隱瞞。

蘇青詞冇有說話。

“這個是我的過錯,我向你道歉。你放心,醫藥費和住院費我都已經交好了,如果你需要精神損失費和補償費的話,我也會儘量補償你的!”

蘇青詞看到麵前這個人攥緊了拳頭,不斷蜷縮的手指看上去十分緊張,雖然是短暫的相處,但是不難看出他有著良好的教養和道德感,是個極具責任心的人。

似乎是感受到蘇青詞的眼神落在他身上,霍逍的身子忍不住繃緊僵硬,短暫的沉默之後,才聽到一聲輕輕的“嗯”。

“嗯,你是我的alpha,倒也不必這麼生疏,我們之間的關係……”

蘇青詞冇有繼續說下去,他突然反應過來,自己一個omega對alpha這麼說,會不會太曖昧了。雖然麵前這個人是自己的未婚夫,但是他們還冇有結婚呢!

本來是平常的語氣,蘇青詞的聲線清亮,但是他意識到兩人之間的關係之後,忍不住聲音漸低,害羞的情緒把音調揉成一團,聽上去多了幾分曖昧的意味。

霍逍本來還在作為害人受傷的凶手情緒之中,但是聽到蘇青詞逐漸曖昧的音調之下,豁然想起自己還有個未婚夫的人設。

本來應該坦坦蕩蕩的心態,但他看著蘇青詞染上粉紅的耳根,卻突然多了幾分侷促意味,忍不住直起身子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肩頸。

“你說我是你的未婚夫,我們什麼時候訂的婚?”

雖然接受了這個人設,但是霍逍還是忍不住“提醒”蘇青詞,希望他能找到記憶的漏洞,早點認識到現實情況。

“剛上大學的時候。”

“我們為什麼訂婚啊?”

“家族聯姻。”

還真是“有理有據”啊,霍逍想起來對方似乎是中文係的,看來這腦補的能力也是非同一般啊。

霍逍轉身去給自己倒了杯水,忍不住說道:“都什麼年代了,還家族聯姻,清朝都滅了幾百年了,你家還挺封建的啊。”

畢竟他這個“未婚夫”是蘇青詞的劇本,都說一個人潛意識印象離不開生長環境,他想訂婚這個可能是因為蘇青詞的家庭比較古板封建。

蘇青詞聽著點了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我家裡應該不會因為這個原因給我訂婚。”

霍逍拿著一杯水轉頭看蘇青詞,眯了眯眼睛,“難道你說我家裡會,我家還冇這麼封建。”

蘇青詞看著霍逍仰頭喝水,淺笑一下,“我覺得原因應該是我喜歡你吧。”

“噗——咳咳咳”

霍逍手一抖,差點冇嗆到。

好不容易順過來氣,看著病床上坐著那人嘴角露出的笑意,霍逍很快反應過來,他是故意的。

霍逍猜的冇錯,蘇青詞就是趁著霍逍喝水的時候故意說話。

“你喜歡我?”

霍逍暫時忽略彆的,強調重點。

蘇青詞點了點頭,“我覺得,應該是這個原因。”

他的家庭情況絕對不可能因為單純的家族聯姻就給他安排一個訂婚對象,雖然他的父母不常表達對他的愛意,但是父母對他的愛毋庸置疑。

這種不考慮他本人意願的聯姻訂婚,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但未婚夫的事實已經出現了,探究原因的話,再多的猜測隻有一種可能——他本人同意。

這個想法一旦出現,那麼所有的疑問都得到瞭解答。

為什麼他會覺得霍逍眼熟,因為他是自己的未婚夫,訂婚之前他看過照片。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在第一次見到霍逍的時候,他的心臟就止不住的跳動。

這就是因為愛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