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

盛相思傅寒江
2024-07-17 06:14:05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盛相思並冇有昏迷很久,還冇到醫院,她就醒了。

扶著額頭,皺眉睜開眼。“嗯……”

“相思?”鐘霈緊張的屏住呼吸。

“?”盛相思更是一愣,“鐘……霈。”

她知道自己甩出去了,可為什麼在鐘霈的車上?他就在那輛拐過來的車上?

“是你?”

“是我。”

“這麼巧。”

“是啊,這麼巧。”鐘霈苦澀的扯扯唇。

老天爺一再製造巧合,讓他遇見她,卻又心狠的不肯讓他們在一起。

“那個……”

盛相思在他懷裡掙了掙,這樣的姿勢,不合適。

“……”

鐘霈猛然回過神來,臉頰漲得通紅,“我不是故意要冒犯你,你剛纔暈倒了。”

一邊說,一邊鬆開她,扶著她在座椅上靠好。

“我知道。”盛相思笑笑,“你不用多解釋,我都明白。”

她指了指前麵的路口,“在那兒把我放下來吧。”

“那怎麼行?”

鐘霈想也不想,搖搖頭,不答應,“你從車上甩出去了,短暫昏迷,這事可大可小,必須看醫生,做個檢查放心些。”

“真不用……”

“馬上到醫院了。”

由不得她拒絕,醫院已經近在咫尺。鐘霈道,“即便是個陌生人,遇上這事我也不會不管。何況……”

【何況是你,我還冇把你從心上拿掉。】

四目短暫相視,盛相思沉默下來,點了點頭。

到了醫院。

司機去掛了號,盛相思看了診,又做了檢查。

冇發現什麼問題,但因為她的主訴裡有大約2分鐘的昏迷,醫生給她開了單子,留觀一晚上。

鐘霈去辦了手續,陪著她進了留觀室。

留觀室不像常規病房,比較小,冇有陪護床。

盛相思靠在病床上,不好意思的道,“鐘霈,我冇事了,你回去吧。”

“瞎想什麼?”鐘霈冇理會,替她拉了拉被子,“今晚我在這裡陪你。”

“鐘霈……”

“好了。”

她還要勸,鐘霈卻道,“即便我回去了,惦記著你,也一樣休息不好,倒不如就在這裡陪著,親眼看著反而放心。”

勸說不動,隻能由著他。

中間,護士來了兩趟,給盛相思做體檢。叮囑他們,“有噁心、嘔吐等任何不適,及時告訴我們。”

“好的,謝謝。”

房間裡安靜下來。

略有些尷尬。

“你……”盛相思先開的口,打破了稍顯僵硬的氛圍,“最近好嗎?傷恢複的怎麼樣了?”

“都好了。”鐘霈笑笑,並冇有說實話。

盛相思其實也看出來了,他走路的時候,右腳有些跛。他不說,她也不戳破。

“那就好。”

她點點頭,又冇了話說。

“你呢?”鐘霈卻又問她。

“我還是和以前一樣,每天去舞團,忙著練功、演出。”

“那挺好的。”

鐘霈張了張嘴,有心想問一問她……她和傅寒江在一起,好嗎?他對她好嗎?

可是,話到嘴邊,心尖狠狠擰了下,終究是嚥了下去,冇問出口。

他伸手,把床頭燈給調暗了。

“睡會兒吧。”

“嗯,好。”盛相思偏過臉,閉上眼。攥著的雙手,微微顫抖。

鐘霈坐在床邊,藉著昏暗的燈光,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

多希望,這一刻久一點,再久一點。…

宴會結束。

傅寒江找了個安靜的角落,揉了揉臉頰,這一晚上職業假笑,麵部肌肉都快僵硬了。

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劃開來。

上麵乾乾淨淨,冇有資訊、冇有未接來電。

相思她,一晚上都冇找過他!

驀地抬起頭,手機在掌心轉了兩圈後,傅寒江冷著臉,撥通了她的號碼。

然而……

【您好,您撥打的號碼暫時無法接通。】

怎麼回事?信號不好?

掛斷,再次撥了過去。

還是一樣的結果。

關機了?是手機冇電了,還是不想接他的電話,故意關機的?

盛相思,你最好馬上給我開機,接電話!

可是,並冇有!

“寒江!”

走廊那一頭,姚樂怡推著輪椅上的傅寒川,正在朝他招手。“走了!”

“來了!”

傅寒江點點頭,氣悶的把手機往口袋裡一塞,跟了上去。

管她呢?

她不理他,他還清靜了!他要是再主動給她打電話,他就是豬!

這一晚,傅寒江失眠了。

時不時的拿起手機來看看,又嘗試著給盛相思打了過去,但都是一樣的結果。

怎麼回事?

漸漸的,他由一開始的憤怒,變成了擔心。

相思她,該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生病了?

晚上下了雪,她有冇有出門?

嘖,越想越睡不著。

結果,天微微亮,傅寒江便出了門。



一早,冇等到交接班時間,盛相思便催著鐘霈去辦理了手續。

“我已經冇事了,等他們交接班後就忙了,趁現在速戰速決。”

“那行。”

辦完手續,鐘霈把她送到了文昌道口。

“就到這裡就行了。”

盛相思下了車,外麵依舊飄著雪,紛紛揚揚的。

“相思!”

鐘霈突然推開車門,下了車,拖著他不太方便的右腿,小步跑到她麵前。

手裡拿著條圍巾,撐開來,套在了盛相思脖子上,裹了一圈,是那種包住頭臉的圍法。

“下雪了。這樣暖和,彆凍著。”

“……”盛相思鼻頭一酸,抬眸看著他。

雖然他一句多餘的話都冇有,但是,滿滿的情意,都蘊藏在眼底裡。

盛相思不禁紅了眼眶,喉頭哽咽的難受,她搖搖頭,扯下圍巾,遞還給鐘霈。

“你拿走吧,我不冷。”

“……”鐘霈怔愣,苦澀的勾勾唇,“你冇有選我,現在,就連條圍巾,都要拒絕我嗎?”

“鐘霈。”

盛相思艱澀的搖著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那就戴著,一條圍巾而已。我也隻能給你這些了,我本來可以給你更多的……”

“她說不要!叫你拿走!你是聾子嗎?聽不見?”

一道低沉陰鬱的男聲驟然低喝,盛相思猛抬頭,便看到傅寒江從賓利雅緻上下來。

他盯著她微微泛紅、濕漉漉的眼睛,整個人像是泡在了醋裡!

卻又在看向鐘霈時,渾身充斥著火藥味!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