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軍一夜懷三寶,我在八零躺贏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隨軍一夜懷三寶,我在八零躺贏

隨軍一夜懷三寶,我在八零躺贏
隨軍一夜懷三寶,我在八零躺贏

隨軍一夜懷三寶,我在八零躺贏

麥可
2024-07-10 23:42:57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薑悅看著桂花樹出神,她冇注意到顧野也在望著她走神。

桂花樹種好,老鄉交代了幾句注意事項,又幫著把院子裏的泥土清理出去,這才扛著鐵鍬和鎬頭離開了。

薑悅激動地繞著桂花樹走了幾圈,還伸出手抱著樹丈量了下,震驚地發現桂花樹的樹圍快趕上她臂長了,怪不得樹冠這麽茂盛。

“這麽大的桂花樹!顧野你從哪找來的?要花不少錢吧?”

薑悅一時忘記了自己才發誓不理顧野,實在是這棵樹太讓她驚喜了。

“跟人打聽的,多找了幾家。樹冇多少錢。”顧野說道,不知怎的,看見薑悅那麽開心,他心裏也跟著高興起來。

“不信!這麽粗的樹乾,至少得幾十年的樹齡了,不可能便宜!”薑悅斜眼看著顧野。

顧野有些不自然地移開視線,半晌才說道:“嗯,也就給了五十塊錢吧。”

“五十塊錢?這麽大的樹?”薑悅第一反應就是好便宜啊,才五十塊錢!

但她轉念一想,現在可是七八年,物價低到可怕,買東西都精確到幾分錢幾毛錢,月工資二十塊錢能養活一大家子人。

五十塊錢什麽概念?是很多人兩個半月的工資!這麽一算,這棵樹可一點都不便宜!

薑悅忍不住側目,心裏犯起嘀咕,顧野什麽身家,竟然口氣這麽大,還“就給了五十塊錢”!

就算他級別高,一個月工資有一百多塊錢,那五十塊也不是筆小數目!

這時,顧野轉移了話題,“明天上午有冇有空?這附近有個花木公社,要不要去看看?”

“花木公社?好啊!好啊!”薑悅眼睛一亮,光是聽這名字就好像能聞到草木花香了。

“媽媽,那明天我們不去縣城了嗎?”寧寧一聽媽媽答應了爸爸去什麽花木公社,頓時著急地拽了拽薑悅的衣服。

薑悅下意識想去捂寧寧的嘴,最後關頭忍住了,幸好寧寧冇說他們要去縣城乾什麽。

不過她瞧顧野的神色,似乎有些詫異,“怎麽,你們明天又要去縣城?有什麽事嗎?”

“哦,冇事冇事!”薑悅隨口應付兩句,藉口要帶寧寧去看樹,把寧寧拉走了。

顧野望著一大一小兩道身影,眸子不由眯了眯。

剛走出一段距離,寧寧就小聲問薑悅:“媽媽,我們明天不去賣薯條和茶葉蛋了嗎?”

薑悅嚇得連忙扭頭,見離顧野有好大一段距離,他應該聽不見她和寧寧說話,這才鬆了口氣。

她對寧寧比了個噓的手勢,壓低聲音說道:“你爸爸在呢,千萬別再說了!”

不然要是被顧野知道了,一定就不讓她出去了!

“嗯嗯!”寧寧連忙捂住嘴,但冇過兩秒鍾,她就又開口了,“可是媽媽,我們不去城裏,怎麽掙錢呀!”

薑悅:“……”

這小丫頭年紀小小的,怎麽比她還鑽錢眼裏了?

“過幾天再說吧!”薑悅仰頭看了看高聳的桂花樹,心裏歎了口氣。

時間過得可真快,眼看她來這裏已經快半個月了,還剩下半個月的時間,顧野就要和他命中的女主相遇了。

到時候她該怎麽辦?

顧野抱著胳膊站在屋簷下,目光一直追隨著薑悅和寧寧,此時他微微蹙起了眉心,他耳力強於常人,剛剛他聽見寧寧在說什麽茶葉蛋薯條還有什麽城裏掙錢。

因為有風,顧野聽得斷斷續續的,不過這不妨礙他心頭起疑。

而且顧野還注意到薑悅的神情很是古怪,尤其當她看著桂花樹的時候,一會是開心的,一會又是迷茫的,嘴巴還一直嘀嘀咕咕,顧野忽然很想知道薑悅心裏在想什麽。

晚飯依舊是薑悅做的,家裏隻有蔬菜,薑悅炒了個蒜苗,拿豬油炒的,特別香。因為這幾天一直熬番茄醬,所以家裏番茄存的特別多,於是薑悅又做了個西紅柿炒雞蛋。

薑悅又從牆上掛著的簍子裏翻出半隻鹹鴨,上鍋和米飯一起蒸了,再簡單做個海帶湯,這頓飯就做好了。

一家三口吃飯的時候,李紅英家這時候卻快要鬨翻天了。

李秀秀就不明白了,下午李紅英就是去倒個垃圾,怎麽回來的時候跟在垃圾堆裏洗了把澡一樣,全身臭烘烘的,綠頭蒼蠅繞著飛,頭上身上沾滿了腐爛的菜葉子和疑似狗屎的臟汙,簡直臭不可聞。

她不過就多問了兩句,結果李紅英就劈頭蓋臉把她罵了一頓,什麽難聽罵什麽,還罵她是不要臉的小娼婦,然後還掐她,她身上都冇一塊好肉了,兩條胳膊全是青青紫紫的,疼得她眼淚都流了出來。

後來還是李紅英在那罵薑悅,李秀秀才知道原來下午李紅英被薑悅打了,薑悅還把李紅英推進了垃圾池裏。

李秀秀很震驚,薑悅怎麽敢的!

後來陳大牛陳二牛放學回來,兩個人又為搶一個本子打起來了,李紅英剛洗完澡出來,差點被大牛一頭撞到井裏,頓時氣的她抄起棍子追著大牛打。

這時陳寶柱回來,老遠就聽見自家院子裏打翻天了,他立馬抓下帽子一扔,衝進院子,一看到李紅英把大牛打得哇哇叫,登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乾什麽!”陳寶柱一把搶過李紅英手裏的棍子,橫眉怒目地吼李紅英。

陳大牛躲到陳寶柱身後,哇哇亂叫,“爸,我媽瘋了!”

李紅英看到陳寶柱,立馬往地上一躺,開始拍大腿哭天搶地的,“陳寶柱你個天殺的啊,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我十八歲就跟了你,孩子都給你生了四個,你婆娘現在要被薑悅那賤人欺負死了啊,你不幫你婆娘報仇,就知道在家裏吼,我的命怎麽那麽苦啊……”

陳寶柱也不是第一次看李紅英撒潑,一聽到李紅英在那又唱又哭的,還提到薑悅,他就煩躁的要命,“你個死婆娘,能不能消停兩天?”

李紅英這下不乾了,一抹眼淚鼻涕,伸手就往陳寶柱臉上抓,“陳寶柱你是個死人嗎?我是你婆娘,我被人欺負了,你還叫我消停?”

陳寶柱個子不高,李紅英這一抓就抓到他臉上,陳寶柱一時冇來得及避開,臉上就多了幾道抓痕。

這下陳寶柱是徹底怒了,一巴掌就把李紅英打趴下了,“死婆娘,明天你給我滾回老家去!”

李紅英一聽這話頓時慌了,她可不想回老家,陳寶柱兄弟六個,她纔不想和那些妯娌住一起,每天還要伺候公婆,哪有在家屬院這裏舒服!

“陳寶柱,我被薑悅欺負了,我要去告她,明天你帶我去見你們師長,我要跟師長告他薑悅和顧野仗勢欺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