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繾薛硯辭的小說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施繾薛硯辭的小說

施繾薛硯辭的小說
施繾薛硯辭的小說

施繾薛硯辭的小說

有幸妄想
2024-07-11 05:44:31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在病床上昏迷了好幾年的祝剪嵐,竟然睜開了眼睛。

梅星茴幾乎喜極而泣。

在她昏迷的這幾年,梅星茴儘管從未想過放棄,但眼看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她還是對祝剪嵐可能會甦醒的希望逐漸寂滅。

她的心也彷彿逐漸死去。

但如今,卻看到祝剪嵐睜開了眼睛。

梅星茴緊緊握住祝剪嵐的手,坐在病床邊:“嵐嵐,嵐嵐……”

她一邊叫著女兒的名字,一邊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祝剪嵐也在靜靜的看著她,眼淚順著眼角,慢慢流下來。

隻是幾年的時間,但對她們母女來說,彷彿是過了一輩子。

一門之隔,薛硯辭還在洗手間裡。

他雙手抄兜,聽著門外梅星茴的哭泣聲,內心也是五味雜陳。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梅星茴才恍惚想起來,她要去外麵找醫生,給祝剪嵐檢查身體。

“我出去一下,你等等我,我馬上回來。”梅星茴和祝剪嵐交代了一句。

祝剪嵐大概也猜到她要出去乾嘛,很乖巧的點了點頭。

梅星茴溫柔的一笑,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起身離開了病房。

薛硯辭聽到門外恢複了安靜,他才推門走出來。

他重新站到祝剪嵐的病房。

祝剪嵐抬眸,再次和薛硯辭四目相對。

“你能醒過來,我很高興,你要好好休養身體,早起恢複健康。”薛硯辭說。

祝剪嵐的麵忽然變得很紅很紅,是小女孩的嬌羞和可愛。

她出車禍的那一年,纔剛二十出頭,現在,好像又在一瞬間回到了那個時候。

對薛硯辭的懷春心思,始終冇有變過。

她點了點頭,好像在說,放心,我一定會康複起來。

薛硯辭轉身要離開,走了兩步,又想起來什麼,回頭說:“我來過醫院的事,你可不可以幫我保密?不要告訴梅總。”

祝剪嵐再次點頭,十分鄭重其事的樣子。

薛硯辭衝她笑了笑:“謝謝。”

祝剪嵐的臉變得比剛纔更紅了。

……

回到公司,薛硯辭就和跟進來的餘秘書說:“繼續去查梅星茴,這個人的行事作風,越來越透露出她有問題。”

餘秘書看出來,最近薛硯辭對梅星茴似乎有頗多微詞。

不過,每次因為合作的事再見麵時,都還能依舊談笑風生。

這可能也是他作為身居高位大總裁的本事。

餘秘書不是多話的人,隻是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好。”就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其實他派出去的人,已經將梅星茴查得很徹底,不過,那都是從法律層麵上。

但既然薛硯辭執意要在她身上深挖,那就換個思路吧,餘秘書決定就從她的道德層麵查起。

……

轉眼就到了週三,下午。

馮鴉九來了南京,找靳元姬商談離婚案的開庭細節。

他過來的時候,外麵在下雨。

施繾就叫馮鴉九來家裡。

馮鴉九和靳元姬在客廳說話的時候,施繾就在廚房裡做飯,今天她做了羅宋湯,還炸了雞翅。

從馮鴉九的角度,一抬眸,就能從窗子裡,看到施繾紮著圍裙,做飯的身影。

她身上穿著休閒的白T恤,下麵是灰色的運動褲,長髮在腦後很隨意慵懶的用鯊魚夾紮起。

馮鴉九會偶爾分心,想到今年的春節那天,他和施繾都在薛家,過了一個除夕。

包餃子的時候,她也是像現在這樣,溫婉,乾淨,好像小學生一樣認真。

“馮律師,你和施繾很熟嗎?”靳元姬已經好幾次發現馮鴉九走神了,她是忍了好久,纔開口問。

馮鴉九笑笑:“不太熟,施老師是我朋友的前女友。”

靳元姬的目光望向馮鴉九。

馮鴉九若無其事,翻著手裡的筆記,好像對於剛纔靳元姬的問題,隻是有一搭無一搭。

好像對於她問題裡的“施繾”真的隻是一筆帶過,冇太大興趣。

靳元姬心思敏感,但也懂分寸。

既然他不想說,那她也不會低情商的去扯開遮羞布。

她回頭看了一眼還在廚房裡忙碌的施繾。

施繾終於做好了最後一道菜,滿臉堆笑的從裡麵端出盤子:“先吃飯吧,待會兒再討論!”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