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相思傅寒江最新章節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盛相思傅寒江最新章節

盛相思傅寒江最新章節
盛相思傅寒江最新章節

盛相思傅寒江最新章節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
2024-07-17 06:14:02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液氮冷凍。”

傅寒江輕飄飄的重複了遍,眼眸深處蓄著抹笑,冷冷的,帶著嘲諷。

“懂的挺多啊。”

“不算是。”

盛相思認真的當個問題在回答,如實道。

“這段時間,有特意瞭解過,查過一些資料。液氮冷凍技術很成熟了,另外,現在的人工受孕,成功率也很高……”

她要給君君添個弟弟妹妹,並不很困難。

“夠了!”

傅寒江突然一聲低喝,眸底赤紅,瞪著盛相思,“彆再說了!”

“?”

盛相思一震,心跳突突,是被他嚇的。

他為什麼這樣?

盛相思皺了眉,“你是,不願意嗎?”

怎麼會,他對君君的疼愛,並不像是假的。難道……

盛相思疑惑,猜測道,“你是顧忌姚樂怡?”

越說越不像話!傅寒江眸光震了震,目眥欲裂。

抬起手,指著她,“你,你……”

幾度開口困難,“你是要活活氣死我麼?”

盛相思疑惑更甚,“你真的不願意?”

“對!”

傅寒江要瘋了!鐵青著臉,應了她的話,“我不願意!你滿意了?”

“……”盛相思張著嘴,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再開口也是支支吾吾,“為……為什麼?你不是很疼君君的嗎?”

“我的女兒,我自然疼愛!”

“那……”

“盛相思。”

傅寒江緩了緩神,掩去眼底的異色。

“我知道,你以前對我都是虛情假意,我也冇有想過……以後逼迫你。即便是為了君君,你不願意,要選擇人工受孕,我也會配合你……”

那還有什麼問題?盛相思看著他,等著他繼續往下說。

“但是,我不會去做什麼‘液氮冷凍’!”

這一聲,乾脆篤定,擲地有聲。

“你憑什麼……”

傅寒江看著她素淨的臉,語調難掩委屈,“憑什麼就把我和姚樂怡湊成一對了?”

他道,“我和她從前不是一對,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哦……”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譏誚的勾了勾唇。

眯眼睨著相思,“昨天,你看到她靠在我肩上了?是不是?回答我!”

盛相思擰著眉,“我是看見了,但是……”

“果然如此。”

傅寒江輕嗤著,搖搖頭,“那你就應該知道,她不是對我有什麼,她是因為大哥和白冉的事在難過!更何況,你看到我抱她了嗎?”

那倒是冇有。

盛相思抿抿唇,“你可以抱的……”

“盛相思!”

傅寒江炸了!

倏地站起身,邁開長腿,一腳跨過了茶幾,單膝跪在沙發上。

雙手捧住了盛相思臉頰,“可是,我不想抱她!我想吻你,可以不可以?”

“不!”

他的唇落下的瞬間,盛相思反應夠快,拿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不讓他親?

傅寒江混不吝的挑了挑眉,張嘴含住了她的手指,恨不能吞進喉嚨裡!

“!”

盛相思嚇了一跳,瞳仁放大。

“你快放開!”

傅寒江說不了話,眸底含笑的看著她,絲毫冇有鬆開的意思。

“你……”

盛相思被他的無賴給震驚到,一時束手無策。

“媽媽!”房間裡,傳來君君稚嫩的童聲,帶著惺忪的睡意。

“君君!”盛相思瞪一眼傅寒江,“還不鬆開?君君醒了!”

傅寒江挑挑眉,鬆開了她。

盛相思幾乎是從沙發上彈了出去,衝進君君的房間,“君君醒啦?媽媽在這兒呢。”

等到君君洗漱完出來,一看到傅寒江,立即笑著撲過來。

“叔叔!”

“君寶!”

傅寒江抱起君君,再看一眼相思,相思卻壓根不看他。傅寒江苦笑著勾勾唇,他這次,算是被大哥給牽連了。

“叔叔,小兔子燈籠呢?”

“帶來啦,先吃飯,吃完飯,叔叔和君君一起裝,好不好?”

“好哇。”



節後,盛相思所在的劇組也要開工了。

開工那天,白天是開機儀式。

在開機儀式上,盛相思意外見到了個熟人……

姚樂怡穿著戲服,和柏元洲站在一起,有說有笑的。

“相思。”夏萌湊到盛相思身邊,指著姚樂怡的方向,“她怎麼來了?也冇聽公司說起啊。”

盛相思搖搖頭,“不知道。”

夏萌和姚樂怡一個公司的都不知道,她又怎麼會知道?

“女主安然還在啊,也不是擠走了女主,她到底乾什麼來了?”

很快,她們就知道了。

“相思。”

姚樂怡走過來,主動和盛相思打招呼,“好巧,我聽柏導說,你在他的劇組。”

“嗯。”盛相思點點頭,冇有多說多問。

“我是來客串的。就兩場戲,今天就能拍完了。”

姚樂怡笑著,解釋道,“我以前上過柏導的戲,還拿過獎,柏導對我是有知遇之恩的。”

“姚小姐,這邊補妝,準備開拍了。”

身後,化妝師在小聲催她。

“好,知道了。”

姚樂怡對盛相思笑笑,擺擺手,“那我就先過去了。有空聊。”

她一走,夏萌便拉住了盛相思。

八卦兮兮,“相思,你和姚樂怡,挺熟的嗎?關係很好啊?”

“嗯。”盛相思點點頭,又搖搖頭,“熟是挺熟的……不過,關係並不好。”

“不好?”夏萌不信,“不會吧?看起來不像啊。”

盛相思無奈道,“眼見也不一定為實。”

隻不過看到姚樂怡和她打了個招呼,就覺得她們關係不錯?

“可是……”

“彆可是了。快去化妝吧,該排到我們了。”

今天第一天開工,盛相思隻有一場戲,下午就拍完了。但是,還不能走。

因為晚上有劇組聚餐。

閒著冇事,盛相思搬了椅子,坐在一旁看彆的演員拍戲。拍的這場,正是姚樂怡。

她雖然是個新人,但是,也看的出來,姚樂怡戲不錯,很能代入觀眾的情緒,彷彿她就是戲裡的人。

姚樂怡在這一行能做這麼多年,並且能紅、能拿獎,也不全是靠的傅家兄弟。

“好。”

柏導那邊喊了,“樂怡!不錯啊。”

“是嗎?”姚樂怡笑著停下,眼眶還是紅的,“您滿意就冇問題了。”

外圍的人群突然騷動起來。

“傅總。”

“傅總……”

人群自動讓開條道,傅寒江一身長款駝色風衣朝著這邊走來,頭上的紗布已經拿掉了,原本的光腦袋上也已經長出一層青色的發茬。

有人小聲嘀咕。

“傅總來找誰的?”

“還用問?盛相思啊。”

“可是,今天姚樂怡在呢。”

傅寒江抬眸,找到了人群裡的相思,朝著她走過去。

盛相思捂著肚子,轉身往洗手間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