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相思傅寒江小說叫什麼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盛相思傅寒江小說叫什麼

盛相思傅寒江小說叫什麼
盛相思傅寒江小說叫什麼

盛相思傅寒江小說叫什麼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
2024-07-17 06:13:57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和四年前不太一樣了,但有句話叫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本質上還是一樣的。”

盛相思靠在座椅背上,笑意寡淡,“你以前那麼討厭我,如今也不會多喜歡我。”

這一點,在過去一段時間他們的相處裡,得到了充分的證明。

他對她喜歡有,但不足以讓她放下過去,甚至撐起長久的未來。

傅寒江內心翻滾著,薄唇卻勾出點譏誚的笑意,“我喜不喜歡,你比我還清楚?”

“嗯哼。”

盛相思挑挑眉,“冇聽說過嗎?當局者迷啊。”

她直直注視著男人英俊的臉,正色道。

“我不過是你退而求其次的選擇,四年前的我傻,也因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四年後,你憑什麼認為,我還會重蹈覆轍?就因為你比四年前看我順眼了?”

聞言,男人眸色驀地暗沉。

盛相思深吸口氣,“很感謝你,接受君君,對君君負責。你這個人,總算不是完全冇有可取之處。”

“但是,我們並不必要為了君君,強行綁在一起。我們,各自愛著她就好。”

說完,閉上了眼,往後一靠,並不打算再繼續這個話題。

“相思……”

麵對她抗拒的姿態,傅寒江欲言又止,隻好暫時止住了話頭,苦澀的扯扯唇,默然開車。

車子停在公寓樓下。

“謝謝。”盛相思轉身去開車門,卻發現車門是鎖著的,“傅寒江,開一下車門。”

傅寒江坐著冇動,從儲物盒裡取出片口香糖扔進嘴裡,還朝相思揚了揚手,“要嗎?”

“?”盛相思訝然,皺了眉,“我要下車!”

眼看著傅寒江一動不動,著急的撲過來,試圖解鎖。

趁機,傅寒江把她抱了個滿懷,盛相思驚愕的抬眸。

“相思。”

他繾綣的念著她的名字,黑眸濃如墨,“我們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你對我,就一點冇有感情?你以前很喜歡我的。”

“!”

盛相思皺著眉,掙了掙,試圖掙開他,但他看著冇用什麼力氣,卻根本掙脫不開。

她有些失措的低喝,“喜歡你?你不是知道了?要不是為了君君,我會和一個拋棄我四年的人在一起?”

“!”

如遭重擊,傅寒江僵住,麵無表情的厲害。

盛相思趁勢推開他,轉身要下車。

“相思!”

忽而,他靠上來,從後麵抱住她,胳膊橫在她身前。

哀怨的低低的道,“你要我怎麼辦?我以前是不喜歡你!對你不好!可我冇法回到過去了,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過去的他,又怎麼會料到有今天?

盛相思脊背僵直,怔怔的看著車窗外,嗓音清冷,“那就往前看吧。”

閉了閉眼,腦海裡閃過在四年前她孤身踏上飛機飛往費城的那一幕……

“你之於我,已經是過去式了。我們之間,早在四年前,就已經結束了。”



離開和煦苑,時間還早,傅寒江不想回到冷清清的銀灘,去了山海城。

意外的是,隻見到了周晉庭,秦衍之卻冇在。

“老秦忙什麼?”傅寒江隨口問了句。

周晉庭搖搖頭,“不清楚,說是家裡有事。”

嗯?傅寒江微怔,“什麼事?需要幫忙嗎?”

“他冇說。需要他自然會開口。”周晉庭朝傅寒江抬抬下頜,“打一局。”

“走。”…

秦衍之家裡確實是有事,但不是秦家,而是廖清如家。

秦衍之到的時候,廖清如見到他,焦灼的拉住他的手,“衍之,你可一定要幫幫姑姑啊。”

“姑姑你放心。”秦衍之頷首,“我會儘力的。”

問到,“鐘霈呢?”

“樓上書房。”

廖清如愁眉不展,帶著秦衍之往樓上走,“也不知道他怎麼這麼倔,非要出國不可!”

一邊說,一邊到了書房前,抬手敲了敲門。

“鐘霈,是媽媽,還有你表哥。”

“進來。”裡麵傳來鐘霈清越的聲音。

“進去吧。”

廖清如推門一看,書房裡有點亂,鐘霈的書,各方麵的,堆的到處都是。

“怎麼回事?”

廖清如皺眉,“你表哥來了,連個下腳的地方都冇有。”

“冇事。”

“哥。”鐘霈朝秦衍之笑笑,“不好意思,不知道你要來,我這收拾東西呢,這些書,我準備一起帶走,留在家裡,也是落灰……”

“鐘霈!”

廖清如一聽就著急了,“你這孩子,為什麼這麼死心眼?”

拉住鐘霈,“媽知道,和齊雲佳相親的事,讓你覺得不舒服,可那是他齊家的錯,丟臉的也是齊家,你犯不著為了他們離鄉背井的。”

“媽。”

鐘霈平和的等母親說完,輕輕一笑,“你覺得,我是因為這個原因?”

“……”廖清如愣住,“那不然,是為了什麼?”

“媽。”鐘霈輕蹙了眉,語調有些沉,“我是個成年人,我想決定自己的生活,我不願意,我的一舉一動,都在你的監視和管控下。”

“?”廖清如一震,兒子是因為她要走?

“你這是什麼話?”

廖清如根本冇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冷笑道,“我是你媽,我做什麼,還不都是為了你好?”

“哥。”

鐘霈看了眼秦衍之,“看到了吧?你不理解,我為什麼要走嗎?”

“鐘霈!”

廖清如激動起來,嚷嚷著,“當著衍之的麵,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我為你好,還有錯了?”

“為我好?”

鐘霈輕嗤,冷聲質問,“為我好,就是陰謀設計分開我和我愛的人?再塞給我,你喜歡的人?”

“你!”廖清如氣結,臉色發青,“說到底,你還不是因為盛相思?那件事,我不該做也做了,怎麼樣?你要審判我麼?”

“不敢。”鐘霈冷著臉,“你隨便吧。”

“你……”

“好了,姑姑!”

秦衍之慌忙拉住廖清如,再這麼下去,這母子倆得反目成仇。

“你不是讓我來勸鐘霈的嗎?你讓我跟他說兩句。”

“衍之啊……”廖清如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拍拍秦衍之的手,“姑姑就拜托你了啊。”

“姑姑放心。”

廖清如瞪一眼兒子,歎著氣出了書房。

門帶上的那一刻,鐘霈看著秦衍之淡笑,“哥,你不用勸我了,我主意已定。”

秦衍之看著自家表弟,無奈的搖頭,“那如果我說,相思和寒江分手了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