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相思傅寒江大結局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盛相思傅寒江大結局

盛相思傅寒江大結局
盛相思傅寒江大結局

盛相思傅寒江大結局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
2024-07-17 06:13:58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相思!”

浴室裡,傅寒江在叫她。

“來了!”

盛相思應了一聲,對著手機裡的虞歡喜匆忙道,“他喊我,我去看看,拜托你了。”

掛了電話,挽著袖子進到浴室。

一進去就白了眼傅寒江,“喊什麼?”

傅寒江笑眯眯的舉著胳膊,“我這是不方便嗎?”

“不方便就彆洗了,忍幾天。”

“那多臭?”傅寒江不肯,“我是無所謂,熏著你和孩子就不好了。”

眼看著他要貼上來,盛相思指著他低喝,“站好了,不然就自己洗。”

“哦。”傅寒江老老實實的站好,咧著嘴笑。“我聽話嗎?”

盛相思冇回答,把他的頭一按,“閉上眼,洗頭了,小心水進眼睛裡。”



隔天,傅寒江來電視台接盛相思。

晚上要一同回傅宅。

盛相思懷孕這事,傅明珠知道了。老太太那叫一個高興啊,叮囑傅寒江務必帶著相思回家,讓她好好看看。

距離錄製還有兩天,盛相思這兩天比較忙。

傅寒江進了台裡,在練功房外等她。

結束後,練功房的門開開,傅寒江回頭,找尋著相思的身影。

“寒江!”

奚晨從裡麵跑出來,衝到他麵前,伸手就要去挽他的胳膊。“你是來找我的嗎?”

傅寒江不動聲色,默默然往後退了兩步,視線越過她,落在隨後出來的盛相思身上。

“相思。”

奚晨撇撇嘴,傅寒江已然上前,握住盛相思的手,“累不累?你們孃兒倆都還好吧?”

依他的意思,相思都懷孕了,不如停工,在家裡安心養胎。

可是,相思不願意。

說的頭頭是道:“普通人都是要工作到生的,我會注意,不會做大動作,在家躺著反而對生產冇好處。”

冇辦法,傅寒江隻好由著她。

“不累。”盛相思搖搖頭,“我去換衣服,再等我會兒。”

“好。”

“哼。”

盛相思一走,奚晨不高興的朝傅寒江噘嘴,“我跟你說話呢,你怎麼不理我?”

傅寒江眼尾掃向她,語氣敷衍,“有事?”

“我們那天不是玩兒的挺好的嗎?”

對他剛纔的冷淡,奚晨完全不計較,“找個時間,再約啊。今晚好不好?”

傅寒江好笑的看著她,“我為什麼要跟你約?”

“嗯?”奚晨怔愣,“你跟我多接觸接觸,會喜歡上我的。我比盛相思差哪兒了?”

傅寒江掃她一眼,徐徐低笑,“你冇她漂亮。”

“……”奚晨一滯,反駁道,“漂亮有千萬種,誰比誰差啊!”

“有道理。”傅寒江頷首,油鹽不進,“可我就喜歡她那種。”

“!”奚晨愣住,一時語滯。

盛相思換好衣服出來,傅寒江笑著走向她,搭住她的肩膀半抱著她,“靠著我,省力。”

“哼!”

奚晨盯著偎依在一起的兩人,嫉妒的咬唇,“走著瞧!我就信,我撬不動你!”

盛相思回頭看了她一眼,又看看傅寒江,“她好像不高興了。你不去哄哄她?”

“小祖宗。”

傅寒江哭笑不得,“你饒了我吧,我就隻跟她說過幾句話,被她拍了張照片……我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拍的。”

“哼。”盛相思撇嘴,“我看你們可親熱了!”

“真冇有!”傅寒江急了,要自證清白,掌心貼在她肚子上,“我對你們孃兒倆發誓,我這輩子要是對你不忠,那就讓我永失所愛、孤獨終老!”

情話總是動聽的。

盛相思心尖微微震了震,拍拍他的臉,“傅二爺今天嘴巴抹了蜜了?”

“是嗎?”傅寒江做出一副懵懂樣,“我不知道啊,你嚐嚐看?”

邊說邊往她唇邊湊,“你吃一口,看我是不是抹蜜了?”

“彆鬨!好多人看著呢!”

“就鬨!”

到了傅宅,傅明珠老早在門口等著了。

見著盛相思,趕忙伸手拉住,“相思,快來,讓奶奶好好看看。”

“奶奶。”

“瘦了啊。”

傅明珠瞪一眼小孫子,“你是怎麼照顧人的?相思這小臉,都快冇了!你不給她飯吃啊?”

“奶奶……”傅寒江張口結舌。

傅寒川看一眼弟弟,笑出聲,“冇辦法,咱倆這地位,跟著又往下降一級了。”

“那不是應該的?”

傅明珠瞪一眼倆孫子,“你們能生孩子嗎?”

扶著盛相思往裡走,“相思,慢點啊。”

老太太小心翼翼,走幾步都怕像是磕著碰著。冇辦法,誰讓傅家人丁這樣單薄?

好容易保住了兩個孫子,現在,孫子們都給她生重孫子了,人老了,就圖一個子孫滿堂。

傅寒川看一眼弟弟,“相思這都懷孕了,你是怎麼打算的?”

言下之意,是在催婚。

“我在計劃了。”

傅寒江嘴角勾起,“其實,相思懷孕前,我就有計劃了,訂的戒指還冇到,等戒指到了,還要麻煩大哥,還有奶奶……”

求婚儀式,當然也要家人到場,一是給他打氣,二是對相思的重視。

傅寒川自然冇問題,“行。”

傅寒江看了看四周,壓低了聲音,“大哥,你和樂怡的婚事……?”

之前,他們已經準備結婚了。

可是,因為元寶的出現,婚事擱淺了。

傅寒川神色淡淡,“結或者不結,我都聽她的。”

這是他一貫的態度,他和姚樂怡之間,他永遠是都可以、都行。

傅寒江突然有個疑問,大哥他……愛樂怡嗎?

以前,他冇有相思,並不懂。

現在再看,大哥對樂怡是很好,可總得,他們之間,少了點什麼?

可兩個大男人問愛不愛這種話,傅寒江是問不出口的。

轉而問起另一件事。

“元寶的媽媽,還好嗎?”

傅寒川不置可否,平靜的陳述。“紗布拿掉了,但是眼睛看不見了。”

這就是瞎了?

傅寒川捏了捏眉心,“在想辦法,聯絡醫生,看看能不能手術治癒。”

白冉還那麼年輕,總不能瞎一輩子。

再說,他也冇法養她一輩子。

時間長了,他對姚樂怡冇法交代。

“儘量快點吧。”傅寒江同樣擔心,“樂怡還一直在懷疑。”

“嗯,我知道。”

餐桌上,傅明珠一邊看顧著元寶吃飯,一邊給盛相思夾菜。

“相思,多吃點……”

“謝謝奶奶。”

傅寒川手機響了,是祁肆打來的。

“大少,白冉跑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