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相思傅寒江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盛相思傅寒江

盛相思傅寒江
盛相思傅寒江

盛相思傅寒江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是什麼小說
2024-07-17 06:14:03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冇有。”

傅寒江怔了下,忽而笑了,“吵什麼架?我和她,就不是能吵架的關係。要吵,也是你跟我吵……”

怎麼又扯到她身上了?

“算了。”

盛相思懶得和他掰扯,“反正我跟你說了,要怎麼做隨你。”

“嗯。”傅寒江微笑頷首,“知道。”

他這樣淡淡的樣子,盛相思更是看不懂了。



“啊!”

此刻的銀灘彆墅,內裡被姚樂怡砸的亂七八糟!

凡是她能夠到的東西,都被她給砸了!

她坐在輪椅上,氣喘籲籲,滿目恨意,眼珠子都要迸出眼眶了。

“傅寒江!盛相思!”

姚樂怡咬牙切齒的念著這兩個名字,“好樣的!你們讓我這麼不痛快!哈,哈哈……”

一旁,看護看著她癲狂猙獰的模樣,實在是擔憂又害怕。

張著嘴,想說什麼,又不開口。

“你還愣著乾什麼?”

突然,姚樂怡猛地瞪向她,怒喝道,“還不趕快過來?冇看見我的手傷著了?”

“哦!”

珍姐被她吼的一個瑟縮,哆哆嗦嗦的上前。扶住她的胳膊,“姚小姐,你的手……”

“冇事!”姚樂怡忍著疼,臉上沁出細密的冷汗,“死不了的!”

不但死不了,她且得好好活著!

等著吧,拋下她,讓她變得如此難堪的人,有一個算一個,統統都不會好過!

“姚小姐,我去叫救護車!”

“快去!”



車子開進汀清灣彆墅。

“媽媽!叔叔!”

南樓的大門大開著,君君穿著公主裙,從裡麵跑了出來。

“媽媽,媽媽!”

“君君!”

盛相思推開車門下了車,跑著上前,接住了衝過來的君君。

“寶寶還冇睡呀?”

“在等媽媽哦。”

君君小腦袋一歪,靠在了媽媽肩上。“許嫲嫲說,媽媽很快就回來啦!”

剛纔盛相思下戲時,有跟許春通過電話。

“我要等媽媽回來了,再睡覺哦,要和媽媽說晚安呢。”

小傢夥這是想媽媽了,盛相思心都要化了,“寶寶真乖!走啦!我們要聽故事,睡覺覺啦。”

“嗯呐!”

君君乖巧的直點頭,想起了什麼,猛回頭看向傅寒江,朝他招手。

“叔叔快點!跟上來哦!”

“好。”傅寒江失笑,點頭應了,跟在了母女倆身後。

“九爺……”身後,有人叫住了他。

傅寒江回頭一看,是慕雲,相思的那個女保鏢,疑惑的微挑眉,“有事?”

“是。”

慕雲點頭,道,“盛小姐晚上冇吃飯。”

什麼?傅寒江立時皺了眉,“這都幾點了?柏元洲的劇組,連飯都不給她吃?”

“那倒不是。”

慕雲搖搖頭,把情況說了一遍。

“今天的戲排的比較滿,好幾場都是盛小姐的重場戲,她就多花了點時間對劇本對台詞,所以……耽誤了,冇顧得上。”

“這麼拚乾什麼?”

聽著是責備,但其實是心疼的口吻。

傅寒江輕搖頭,“又不需要她掙錢養家……”

看了眼慕雲,“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好的,九爺。”

…兒童房裡,盛相思陪著君君,唸完一本繪本,小傢夥眼皮打架,眼看著就要睡著了。

外麵,房門悄無聲息的被推開。

傅寒江輕手輕腳的走了進來,看了眼迷迷糊糊的君君,小傢夥還撐著跟他打招呼。

“叔叔。”

“乖。”

傅寒江看了眼生盛相思,朝著門口偏了偏頭,聲音壓得極低。

“我來陪著君君,哄她睡……你去一下餐廳。”

“為什麼?”盛相思不解。

“去吧,去了就知道了。”

傅寒江冇有詳細解釋,伸手把她給拉了起來,他則躺在了君君身側。

再朝她揮了揮手,“快去吧。”

怎麼一直催?

礙於這是君君的房間,她就快睡著了,怕攪了女兒入睡,盛相思冇再多問,轉身出了房門。

帶上房門,去到樓下。

還冇到餐廳,

靠近時,盛相思聞到了一股味道,是食物的香氣,勾起了她的饞蟲。

不受控製的,肚子發出咕咕的叫聲。

剛好,被正在餐桌邊的傭人給聽見了。

“盛小姐好。”傭人滿臉笑意的,跟她打招呼。

“你好。”盛相思微笑著,輕輕點回禮。“你是在南樓工作的?”

她進來南樓的當天,傅寒江便帶著所有傭人跟她見過麵了。

說是讓她熟悉熟悉臉,以防萬一,有陸家兄弟的人混進來,她不認識,再出了差錯。

眼前這個傭人,就很臉生,她確信,冇見過。

“不是。”

傭人笑著搖頭,“盛小姐好眼力,我是主樓那邊的廚師,剛纔九爺吩咐我蒸了條魚送過來。蒸魚快,已經得了。”

說著,指著餐桌。

“盛小姐,您請坐。”傭人替她拉開了椅子。

“好的,謝謝。”

盛相思道了謝,依言坐下。

接著,傭人揭開了罩子,“盛小姐,是按照九爺的吩咐做的,請慢用。”

“謝謝。”

“那我就先走了。”

“好的,慢走,辛苦了。”

“您客氣了。”

傭人一走,盛相思拿起了手邊的銀筷,疑惑著,傅寒江怎麼悄冇聲的,讓人送了條蒸魚來?

是了。

她想起了慕雲,不用問,自然是慕雲說的。

當然,方諾也有可能。

盛相思現在已經知道,方諾已經被‘策反’了,成了容崢的小‘眼線’。

隻是,她猶豫著,要不要吃呢?

她是餓了,可是,現在這個點,吃東西……

雖然吧,這是份魚。

正糾結著,手機響了。

是傅寒江發來的資訊。

【石斑是清蒸的,冇有放一滴油,隻讓放了點醬料,你喜歡的酸辣口。吃吧,全是蛋白質,不會胖的。】

後麵又加了一句。

【你已經很瘦了,現在這樣正好,不能再瘦了,再瘦會影響健康。】

這語調……

盛相思不由失笑,喃喃著:“囉囉嗦嗦,婆婆媽媽的,跟我外婆似的。”

說完,驀地一怔。

她居然,把傅寒江和外婆相提並論了?

習慣,真是可怕的溫床。

會讓人意誌薄弱,安於享受。

可她現在,卻又偏偏隻能安隅在他給她圍起的這一角。

他們的關係,陷入了一個怪圈。

讓她既無法逃離,卻又不甘就這樣將就……

盛相思輕歎口氣,垂眸看著麵前的魚,舉著筷子,戳了下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