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謝德音周戈淵多人收藏
2024-07-10 23:42:59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陸修齊看到謝清宴嘴角沁出血來,才察覺到自己失態了。

他麵色依舊沉冷,不過收了手卸了力,聲音清冷道:

“我知你心懷天下蒼生,這次的冒犯便不與你計較了,日後當有些分寸,朝政大事非一週一郡的百姓所能左右的,疆域遼闊,總要放眼全域性。自古以來,起義軍反覆詐降者比比皆是,如今西北之亂未平,朝中軍費有限,若是朝廷將主力放在西北平亂,豫州的起義軍詐降,然後趁著主力不在長安之時兵臨逼城,這江山社稷,豈非危矣?”

“所以,便可視人命如草芥?”謝清宴抹去嘴角的血,身姿筆直的站著。

“我謝某入朝為官,忠的是江山社稷,忠的是黎民百姓,而不是權臣弄權下的渾濁吏治,製衡權術,陸大人英明神武,可犧牲十數萬而不眨眼,恕謝某愚鈍,不能與其同朝為官。”

說著,謝清宴轉身欲離去,陸修齊站在大殿上看著他將要出去的時候,甕聲道:

“他周戈淵在朝時,也一樣的弄權唯私,怎不見你辭官死諫?”

謝清宴轉過身,看著不遠處的陸修齊。

他立於“勤政親賢”的匾額之下,站姿筆挺猶如鬆竹,眉眼還是之前的那個他,可謝清宴卻知曉,已是物是人非。

或許從一開始,自己便從冇看清過他。

“王爺唯一的弄權,便是以權勢脅迫小妹,這是他的私事,他從不會因為小妹所求所願就左右朝綱,亦不會濫殺無辜,他自年少時平定天下,收攏各地叛軍無數,也從無人反覆詐降,英雄亦為其折腰,可見其品性!”

謝清宴說完,轉身離去。

陸修齊望著謝清宴的背影許久,才緩緩鬆開了緊握的雙拳,無力的坐回了椅子上。

許久許久,他看著麵前堆積的奏摺,將案幾推翻。

周戈淵年少時英雄為其折腰,他呢?

他年少時在乾嘛?

陸修齊靠在後麵,仰頭間,眼瞼微顫。

若他是王公貴族的天之嬌子,在父母的疼愛中長大,是不是就不用再經曆年少時的所有?

陸修齊閉上眼,耳光彷彿依舊充斥著野獸的嘶吼,人群的狂笑,前一日同食一碗殘粥的夥伴,下一秒舉刀相向。

背叛,死亡,黑暗,掙紮,似乎冇有儘頭......

謝清宴離開皇城後,並冇有回謝家,而是一路出了城。

他讓車伕回去了,自己走在官道上,漫無目的的走著。

過往行人,挑擔推車,為生活奔忙,謝清宴會駐足看上片刻。

看著殘陽下,農耕的老丈累的腰已經直不起來,還佝僂著在田間除草。

他或許在想著,等那個身強體壯的兒子回來了,他就不用這麼累了,或許在想著,他好好耕種,交了稅賦後,就能有多餘的糧食給自己的小孫子多做幾張餅吃了。

謝清宴閉眼仰頭,喉頭哽咽滑動。

是他。

若非是他,豫州的那些起義軍也不會卸甲渡河。

他們是信了他,才歡歡喜喜的渡河,以為可以領了安撫銀子回鄉。

謝清宴繼續朝前走著,天將暮時,他走到了渭河邊,湍急的渭河水給予這一方土地滋養,也帶走了這土地上英明的君主。

若是王爺還在的話,豫州定然不會生亂,亦不會有這十餘萬壯年被坑殺。

是他無能。

終究是辜負了王爺的期望。

他此時方纔明白,先賢們以身殉國的悲哀,屈原渭河投江,是君主昏庸,故國難救。

而他,是無顏麵對那十五萬的英魂。

謝清宴懷中抱石,跳入了渭水。

隨著他入水的那一刻,似聽到了一聲“謝大人不可”的驚呼。

隻是他已不在意了......

在下沉的時候,他感覺到有一雙手進拽住了他的胳膊。

謝清宴水中睜眼,在看到是一個小姑娘,水中痛苦的緊閉著眼睛,顯然是不懂泅水,死死的抓住他時,謝清宴那一刻險些以為出現幻覺。

在那個小姑娘憋不住氣,嘴巴裡麵開始灌水的時候,謝清宴纔回過神兒來。

他丟了懷中的石頭,拉過那個小姑娘,帶著她往上遊去。

他善水,所以抱石投河,是存了必死之誌。

隻是冇想到竟然有人拉他,被他帶入水中。

此時那小姑娘顯然已經無力,他隻能單身攬住她的腰,帶著她露出水麵。

渭河水過於湍急,他知曉若是這麼掙紮,兩個人必然溺亡在此。

那小姑娘閉著眼睛,顯然被水嗆昏厥了,謝清宴順著水流的方向,由著水流將他們帶去下遊。

終於,在找到流水緩慢的流域段後,他抱著那小姑娘慢慢的像岸邊靠前。

上岸之後,他將那小姑娘放在岸邊的石頭上。

此時本是夏季,女子穿著單薄,被水浸透後,更是緊貼在身上。

謝清宴唸了聲得罪,手壓在她胸口處坐著急救。

等著小姑娘吐出水後,哇的哭出聲來,謝清宴又喜又無措。

喜的是她冇事,無措是不知該如何去做。

蕭姑娘睜開眼坐起來,哭著抹著眼淚,緊抓著謝清宴的手。

“謝大人你怎麼了?怎麼能輕生呢?”

謝清宴看著小姑娘不過十五六歲的模樣,稚氣的臉上還未褪嬰兒肥,此時天色已黑,他透著微光看她,也並未想起在何處見過。

“姑娘認識在下?”

小姑娘被水淹的難受,這會還不自覺的哭著,聽著謝清宴問起,她更委屈了。

“謝大人不認識我?我們都見過三次了呢!”

謝清宴一直外放,開始在江淮,後來在豫州,平時也不怎麼接觸女眷,實在對眼前的小姑娘冇有印象了。齊聚文學

“在下愚鈍。”

小姑娘本想與他細數相見的地方,隻是此時河水冰涼,案上的風一吹,她打了個噴嚏。

謝清宴看她身姿單薄,又泡了大半日的水,知道她著涼了,忙道:

“姑娘怕是著涼了,先離開此處,找個地方取暖。”

小姑娘嗯了一聲,站起來欲跟他一起走。

謝清宴起身時看到她站起身後的身姿,撇過眼轉身背對著她。

將身上的外袍脫下,用力將水擰乾後,垂首伸手遞給她。

“姑娘先披上這個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