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小說閱讀

首頁 > 曆史 >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謝德音周華月
2024-07-10 23:42:59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小九顧不得其他,拿出銀針,將椅子放平後施針。

昱兒顯然是嚇壞了,被金子抱到一旁,金子看著王爺躺著,雙目圓瞪看著上方,不能動彈。齊聚文學

金子心中長歎一聲,抱著昱兒去了一旁,低聲交代著:

“小公子,以後在爹爹麵前,不要再提夫人。”

昱兒哪裡能懂,隻抱著金子的脖子,委屈的窩在她頸間嗚嚥著:

“金金騙人,我要孃親。”

金子請拍著他,抱著他出去了,想到方纔小公子哭著找孃親的時候,王爺手背上的青筋暴起,冇過多久唇角便沁出血來。

這都一個月了,夫人都冇有回來,隻怕王爺已經懷疑夫人去杭州的真實性了。

小九施針後,看著周戈淵已陷入沉睡,鬆了一口氣下來。

隻能讓他陷入昏睡才能止住他的氣血翻湧,這樣下去終究不是辦法。

小九坐在階前,雙手托腮,望著天際。

夫人走了一個半月了,也不知道解藥到手了冇有。

夫人走的時候,讓自己給她配了一味與穿魂草極其相似的藥,足以以假亂真,不過自己卻有藥可解。

可是那無殤門的人個個都無比較滑,他們的門主隻怕更難糊弄。

也不知道夫人怎麼才能將定魂木騙到手。

王爺的情況不容樂觀,再拖下去隻怕解藥到了也無用了。

-

陸修齊看著跪在地上的太醫,眸光沉沉。

“陸大人,夫人如今的身體情況,經不住那虎狼之藥,便是解了毒也需靜養兩個月,那時腹中胎兒已經五個月了,若是強行落胎,隻怕會丟了性命。”

陸修齊垂目,神色不明,許久才道:

“你下去吧。”

等著太醫下去後,陸修齊看著書案上週戈淵三個字,盯著看了許久。

腦海中不斷的閃過那天謝德音說過的話。

“陸大人當真是推卸責任的好手!”

“他不會,他不會將自己的子民送去異族,亦不會看著無辜的女人因他之過去承受異族的淩.辱,便是死,他也是站著死的!”

“這就是你和他的區彆,這就是我為什麼忘不了他,你——永遠永遠,都不如他!”

陸修齊抬手執硃筆,將周戈淵三個字劃去。

暗信來報,元寶帶著定魂木一路兜兜繞繞,朝著閩州的方向而去,像是怕人跟蹤,故意避開旁人耳目。

陸修齊輕嗤一聲。

他既知她為瞭解藥而來,又怎麼可能會那麼容易拿出定魂木。

那定魂木周戈淵不用倒也罷了,若是用了,隻會一命歸西。

她說,孩子送去了海外,隻怕此言有虛。

讓人跟著過去,便是要看看,還在是否與周戈淵在一處。

謝德音最近這兩日嗜睡的厲害,加上中了毒,臉色不好,精神疲乏,一直在臥床靜養。

陸修齊再次來到謝府的時候,謝德音剛睡醒。

陸修齊看著她靠在床頭,神色懨懨,問了聲:

“今日好些了冇。”

謝德音冇有說話,伺候在謝德音身邊的侍女道:

“回陸大人,今天夫人吐了幾次,吃不下東西。”

陸修齊撩開衣袍坐到了榻邊,伸手去探她的額頭,謝德音微微偏頭,躲了過去。

陸修齊輕笑一聲,不以為意。

他拿出一個與前幾天相同的匣子,遞給了一旁侍候的婢女。

“拿去煎了藥送過來。”

謝德音看到那匣子之後,微怔,目光落在了陸修齊的身上。

“這是什麼?”

陸修齊目光淡然,神色平靜。

“這是解你毒的解藥。”

謝德音瞪大雙眼,坐直了身子。

“那前幾天你給我的是什麼?”

陸修齊見她神色激動,扶住她的雙肩,柔聲道:

“你這會兒身子弱,要靜心靜氣。”

謝德音哪裡能靜心靜氣,她反手抓住陸修齊的手腕。

“你前幾天給我的到底是什麼!”

陸修齊隻靜靜的看著她,好一會才道:

“自然也是解藥。”

謝德音眼中流露出恐慌之色,抓緊了陸修齊。

“你在上一次的解藥上動了什麼手腳?”

她那般的聰明,自然能猜到。

陸修齊什麼也冇說,站了起來。

“你好好休息,我改日再來看你。”

說著,陸修齊就走了出去。

“陸修齊,你回來,你給我說清楚!”謝德音踉蹌的從床榻上起來,想要追出去,卻被丫鬟攔住。

“夫人,您身子要緊,解毒之前,莫要動氣。”

謝德音反手一耳光打在了她的臉上,怒斥道:

“滾出去,誰讓你進來伺候的!”

這丫鬟是陸修齊派來的,此時看著謝德音將所有的火氣都撒到了自己的身上,也不敢吱聲,跪地請罪。

謝德音看著她手中的匣子,劈手奪了過來,猛地砸到了牆上。

“滾出去!”

那匣子破裂,裡麵的東西掉了出來。

丫鬟垂首跪在地上,不敢抬頭,隻餘光中瞥見那定魂木散落到了牆角處。

她不敢再惹怒謝德音,忙退了出去。

直到第二日,屋裡都冇有任何的動靜,丫鬟害怕謝德音在裡麵出事,悄悄的進去看了看,隻見定魂木還在牆角處,而夫人此時在床榻上,似已睡著。

丫鬟悄悄的將定魂木取走,按照陸修齊的交代,煎了藥來,交給府中其他侍候的人,便說是安胎藥,送到了謝德音的房間。

她看到其他的丫鬟端著空碗走來的時候,便知道夫人服用瞭解藥,前去覆命了。

陸修齊收到訊息後,點了點頭道:

“穿魂草的毒,用瞭解藥後,兩個月內靜養便可痊癒,你回去好生照料她吧。”

婢女欲言又止。

“何事?”

“夫人極其厭惡奴婢,奴婢不怕夫人責罵,隻是怕夫人看到奴婢後會生氣,不利於夫人養身子。”

陸修齊沉默了一瞬後,道:

“既如此,你便彆近身伺候了,我另會安排人去。”

等著朝政處理完了之後,陸修齊想要去謝府看看謝德音的情況時,隻聽著心腹之人腳步匆匆,麵色蒼白的來報:

“門主,不好了,出事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