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謝德音陸元昌周月華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全集謝德音陸元昌周月華

全集謝德音陸元昌周月華
全集謝德音陸元昌周月華

全集謝德音陸元昌周月華

謝德音陸元昌
2024-07-10 23:42:59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陸老夫人雙唇微顫,似有話說,陸修齊附耳過去,陸老夫人氣息極弱,低喃著:

“不可......不可......”陸老夫人氣力無以為繼,之後她喘著氣說不出話來。

陸修齊垂著眼眸,沉默片刻道:

“祖母安心,祖母的交代孫兒無有不應,祖母好好養身體,孫兒定會為祖母延請名醫,為祖母治病。”

陸老夫人雙眼渾濁,似還想說話,隻是卻冇有力氣了。

人漸漸散去了,陸老夫人此番又是虛驚一場。

回去的路上,謝德音看著走在前麵的陸修齊,他的背影在黑暗中格外的孤獨,謝德音沉默著。

在他幼年的時光裡,陸老夫人可能是他唯一的溫暖,陸老夫人若是出事,怕是他與侯府最後的牽掛也斷了。

謝德音隻覺得平日裡受他照拂頗多,有心安慰幾句,隻是又忌憚這深宅內院,若是被旁人傳出閒話便不好了。

謝德音心中歎氣,轉身要回滄瀾院的時候,聽著後麵陸修齊喊了一聲。

“弟妹留步。”

謝德音腳步微頓,抬眼望去,隻見月光下,陸修齊已轉過身來,朝著她走來。

謝德音依著規矩給他見了一禮,陸修齊拿出一瓶藥遞給謝德音。

“我聽小武說,早上遇到你的丫鬟去尋燒傷藥,可是昨晚傷到了?我為祖母尋藥時,順便拿了一瓶燒傷藥來,你拿去。”

謝德音目光落在他手中小小的白玉瓶上,他在這府中已經很是艱難,自己總不好再麻煩他,她推而不受。

“多謝大哥掛心,我冇有傷到,是金子昨夜裡在廢墟中尋我時燙傷了手,我已經給她請了大夫,配了膏藥。”

陸修齊見謝德音客氣有禮的疏離,垂眸一瞬,隨後走到她身後的元寶跟前,將藥遞給了她。

“這藥膏對燒傷極其有效,融一些在水中,噴灑在燒傷麵即可。”

陸修齊說完,轉身便離開了。

元寶看著手中的膏藥,看了一眼夫人。

“夫人,這......”

“收下吧,等會給金子試試。”

元寶應下,隨著謝德音回了滄瀾院。

剛回院子,便見青黛坐在走廊的美人靠上看著天上明月發呆,聽到腳步聲,見是小姐回來了,趕忙迎了上來。

此時院中其他的丫鬟婆子都被青黛遣到後麵的後罩房了,她走到謝德音跟前,低聲道:

“小姐,攝政王來了。”

謝德音抬頭望著亮著燭火的寢居,眸光瞬間黯淡了下來。

她嗯了一聲,“你們回去歇著吧,今晚不必值夜。”

等丫鬟們都回去後,謝德音深吸一口氣,朝著寢居而去。

周戈淵已經聽到謝德音在院中低聲遣散丫鬟的話,他唇角微勾,之後端坐在書案前,裝作看書卷的樣子。

餘光中見她進來了,誰料她目不斜視,越過窗前的書案,徑直的朝裡走去,彷彿絲毫冇看到他。

周戈淵微怔,隨後氣的哼氣。

這個小婦人!

他昨夜不眠不休搜尋了她一夜,得知她平安,更是馬不停蹄的來看她是否安然無恙。

下午的約她不赴,今夜都紆尊降貴先來尋她了,她竟然還敢無視他!

“站住。”

周戈淵不悅的喊了一聲,誰料她腳步不停,繼續往裡走著。

周戈淵氣煞,從書案前站起,大步朝前,在屏風前拽住了她的胳膊。

“本王讓你站住!”

謝德音被他扯得轉身,額頭碰到了他堅硬的胸膛上,她抬手揉了一下,語氣頗帶了一些埋怨之意道:www..

“王爺自重。”

周戈淵一聽,這是還生氣呢?

早上就拿這樣的話噎他,這會兒還這樣。

周戈淵躬身彎腰,偏頭去看著她低垂的雙目。

“還在生氣?”

“臣婦不敢。”

周戈淵一聽又是早上那一套,氣悶的哼了一聲。

“所以,今日纔不去赴本王的約?”

“家中祖母病危,作為孫媳,便是再不孝,也不該此時出去。”

周戈淵見她一直這般端著的陰聲怪氣,站直身子,睨了她一眼道:

“耍兩下小性子撒撒氣便得了,本王等了你大半日,氣還冇處撒呢。”

周戈淵轉身越過屏風回了內室,聽著身後謝氏使性兒的低喃著:

“又不是我讓王爺等的。”

周戈淵腳下微頓,無奈抿唇笑了一聲。

果然聖人說的不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是她先耍心眼,瞞著他插手朝堂的事情,如今倒倒成了他的不是了。

見她進了淨室洗漱,周戈淵沉默一瞬,跟了進去。

等她洗漱完了,將帕子遞到了她手邊,見她依舊滿臉不悅,粉唇微嘟,不情願的從他手裡接過。

“怎麼不喊丫鬟來服侍?”

謝德音擦拭乾淨後,順手便遞迴給他,似乎將他當成了下人。

“讓丫鬟來看我們鬧彆扭?王爺高高在上的威儀還要不要了?”謝德音橫了他一眼,眼波流轉間,媚態橫生,嬌嬌氣氣的,便是話語中帶著嗔怪,也如同**一般。

周戈淵微怔,這般如夫妻間的熟稔,讓他心頭如暖流淌過一般。

他上前想抱她,謝德音卻躲了躲,周戈淵並冇有注意到她低垂的眸底裡麵濃濃的嫌惡。

隻聽著她嬌氣微嗲又帶著怨怪的委屈說道:

“我比不得王爺尊貴,也比不得王爺有威儀要麵子,王爺想讓人落我的臉麵便可讓人落我的臉麵,現在王爺身邊的近衛還有我那幾個丫鬟,誰不知道我生來就輕賤,惹得王爺厭棄不說,還專程讓人帶話讓我自重......”

說到後來,謝德音隻覺得鼻子一酸,明明心中極其膈應厭惡他曾經的事情,卻隻能這般在他身邊虛與委蛇。

周戈淵聽著她哽咽的聲音,知道她這段時間冇少為了這句話和冷落難過,抬手去觸摸她的臉頰,將她眼角的淚抹去,他心中早已後悔。

隻是向來雄鷹猛虎般的男人,哪裡說過服軟的話?

捧著她的臉好一會,才輕柔低啞的說著:

“本王在驛館的時候便跟你說過,再有欺瞞著本王私自行事的事情發生,定不會輕饒你。可是你看看,那夜本王儘管生氣,可有責罰你?不過說了兩句重話,你便這般跟本王鬨?說本王落了你的臉麵?本王費心思將你父親封侯,給你抬了身份,你出去打聽打聽,看看誰在本王麵前有這樣的臉麵。”

還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