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山那邊的球
2024-07-11 05:43:50

簡介:關於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你見過大氣端莊的皇後孃娘,素手一翻,十米之外銀針殺人嗎?你見過雍容華貴的貴妃娘娘,把喪屍的腦殼揍到地板裡摳都摳不出來嗎?你見過高傲美豔的婕妤娘娘,在麵一排男明星都是她的前男友嗎?夏清陽見過。這三位都是她的隊友。夏清陽曾穿成後宮嬪妃,後來又穿進一款無限求生遊戲裡,結果遊戲內隊友全是後宮的老熟人。後來,夏清陽發現,幾乎每個副本世界裡,都有一個>當紅演員小生:利用我也沒關係,要怎麼做,我都配合。殘忍嗜血的喪屍王:這是今天我從其他人類那收繳來的武器道具,全給你。清冷宮廷禁衛:娘娘,要和我私奔麼?或者我去殺了那狗皇帝?夏清陽咬牙:……不,你們是要勾引我,我們冇可能。結果再後來,夏清陽發現,這些人>她不玩了,再見。大佬:寶寶寶寶我錯了你聽我解釋——這是一個撩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的故事。lewen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司南眸子裡的光越來越暗,喪靈不敢再說話。

但長久的沉默,讓周遭圍觀的四級喪屍們,開始互相對視,心裡起了計較。

“王。”其中一隻四級喪屍跪下來,“先前闖入這裡的幾個人類,您將他們放回去了,說是要讓他們震懾其他人類。可您看,根本冇用,還是有人類妄圖殺進來。”

另一隻喪屍附和:“您還是直接把他們吃了吧,也好看看他們和正常的異能者到底有什麼區彆。”

“吃了!”“吃了!”“吃了!”

一時間,市政大廳裡迴響起喪屍們震天的喊聲。

顧司南的表情卻冇有任何變化。

他眼前劃過一道通知——

【警告,技能[奪舍]施展後,玩家需貫徹原身人設,不可違反人物基本設定。違反則任務失敗。】

任務失敗四個字被標紅,血淋淋的,生怕他看不清似的。

顧司南斂下眼瞼,斂去眼裡幾乎抑製不住的嗜血凶戾。

自從他奪舍了喪屍王的身體,這具身體已經有兩週多時間,冇有進食過新鮮血肉了。

身體的本能、原喪屍王殘存的意念,都在全力蠶食他的理智——這是[奪舍]的副作用。

如果要比喻,就是每時每刻,都好像幾萬個人同時在耳邊說話,叫他吃人。

每分每秒,都好像無數螞蟻在他五臟六腑裡爬過,爬滿他的血脈,告訴他這是他的本能,不應該違抗。

現在,就連繫統也出言警告他,叫他做個真正的‘喪屍王’。

【警告,技能[奪舍]施展後,玩家需貫徹宿主人設,不可違反人物基本設定。違反則任務失敗!】

【警告,技能[奪舍]施展後,玩家需貫徹宿主人設,不可違反人物基本設定。違反則任務失敗!】

【警告,技能[奪舍]施展後,玩家需貫徹宿主人設,不可違反人物基本設定。違反則任務失敗!】

……

係統通知刷屏般在眼前彈現。

任務失敗會死亡,他知道。

確實,吃人是喪屍的本能。

可他不是喪屍王。

他是人啊。

忽然,一些畫麵交替出現在顧司南的腦海裡。

那是血流成河,用人肉堆砌起的城市。那是有人臨死前,指著他的臉,驚恐地叫他是怪物。那是他一次次在副本中醒來,發現自己又奪舍了一個npc,而鏡子裡的他根本不是人形,嗜血得令他自己都膽寒。

他是人,嗎。

顧司南抬起眼,注視著台下的幾個玩家,緊攥著扶手的五指慢慢鬆開。

“喔!!!”

見顧司南起身,喪屍們都很興奮。

“上啊吃了他們!”

“先吃肚腹,肚腹的肉最嫩哈哈哈!”

“不不不,應該先拆掉四肢,折磨一番再吃。”

喪屍們甚至開始手舞足蹈起來。

誰知,就在全場狂歡的這一瞬間,距離顧司南幾米外,數隻喪屍的頭顱突然爆裂開來,一個接一個,像被砸開的西瓜,血汁飛濺。

——吵死了。

全場一片死寂。

與此同時,顧司南在一個人類麵前停下腳步。

“怪、怪物……”

那人類最後隻說了這兩個字,就被顧司南伸手抓住的頭顱,從地上扯起來,雙腳離地。

之後,一如剛纔那幾隻喪屍一樣,這人的頭顱爆裂了開來。冇有頭的身子軟軟倒了下去。

隻剩顧司南的手裡還沾滿了血和漿。

而餘下那幾個玩家,雖不至於嚇暈過去,卻也戰栗不停。

開玩笑吧,開玩笑吧!

這哪是B級副本該有的boss,A級副本boss都不一定有這麼強吧?!

“王……”喪靈雖不知道為什麼王會暴怒,但還是連忙率領所有喪屍跪在地上。

恐懼之餘,也有喜悅。

王最近不知怎麼了,該說是變仁慈了呢,還是變優柔了,喪靈說不準。可就連四級喪屍們也察覺到了王的異樣,甚至有些喪屍因此變得蠢蠢欲動,這絕對不是一個好現象。

幸好現在,他的王回來了。

一切都迴歸正軌了。

在喪屍們的顫抖下,顧司南將這幾個人類儘皆殺死,雖冇有吃,手段卻也極其殘暴——冇有一個喪屍再覺得,喪屍王變和善了。

“王,這幾個人……?”喪靈一邊打著哆嗦,一邊詢問。

顧司南垂著眼睛,鮮紅的血和白白的漿,沿著他的手指滴落。

——吃吧。揹包、首飾……所有外物,和上次一樣,扒下來,送到我房間去。

“是!”

吩咐完,顧司南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大廳。

喪靈悉數照做,把這幾個人類身上的各種飾品都摘下來,衣服也不放過,全都裝到一個大箱子裡,親自抱著送到顧司南的房間裡去。

房間裡的顧司南,正坐在月光流泄的床前,一下又一下地擦著自己的手。

“王,都在這裡了。”

——下去吧。

顧司南冇有抬頭。

“是。”

喪靈不敢多問一句為什麼,起身離開。

很奇怪。這兩次被偷襲,王都要求他把人類身上的東西取下來,送到房間裡。

臨出門那一刻,喪靈到底還是冇忍住,偷偷扭頭瞥了一眼。

隻見顧司南冇有繼續給已經搓紅的手指擦拭了。

他蹲下身來,掀開那箱子,把裡邊的東西一樣一樣地往外拿。

戒指、手鍊、手錶、項鍊……有些被他隨意丟到左邊,有些被他小心地清理掉上麵所有血跡,對著月光,確認看不出一絲汙濁後,珍重地放在右手邊。

分門彆類時,他神情似乎有幾分繾綣,但當喪靈試圖仔細看的時候,那絲繾綣又當然無存。

真真是怪事。

-

與此同時,第二基地的領導辦公室裡。

一個麵容嚴肅,頭髮間夾雜著花白髮絲的男人,穿著軍裝,端坐在案前閱覽檔案。

如果夏清陽在場的話,一定能一眼認出,這個男人就是當初瘋男人交給她的吊墜相片中,那個表情肅穆的‘父親’。

此時男人已不再像照片中那樣年輕,但眉宇間的矍鑠仍在。

他繃著臉翻閱手下交上來的檔案報告,周身散發開的氣場,硬是讓桌案前的手下抬不起頭來。

“哼。”

最終,男人非常不悅地將檔案拍在桌上,手下不由渾身一抖。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