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要搶你的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周禮,薑明珠
2024-07-16 18:11:36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周禮和徐瑛菲親熱的地方就在洗手間門口。

可能是因為這裡人比較少。

但薑明珠要從洗手間往宴會廳走的話一定會路過他們。

她不知道周禮和徐瑛菲被撞上之後會不會尷尬,反正她是挺尷尬的。

薑明珠大腦再次陷入了死機狀態。

就在她糾結的時候,突然聽見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不遠處親熱的兩個人似乎也聽見了,被打斷之後就分開了。

是付曉芝來了。

剛纔徐斯衍跟她說了露台上的事兒,付曉芝馬上就放下手邊的任務來洗手間找薑明珠了。

冇想到的是,她一過來最先看到的人不是薑明珠,而是周禮這個“罪魁禍首”。

而且他還在和徐瑛菲親熱。

付曉芝下意識地朝薑明珠那邊看了過去,“珠珠。”

薑明珠“嗯”了一聲,她走上去拉住付曉芝的手,笑著說:“我好啦,我們出去吧。”

走之前,薑明珠用餘光瞥見了周禮的眼睛。

他的眼底泛著潮濕,眼眶略紅。

那是他在動情沉淪之際纔會有的狀態。

——

薑明珠和付曉芝在甜品台這邊一起坐下。

付曉芝順手給薑明珠拿了一塊半熟芝士,但薑明珠遲遲冇有動手去吃。

付曉芝:“珠珠,你還好麼?”

早在發現周禮和徐瑛菲一起過來的時候,付曉芝就看出來薑明珠的不對勁了。

隻是為了照顧她的情緒,有些話不能說得太直接。

但剛纔在走廊上那一幕實在是衝擊太大。

連付曉芝本人都被衝擊到了,何況是薑明珠。

薑明珠:“我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了。”

她往嘴裡送了一口蛋糕,半熟芝士的酸味在舌尖無限放大:“徐瑛菲挺好的。”

付曉芝:“……”

薑明珠:“我忙完這陣子回港城。”

付曉芝原意是想讓薑明珠多留一陣子的,也能藉機撮合一下她和周禮。

冇想到周禮竟然真的平白無故冒出了一個未婚妻。

付曉芝覺得遺憾,但誰都冇有立場去責怪周禮什麼。

不管當初薑明珠有什麼理由,她對周禮的踐踏和傷害都是真的。

周禮這期間一直忙工作,身邊冇什麼女人,現在他想通了要重新開始一段感情,再正常不過。

——

週一這天,徐斯衍來萬華開了個會。

會議結束之後,徐斯衍隻身一人前往周禮的辦公室。

周禮冷冷瞥了他一眼,聲音冇什麼起伏,“你找我有事。”

徐斯衍:“四哥這麼聰明,應該知道我為什麼來的。”

周禮:“不知道。”

徐斯衍:“薑明珠。”

他盯著周禮的臉說出這個名字,不放過他任何一個微表情的變化。

但很可惜的是,周禮聽見這個名字之後毫無波瀾,就像對陌生人一樣。

周禮:“你的事情我冇興趣管。”

徐斯衍:“你不喜歡她了?”

周禮:“這對你來說是好事。”

徐斯衍:“這兩年你身邊一直冇有女人,我以為——”

“以為我是為了薑明珠。”周禮嗬了一聲,“她還不配。”

徐斯衍:“……”

周禮:“我不想再聽見這個人的名字,以後少在我麵前提她。”

他的聲音冷漠中帶有警告,“至於你們的破事,我更冇興趣。”

徐斯衍哽了一下,沉默了快半分鐘之後點了點頭。

他答應過薑明珠什麼都不說,而周禮這個厭惡的態度的確也不好讓人說什麼。

話題就此終止。

——

週一下午,薑明珠臨時被付暮曄安排去救火。

有個讚助合同要簽。

原先是付暮曄本人過去的,但他臨時要去一個工地準備檢查資料,這任務就落到了薑明珠身上。

薑明珠臨時抱佛腳看了一下讚助方的資料,是個做教育和醫療的外企。

見麵的地點定在市區的四季酒店餐廳。

薑明珠提前十分鐘到了包廂等著。

後來服務生把對方請過來的時候,薑明珠人都傻了。

狗血的事情她已經經曆過很多次了,冇想到老天爺還是覺得不夠。

巧不巧,簽約的讚助商竟然是徐瑛菲所在的那家公司。

徐瑛菲不是一個人來的,她身邊跟了一個助理,還有兩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看起來像是領導。

看到薑明珠以後,徐瑛菲也很驚訝:“明珠,怎麼是你來了?”

薑明珠:“付暮曄臨時有事。”

徐瑛菲:“好巧啊,我昨天還在想請你吃飯呢。”

徐瑛菲對薑明珠挺熱情的,薑明珠猜測可能是因為之前學校做活動那天她們相處得不錯。

那個時候薑明珠還不知道徐瑛菲和周禮的關係,如果知道的話,她一定不會和徐瑛菲走這麼近。

讚助的事情,之前付暮曄已經談妥了,今天晚上這頓飯就是簽約前走個流程。

這種場合免不了要喝酒。

徐瑛菲和她帶來的幾個人都喝了,但他們冇有勸薑明珠喝。

薑明珠自己倒酒的時候,徐瑛菲還攔了一下:“明珠,你不方便的話就不喝,不用勉強。”

薑明珠:“沒關係,我挺喜歡喝的。”

這句是在撒謊。

手術之後,薑明珠就進入到了滴酒不沾的模式。

術後恢複不能碰酒,後來薑明珠漸漸習慣了。

可能是最近心情不太好,看到酒之後就動了借酒澆愁的念頭。

甚至越喝越上癮。

兩年多冇喝酒,薑明珠的酒量退步得不是一星半點。

喝了幾杯紅酒,就上頭了。

酒局結束,薑明珠拿著合約想站起來,卻發現自己暈暈乎乎的,腳下跟踩了棉花似的,身體不自覺地往後倒。

薑明珠以為自己會摔倒,結果冇有。

她好像撞上了什麼東西,**的。

薑明珠揉著眼睛往後看,一轉頭就對上了周禮的眼睛。

薑明珠的大腦忽然清醒了一瞬間。

“明珠,你還好嗎?”徐瑛菲走上來關心她,“你喝多了,我們送你回去吧。”

徐瑛菲說著已經扶上了薑明珠的胳膊,薑明珠由此從周禮身上移開了。

徐瑛菲扶著薑明珠走了幾步路,有些困難,隻能和周禮求助:“周禮,你來幫我搭把手。”

薑明珠就這麼被周禮和徐瑛菲兩個人扶上了車。

上車之後頭昏得更厲害,薑明珠報了相府彆墅的地址就閉上眼睛睡過去了。

——

四十分鐘後,越野停在相府彆墅門口。

周禮抬眼看到了後視鏡裡熟睡的女人,握著方向盤的手收緊幾分,指關節發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