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昕若徐齊昭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柳昕若徐齊昭

柳昕若徐齊昭
柳昕若徐齊昭

柳昕若徐齊昭

佚名
2024-07-11 17:47:25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前世未能想明白的心結,此刻陡然清晰。

柳昕若記起十五歲那年。

徐齊昭給她寫信說:“我已說服爹孃,下月十五,必來提親娶你。”

他一句話,猶如巨大的驚喜降臨。

於是柳昕若就這麼等啊等,等徐齊昭來娶她過門。

可到了日子。

她等來了徐齊昭提親,卻是來求娶嫡姐的。

柳昕若始終冇明白徐齊昭為何失約。

直到此時此刻,她才明白,是徐齊昭認錯了人。

柳昕若看著麵前的男人,千般心緒登時湧上來。

卻見徐齊昭卻隻是細心整理信件,珍惜收起,又冷冷看她,警告道:“日後若無事,你彆再踏入書房半步,亦不準碰我的任何東西。”

對她的那句話,徐齊昭竟直接視若無睹了!

柳昕若的心在一瞬沉了下去。

她清晰認知到:晚了。

從徐齊昭錯認人那一刻起,一切就都晚了。

他認定柳月婉,就不可能再信她。

柳昕若幼年常替柳月婉做功課,因此字跡難辨,而柳月婉已逝,更無從對峙。

一切,已成定局。

心口後知後覺泛起尖銳的痛意,柳昕若紅著眼眶低下頭去:“……侯爺息怒。”

徐齊昭冷眼睨她,隻吐出一句:“滾吧。”

柳昕若踉蹌離去,徹夜未得安眠。

隔日清早。

柳昕若照例去給老夫人請安。

屋內,老夫人倚在胡榻上,白迎珠正替她捶背捏腿。

柳昕若跪地請安,老夫人卻遲遲未讓她起身,隻冷冷質問:“柳昕若,侯爺如今可有去你房中過夜?”

柳昕若一怔,維持著行禮姿勢,淡淡回:“……不曾。”

“冇用的玩意兒!”

老夫人立即重重放下杯子,怒罵:“進門三月,居然還冇能讓自己夫君進屋過一次,真是丟儘了女子的臉!”

“賢惠比不上你姐姐就罷了,我看你連迎珠的體貼都不及半分。”

“早知如此,我就不該同意柳家讓你進來做續絃!”

一聲聲斥責。

前世聽了無數遍,柳昕若早已麻木。

她攥緊手聽著,頭低著不發一言。

直到老夫人罵累了,才讓白迎珠拿出一包藥粉。

“今夜我會侯爺去你房中一趟,你給他服下此藥,先成了這夫妻之實。”

那無比眼熟的藥粉被遞到柳昕若麵前。

柳昕若臉色發白。

前世,她拒絕了這藥粉,卻還是被老夫人下了藥。

那夜她痛不欲生,跟徐齊昭成了真正的夫妻。

可第二日老夫人卻給她送來了避子湯。

——“服侍丈夫是你作為妻子的本分,可如今霖哥兒還小,侯府暫時不必有下一個孩子。”

由此,柳昕若喝了三年的避子湯,身子受損,再也無法生育。

老夫人便以此為由,讓徐齊昭納白迎珠為妾,自後,侯府的三兒兩女皆是白迎珠而生。

妾生子,無論再出色也不可能越過霖兒。

老夫人在一開始就打算好了一切。

而這一切,柳昕若直到死前纔想清楚。

如今,她盯著那藥粉。

既然拒絕不了,避不開,還不如將其握在自己手裡。

柳昕若垂眸,伸手接下藥粉:“兒媳遵命。”

當夜。

徐齊昭果真來了她房中,神色不喜:“你又要玩什麼花樣?竟讓母親勸我來你房中。”

麵對他的不耐,柳昕若神色平靜。

她迎著徐齊昭的目光,將手中的藥粉包放在桌上。

“我準備讓你服下這藥,好補全了你我的洞房夜。”

話音落地,徐齊昭臉色陡然驟冷:“不知廉恥!”

柳昕若神色一頓,定定望著他啞聲問。

“不下藥,侯爺預備何時與我同房?”

屋內頓時寂靜。

徐齊昭鳳眼輕眯看那藥粉,卻是忽地開口:“這藥是母親給你的吧?”

柳昕若心神一怔。

不等她回話,卻聽徐齊昭又說:“既如此,那我便將話說清楚,叫你彆再多費功夫!”

“決定娶你那天起,我就冇準備碰你。”

“你入侯府唯一的作用,就是照顧好婉兒的孩子!”

徐齊昭的話如針,一針一針紮在柳昕若心口。

此刻,柳昕若無比清晰認知到,前世若非藥物,徐齊昭是絕不可能碰她,更知道了他之後每次的粗魯對待,都是對她的報複。

痛意自心口蔓延至全身百骸。

柳昕若閉了閉眼,一揮手,竟是當著徐齊昭的麵將藥粉揮灑在地。

她眼眶通紅,語氣堅定——

“侯爺,你我既無緣夫妻,那便和離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