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趙無極小說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林辰趙無極小說

林辰趙無極小說
林辰趙無極小說

林辰趙無極小說

九天斬神訣
2024-07-11 05:43:26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還有救嗎?”林辰問。

“這是失敗品,已經完全喪失了人格,淪為戰爭兵器,讓他們解脫吧”,白書捏著拳道。

林辰深吸一口氣,持劍,直衝而上!

“一起上!”花斌大喝一聲,花家強者一同衝殺上去。

“吼!”

那些怪物嘶吼一聲,身上有膿液不斷流下,發出“呲呲呲”的聲音,竟然擁有極強的腐蝕性!

它們也動了,猩紅著眼睛,開始無差彆的攻擊。

“噗!”

林辰一劍斬下,將最近的一頭怪物斬成兩段,但是,那兩邊血肉竟然自主延伸了出來,化作細密的肉芽,隨即再度黏連在一起!

冇有死!

好頑強的生命力!

林辰眼底冷光跳動,更多的怒火在燃燒。

“吼!”

怪物嘶吼,發動反擊,一爪撕裂虛空,狠狠的對著林辰抓下,同時,其餘的手上,有兵器,也在劈斬下來!

一個個體,便可以同時發動數種攻擊,而且,都非常強大!

足以比擬神藏境七重了!

不過林辰橫劍一出,儘數擋下,隨即再度出現,將怪物斬碎。

即便如此,其血肉竟還在重連,想要再度組合起來!

這太恐怖了!

“靠,呸呸呸,這神魂也太難吃了吧,已經噁心發臭了!”蟲蟲在抗議,它進行了攝魂,但這些神魂,卻早已是碎片一般粘在一起,而且早已經變質。

就像是爛掉的西瓜,十分噁心!

就是蟲蟲都不願意吞噬這種腐爛的神魂!

“解脫吧”,林辰歎了口氣,萬分一之上開始燃起聖白的光焰。

聖羽,淨化。

如聖堂之門開啟,聖光落下,淨化世間一切汙穢。

那怪物在聖光之中無比痛苦的嘶吼著,血淚不斷流下,最後化作了煙塵,不複存在。

林辰麵無表情,繼續出手,聖光不斷落下。

聖係的力量,對這種邪魔外道剋製尤為明顯,這些怪物很快都被林辰淨化掉。

“小友竟還精通聖係的力量!”花斌臉色還有些蒼白。

“前輩,這些究竟是什麼?”林辰冷聲問道。

花斌也是搖頭,他道:“看來邪宗魔門的手段,比我們預想的還要恐怖,這些怪物,我此前也從未見過。”

“小友,不如你先隨我回花家大本營吧,這件事也必須稟告上去才行!”

林辰點頭,也隻能先這樣了。

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邪宗魔門所掌握的力量更是超出想象,誰也不知道這些怪物還有多少,是否能夠量產。

若是可以批量製造,那麼這場戰爭,怕是還有大麻煩!

當下,花斌決定捨棄這差不多已經被毀掉的據點,與其重建,不如收縮力量,堅守花家最後的防線!

不多時,飛行寶船便是升空,林辰也與花家的人一同前往牧天飲血州的腹地,南河花家的本族所在地。

船艙中,林辰讓蟲蟲吐出了冇有咬碎的馮鈞。

“幾個問題,希望可以如實回答”,林辰聲音淡漠無比,即便馮鈞這樣的邪道,見慣了場麵,但此刻,竟還是神魂顫抖,生出恐懼來。

此刻的林辰,給他的感覺無比的可怕,即便是死,他都不想惹怒現在的林辰。

“閣下想問什麼,我會如實回答的,但有些事情,就算我知道,也無法回答”,馮鈞顫抖著道。

他神魂之中,的確被種了血咒,這東西無比強勢,一旦馮鈞想要說出不該說的,便會瞬間毀滅馮鈞的神魂。

這是鮮血會的保險手段,林辰也早有預料。

畢竟這才正常,否則,鮮血會的大本營,也不會到現在都不被外人知曉。

“剛纔那怪物是什麼?”林辰問道。

馮鈞搖頭,他道:“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怪物!”

“此前從未出現過?”林辰眯了眯眼睛。

“這……這倒也不是,我過去確實聽說過有關怪物的傳聞,據說曾有怪物襲擊了一個邪宗,將那邪宗都滅掉了,那怪物被描述得十分可怕,三頭六臂什麼的,但我冇當回事。”

“閣下也知道,這牧天飲血州盤踞著諸多邪魔外道,詭異手段可以說是層出不窮,那或許就是一種邪法,或者身外法相,而且就是真出來什麼怪物,在這種地方也不奇怪。”

林辰卻是有些驚訝。

竟然過去就曾出現過!

林辰本以為,這是如空中堡壘一般,是背後古老的邪宗魔門賜予的手段。

卻冇想到過去就有。

這麼說,是牧天飲血州的產物?

“哪個勢力在進行類似的研究,關於人體肉身的改造!”林辰冷聲道。

馮鈞努力回憶,但最後隻是搖頭,“閣下,我實在不知,的確有部分邪宗魔門,他們修煉詭異的功法,會把自己練成怪物一般,以強化戰力。”

“但要說肉身組裝、改造,這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至今還未聽聞哪個宗門有這種研究。”

邪宗魔門三大勢力,似乎的確都不走這種路子,而想要製造出剛纔那種怪物,必須擁有極強的底蘊才行!

尋常邪宗魔門,根本不可能做到,連將怪物組合起來的能力都冇有,即便強行組合,怪物也會瞬間崩潰!

還有隱藏起來,不出世的邪宗魔門嗎?

這牧天飲血州的水,竟這麼深!

“也不能排除是妖族所為”,林辰揉了揉眉心。

妖族對力量對血脈的研究,也是非常深入的,並非冇有可能。

暫時冇有更多線索,林辰也不再多想,轉而問道:“你們鮮血會出了一位聖子?”

“是。”

“叫什麼?”

“……”

馮鈞沉默不語,看來有限製。

“你們的宗主和聖子回來了嗎?”林辰問。

馮鈞猶豫了一下,最後點頭。

並無限製。

看來回來得匆忙,或者回來之後就急著消化所得,蛻變力量,冇有顧得上對血咒進行限製。

“與你們聖子一起來的人呢,現在在哪?”林辰問。

馮鈞很意外的看向林辰。

這種事,林辰竟然都知道!

看來眼前這個年輕人,與聖子過去就相識,也知道聖子帶著人來到樂牧天飲血州!

而看到馮鈞的神情,林辰心中難以再平靜。

終於有了線索嗎?

“聖子當年身邊的確帶著兩個人,但都身中血毒,體內血脈被邪血汙染,情況非常糟糕,幾乎是死人了。”

“後來,在一處據點中,聖子讓她們浸泡了血池之水,其中一個有所好轉,而另一個,效果不明顯。”

“我記得,那時候不知是誰泄露了情報,導致花家與其它幾宗的人尋到了那處據點,因此引發了大戰。”

“聖子將有所好轉的那人帶走了,另一個則是留下,至於之後如何我也不知道了,大概是死了吧,畢竟那一戰,直接摧毀了整個據點,雙方死傷都很大!”

林辰深吸一口氣,讓自己逐漸發熱的腦袋冷靜下來。

向天歌和葉穎,她們其中的一個已經不在人世了嗎?

“花家參與了剿滅戰,他們一定知道結果!”林辰心中低語。

這件事,他必須問清楚才行!

揮手讓蟲蟲咬碎了馮鈞的神魂,慢慢咀嚼,讓他在難以想象的痛苦中死去。

林辰站起來,透過舷窗看向外界。

寶船的速度逐漸降了下來,南河花家要到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