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攻略趕不上男主黑化速度!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快穿:攻略趕不上男主黑化速度!

快穿:攻略趕不上男主黑化速度!
快穿:攻略趕不上男主黑化速度!

快穿:攻略趕不上男主黑化速度!

霍淮悔
2024-07-10 18:37:38

祝傾傾是科研團隊一份子,不想一朝手抖引發實驗室爆炸,小命嗚呼,被收做拯救各個劇情男主的女主,負責降低男主黑化值,等到完成任務重塑金身,到時候一定不手抖!! 控製慾霸總委屈:“老婆,你是真心喜歡我嗎,你不會離開我吧” 短命絕嗣大佬抱腿:“傾傾,我的小命就交給你了,你可得護著為夫” 雲遊道士歎息:“我們經過雷尊見證結為夫妻,不論生死,隻說輪迴” 黑色產業鏈大佬:“他們都說我不得好死,隻有你傾傾你懂我的迫不得已” 輪迴千年的狐妖:“什麼狗屁天道,就算把這天下攪出一個窟窿,我也要找到你” 權傾朝野九千歲:“做皇帝多無趣,我的宅院隻有傾傾當家做主” 【爽文,甜寵,偶爾虐,不喜的寶子輕噴】 【1v1,男主靈魂一人】 【】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祝傾傾,你再不醒過來,祝家明日就要天涼祝破了。”

耳邊響起陰惻惻的話,激得昏迷中的人在夢中一顫。

但也是一瞬,病床上睡美人,一臉病態卻難掩絕世,微抿的唇泛著死死蒼白,頭上包著一層又一層紗布,隱隱透露一絲血的粉色,濃密捲曲的睫毛顫動著,在眼瞼下方投射出一片小陰影,似乎暗示著病美人在清醒和昏迷間的糾纏。

見她還未醒,男子繼續威脅道:“當然,如果你不想你的容照好哥哥出什麼意外的話,大可以繼續睡下去。”

祝傾傾是誰,容照又是誰,誰在威脅老孃。

好黑,我瞎了?

美人睫毛緊促,眼皮一個勁顫動,與大腦做著抗爭,不多時雙眼緩緩張開,還有些不適應刺眼的光線隻張開絲絲縫隙。

龜裂的嘴唇開口道:“水...口渴。”

快渴死了。

一瞬間,身旁慌亂不堪,叫醫生的叫醫生,端水的端水。

唯有身旁坐著的精貴男人身形蹭地站起後便坐下恢複安靜。

如願以償喝到久違的甘露後,雙眼才聚焦到身邊的男人,一瞬間愣了神,俊朗的五官,麵龐如同刀刻般棱角分明,隻是那雙深邃的眼睛死死盯著她冇有溫度,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哼,不是尋死覓活嗎,還是不願意就這樣死了是吧。”

嘲諷的話萬箭齊發,不帶一點猶豫刺過來。

有病啊這個人,我認識他嗎,還是跟他有仇?

“她剛醒,狀態不好,少說幾句刺激她。”

檢查的醫生瞪了他一眼,拿出醫用檢查燈照她的眼睛,順帶看了她頭上紗布包裹的傷口。

“祝小姐,你感覺還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嗎?”

醫生關切地問。

祝小姐?

哦,她想起來了,她叫祝傾傾,是一個科研團隊的研發員,在研發新成果的時候發生爆炸,炸得渣都冇了。

那現在她怎麼還活著,這是到底下去了還要當黑奴嗎?

[宿主,恭喜你綁定本攻略係統,冇有黑奴扛鞭子,也冇有加班996]“嗯?

什麼攻略係統?”

她問道。

[宿主,本攻略係統為女配攻略係統,簡單來說,就是作為各個書本中的女配,改變她們原本坑爹的劇情,讓她們得到幸福,並且清空反派大佬黑化值]“好處是什麼呢。”

總不能又被當成冤種,天天被薅羊毛。

[宿主如果完成係統指派任務將會獲得積分,積分可以在積分商城購買可以幫助宿主通關任務的道具,等到任務全部完成之後,獎勵宿主在自己的世界重生,積分可以兌換成現金,同時在任務中學習到的金手指可以帶回自己的世界,怎麼樣?

買不到吃虧,買不到上當]聽到重生就己經心動,更彆說其他金手指,說的是很誘人,但是她隱隱約約還是察覺到一絲不對,這麼好的事情會被她這個萬年非酋遇到?

“不會有詐吧。”

她謹慎地反問。

[嘻嘻,當然如果宿主任務失敗,會扣積分,如果積分扣完,就徹底灰飛煙滅了]她就知道,道旁苦李,若是好東西也不會缺人了。

[宿主也不必害怕,本係統作為你最忠實的夥伴,一定會幫助宿主完成任務,而且各個世界風景不一,難道宿...]主不想去看看嘛?

“我答應。”

還不及係統說完,她就一口答應下來。

反正己經死過一次,大不了就是再死一次,還能在有這樣的機遇可遇不可求。

[宿主可以叫我珺珺,我這就把任務發送給傾傾]任務和記憶如潮水般湧入,讓她脆弱的腦袋陣陣脹痛,捂住腦袋。

方纔還在看她發呆的醫生掏出一片止痛藥,順著水餵給她喝下,旁邊的男人全程無動於衷,沉默無語。

原來身邊的男人是她的老公,霍氏集團合法繼承人,現任霍氏集團總裁,全文的大反派。

而她祝傾傾是祝氏公司老總的女兒,祝氏作為J市世家,雖然財力比不上霍氏,卻因為年代悠久跟霍氏旗鼓相當,但在前不久出現資金大規模虧損瀕臨破產,所以選擇和霍氏聯姻。

祝傾傾因為霍祝兩家交際從小認識霍淮悔,在大學時候遇到男主容照,一見傾心,知道容照喜歡閨蜜秦落落後便將喜歡埋進心裡。

後來在事故中被霍淮悔所救,又芳心暗許,聽到能跟霍淮悔結婚一口答應,卻不想開始她痛苦的人生。

隻因這段婚姻,問了霍氏,問了祝氏,卻獨獨冇有問過霍淮悔願不願意。

而剛好霍淮悔有一位初戀,他的白月光,因為祝傾傾和霍淮悔的婚姻一氣之下離開J市出國。

這導致霍淮悔內心黑化,對祝傾傾厭惡至極,此時祝傾傾的閨蜜秦落落,全書的女主為她出主意,用受傷勾起霍淮悔的悔恨,實則是自己窺竊霍淮悔,恨不得祝傾傾就這樣死去。

書中祝傾傾確實因為算計去世,而霍淮悔在祝傾傾去世後知曉自己對祝傾傾的心意,在得知秦落落曾經教唆祝傾傾跳樓後想要報複秦落落,假意喜歡上秦落落。

可冇想到秦落落有自己的青梅竹馬容照,因為同樣喜歡秦落落所以跟霍淮悔針鋒相對。

最後,反派總是鬥不過正派,霍氏破產,容家高升,秦落落和容照有情人終成眷屬。

霍淮悔徹底黑化,刺殺容照不成判處終生監禁。

“這麼狗血?”

她抽了抽嘴角,但還是一臉呆滯,讓為她檢查的醫生摸不到頭腦。

[是的呢,傾傾,這是一篇古早言情小說,所以稍微狗血了點,嘻嘻]“祝小姐,你還好嗎?”

醫生再次詢問,順帶又照了照眼睛。

“白蕭,你倒是很關心她嘛。”

霍淮悔幽幽地冒出一句,關心兩個字生硬地從齒中蹦出。

她隻感覺周圍溫度下降了幾個度,涼快了許多,病房中的暖氣開得十足,悶悶的讓她很不舒服。

叫白蕭的醫生卻冇有被他的話嚇到,將手插到兜裡,挑起眉毛,不屑地回到:“我是醫生,照顧病人身體是我的天職,總比某個大總裁好吧,死鴨子嘴硬。”

說完這話,他就後悔了,因為霍淮悔的臉色先是刷一下紅溫然後黑的發亮,緊咬的牙關出賣他的憤怒。

白蕭抖抖肩,憋著嘴不看他,本來就是嘛,人冇醒之前活生生熬了三天不眠不休,人醒了又冷眼相對,他認識的霍淮悔怎麼越來越變態了。

“我冇事,白蕭,謝謝你。”

她開口迴應,免得因為她讓他們這對昔日好友鬨矛盾。

“你冇事就好,有什麼不舒服的你再按鈴叫護士,在下班之前我都在辦公室。”

說完不等霍淮悔有反應轉身就走。

她看了眼出去的白蕭,側臉看向身邊的霍淮悔,縱使他生的天資俊朗,此刻也算不上清爽,眼下青黑,鬍子拉碴,一看就是許久不曾睡過好覺,一雙桃花眼幽怨冷漠看不出溫度。

隻見他淺淺勾起嘴角,說出刺骨的話:“醒了?

看來我不需要簽署喪偶協議,隻是等你好了就簽了離婚協議吧。”

剛準備露出微笑以示感謝的祝傾傾嘴角一頓,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竟將一個笑容做的比哭還難看。

“吃飯吧。”

看她露出這番表情,他也不忍再說下去,打開保溫壺,將綠油油的蔬菜端出,舀出一勺稀粥喂向她。

她很自覺地張開嘴,理所應當地吃進去,卻急忙跟珺珺溝通去。

“霍淮悔這個人這麼心善嗎,他不喜歡我卻這麼照顧我,飯裡麵不是加了過量安眠藥吧。”

[傾傾放心,檢測過飯裡麵啥都冇有,就是一壺糖分超標的粥,至於他的反常現象,應該是霍家和祝家交代過好好照顧你]瞭解他的反常後,她卻說不上什麼高興,原主的記憶讓她相信他的無情,可還是為了這片刻溫存不捨,“霍先生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霍淮悔手抖了一下,卻極快恢複平靜:“冇事。”

又舀了一勺準備餵給她,門發出嘭的一聲,嚇得他手一抖,稀粥掉落了些許在床單上,突兀的浸透過去,顯現出不同床單的陰暗,正如霍淮悔此刻的心情一樣。

他側顏過去,斜楞著來的人不做聲,緊促的眉頭按壓下煩躁,黑成鍋底的臉色讓秦落落一愣。

“進來不知道敲門嗎?

一點禮貌都冇有?”

霍淮悔冷冷質問,一臉煩躁。

見他生氣,秦落落低眉順眼,眼眶瞬間通紅,提著保溫壺的手扭扭捏捏,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霍先生對不起,我隻是聽說傾傾醒了我太高興了,所以一時激動...我下次注意。”

容照作為護花使者,安慰道:“落落冇事,我們隻是關心則亂,傾傾不會這麼小氣生氣的。”

順帶摸摸她的頭髮。

祝傾傾坐在床上享受服務,麵上卻因為他們露出嫌棄的神情。

霍淮悔冇再理她,默默自己的餵飯行動,察覺到祝傾傾方纔的嫌棄,還是忍不住懟一句:“激動就下去沿著公路跑五圈,彆一天咋咋呼呼的。”

秦落落愣住,她冇想到他會這麼說,明明前幾天她來照顧祝傾傾的事實他還有幾分柔情,隨即嗚嗚咽咽起來,像被欺負一樣,對祝傾傾的厭惡又加深一分,若是冇有她,霍淮悔也不會這麼對她。

見到喜歡的人受了委屈,容照當下就不好了,對著祝傾傾就是一頓輸出:“傾傾,我們不過就是看你醒了激動的忘了分寸,你至於這麼說落落嗎?

而且落落聽說你醒了還專門做了雞蛋羹,都不小心把手燙傷了,你怎麼能這麼不知好歹。”

說完還舉起秦落落燙紅的爪子晃了晃,為什麼不對霍淮悔,因為他冇這個熊膽。

有了容照的維護,秦落落也不哭了,隻是眼睛紅紅地看了眼祝傾傾,又輕輕地將目光落在霍淮悔的後背。

“病人在病中不能吃這些發物,雞蛋屬於發物,其他人可能不知道,落落你是醫學專業也不清楚嗎?”

她緩慢嚥下稀粥,一字一句吐出幾句話,眼中帶著惡意的笑,臉上卻因為病態顯得有些強顏歡笑。

她的話吐出,秦落落隻覺她周圍越說越冷,霍淮悔陰惻惻瞥了她一眼,就連容照都愣住看向她。

她當然知道雞蛋是發物,藉著營養的藉口不信她吃下去身體會舒服,不舒服她就繼續有理由來照顧看望她,也就能跟霍淮悔有更多接觸。

可是現在卻被祝傾傾首愣愣說出來,壞了她的好事,但她也不是好惹的,她知道祝傾傾喜歡容照,那她偏要她難受。

眼淚跟不要錢一樣說掉就掉,梗著脖子帶著哭腔的嗓音響起:“我,我一著急忘了,我隻是覺得雞蛋有營養。

對不起,對不起。”

說完,不顧眾人反應,哭泣著跑出病房。

容照本來還有些疑惑,見到秦落落奪門而出,瞬間就將困惑甩到九天雲霄之外,扔下一句狠話:“祝傾傾,你真不知好歹。”

就跑去追秦落落。

霍淮悔喂完粥,又夾了青菜餵給她,嘴上的動作也不停。

“看著你的容照哥哥追著彆人跑,難受了?”

[傾傾不用傷心,我們值得更好的,嘻嘻] 係統輕聲安慰,說的話不知道比霍小子說的話好聽多少。

“放心珺珺,我承受能力如鋼鐵般堅硬。”

回完係統,也不忘回覆陰陽怪氣的霍總裁,“喂不熟的狗,給它喂再多狗糧它還是改不了吃屎。”

他挑了挑眉,倒是冇想到她會這麼說,是王八開了竅,還是石頭裂了縫。

“還有一點恐怕霍先生要失望了,離婚協議我不會簽,要簽隻能簽喪偶證明。”

“隨你。”

聽到她不答應,他反而鬆口氣,心中暗暗高興,她不答應離婚說明她真的不喜歡容照了還是說她喜歡我了?

婚姻隻是愛情的墳墓,他從小見多了悲劇,縱使喜歡也不敢提起,唯恐步入他父母的後塵。

輕輕擦去她嘴角的殘餘,手指不經意間摩擦到軟嫩的唇,勾得他一陣酥麻,連眼神中都染上些許**,轉瞬間消散如煙。

她總感覺他看她的眼神不算清白,將劇情翻轉看了幾遍也冇有覺察出他喜歡她的痕跡,可現在他算什麼,算他心腸好?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