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慾瘋批總裁與心機狐狸千金薑明珠周禮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禁慾瘋批總裁與心機狐狸千金薑明珠周禮

禁慾瘋批總裁與心機狐狸千金薑明珠周禮
禁慾瘋批總裁與心機狐狸千金薑明珠周禮

禁慾瘋批總裁與心機狐狸千金薑明珠周禮

薑明珠周禮
2024-07-16 18:11:38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之前徐斯衍並冇有把原野的這句話放在心上,甚至還覺得他是神經病了纔會做出這種推測。

但是結合阮懿現在的做法,他竟然開始動搖了——

徐斯衍很清楚地記得,他問過阮懿,假設當初周禮要她去找的其他人,她會不會也照做。

她當時給的答案是肯定的。

那個時候徐斯衍隻覺得阮懿為了錢和利益什麼都能做,他心中的不屑和不滿大都來自於此。

但如果按照原野此前的說法來倒推的話,阮懿的一切行為都有了另外一層解釋——

假設她真的是從中學時代就開始暗戀周禮,按阮懿的性格大概率是不會去跟周禮當麵說的,畢竟中學時代被周禮拒絕過的人不在少數,並且當時付曉芝跟他們在同一個學校,那時候許多人都知道付家和周家不成文的“約定”。

後來阮懿因為父母離婚的關係轉學了,但心裡一直對周禮念念不忘,多年之後周禮找上她“合作”,她又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接近周禮的機會。

即便是知道周禮心裡有喜歡的人了,她也要不惜一切代價“成全”他,為他掃清路上所有的障礙,直到周禮和薑明珠正式結婚,有了孩子。

這個過程裡,阮懿大概也是漸漸地發覺周禮對薑明珠情堅不移,所以死心了,去找了下一個人——

難怪之前薑明珠和周禮求婚的時候她破天荒地到場了。

還有薑明珠生孩子的時候,她也和付曉芝一起從川南趕回來了。

在徐斯衍的認知範圍內,阮懿並不是喜歡參與這種場合的人,而她和這群人的關係也冇到如此親密的份上。

但現在,一切都有瞭解釋。

徐斯衍思緒回籠,之後發出了一聲無比自嘲的笑。

實在是想不到,他和周禮之間又多了這一層“微妙”的關係。

當初因為他和薑明珠做戲,周禮找來阮懿設計了他,強加給他這段婚姻,他們之間的關係僵了很久,直到薑明珠從柏林回來才稍有好轉。

周禮雖然瘋,可徐斯衍並未想過因此和他斷交,隻因他內心深知一點:薑明珠不可能喜歡他。

可阮懿不一樣。

徐斯衍承認,他身上有男人撇不開的劣根性,阮懿和他結婚之後,即便是冇有感情,他也會天然地將阮懿視作自己的所有物,如今得知她可能一直愛著周禮,他心裡很不舒服。

徐斯衍再一次想到了曾經在阮懿的房間裡看到過的那封情書。

之前他隻看了個開頭就被打斷了,當下並冇有什麼感覺。看書溂

可現在,他想完整地看完。

徐斯衍拿起手機,轉身走出包廂。

——

阮懿搬出清江苑之後,這裡便徹底空出來了。

徐斯衍平時不回這裡,再推開門,撲麵而來的冷清。

客廳的陳列又迴歸到了一開始的模樣,阮懿搬走的時候,把沙發轉回了原位,抱枕規規矩矩地擺著,茶幾上空無一物,對麵電視櫃上也乾乾淨淨。

她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結婚四年多,徐斯衍回清江苑的次數兩隻手都數得過來,雖說是婚房,可他對這裡並不瞭解。

徐斯衍上了樓,來到主臥。

主臥的床單全部換了新的,房間裡的桌麵上也空了,他打開衣櫃去看,裡頭除了他的幾件睡衣之外,再找不到任何衣服。

阮懿走得很乾脆,一丁點痕跡都不曾留下。

徐斯衍下樓之後又去了餐廳,路過冰箱的時候,被上麵一枚蝴蝶標本製作的冰箱貼吸引,定住了目光。

徐斯衍抬起手把冰箱貼摘下來,捏在手裡端詳。

冰箱貼後麵寫著日期,那字跡一看就不是出自阮懿之手。

徐斯衍幾乎是立刻就想到了江妄,還有阮懿車上的那個擺件——

而這冰箱貼上的日期,距離現在已經過去兩年多了。

也就是說,阮懿和江妄起碼在那個時候就認識了,而且已經到了送禮物的地步。

這個認知讓徐斯衍的眉眼又沉下來幾分。

阮懿如此光明正大給他戴綠帽,萬柳和徐莫言竟然還在支援她、維護她。

嗬。

——

如阮懿所言,徐斯衍在幾天之後就收到了法院的起訴通知,傳票寄到了公司。

劉助理把快遞送過來的時候,徐斯衍剛好在和原野談工作。

劉助理小心翼翼地把快遞雙手呈給徐斯衍:“徐總,這個是法院那邊寄來的。”

徐斯衍最近幾天氣壓都很低,作為他的貼身助理,劉助理這幾天日子並不好過。

徐斯衍聽見“法院”兩個字之後,本就冇什麼溫度的臉更冷了,“放那裡,出去吧。”

劉助理趕緊把快遞放在辦公桌上,用最快的速度離開。

原野看著劉助理這個狀態,忍不住揶揄徐斯衍:“瞧你把劉助嚇的,屁顛屁顛就走了。”

徐斯衍不語,視線盯在那封快件上。

原野也不跟徐斯衍客氣,順手拿起來拆開,看到訴訟通知書之後,也不覺得稀罕。

“效率可真高,傳票這就來了。”原野好奇地問徐斯衍,“你那天見律師,律師怎麼說的?”

徐斯衍:“勝算不大。”

原野:“林城都說勝算不大,那是真冇什麼勝算了。”

婚後徐斯衍各種冷暴力,想想也不可能贏下官司,“要不然你就簽個離婚協議吧。”

徐斯衍:“我不會讓她這麼痛快地走。”

原野:“……怎麼了?你倆吵架了?”

徐斯衍:“冇,知道了一些事情。”

原野豎起耳朵,八卦雷達啟動:“什麼事情?”

徐斯衍把昨天晚上在永夜會所和阮懿的部分對話複述給了原野。

原野摸著下巴聽完,眉毛挑起來:“你是覺得她另覓新歡都不喜歡你,心態崩了?”

徐斯衍:“我不需要她的喜歡,但也不接受她把我當成傻子利用。”

原野點點頭表示理解,這種事情確實給誰都不舒服:“她說她之前喜歡的人結婚生子了?”

徐斯衍冇來得及回答這句話,原野突然拍了一下大腿,往徐斯衍那邊靠近了一些:“草,她該不會是真的喜歡四哥吧?”

徐斯衍沉默。

原野從他的表情中讀出了默認:“你也這麼想是吧?”

“你和四哥到底是什麼孽緣,一出接一出,都能去拍個肥皂劇了。”

感慨完之後,原野迴歸正題:“但……阮懿這個事兒,四哥知道麼?”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