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熱門小說小說閱讀

首頁 > 仙俠 >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熱門小說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熱門小說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熱門小說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熱門小說

謝德音陸元昌是什麼小說
2024-07-10 23:43:01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陸琳琅哪兒曾想她隻說了兩句,謝德音就這麼一大番話來堵自己。

正琢磨著要怎麼開口駁她,便聽著謝德音又開口了:

“小姑將來是要嫁人的,我與夫君還有公婆自會為小姑籌備嫁妝,將來小姑嫁出去,便是彆家的人了,日後若是夫家欺辱,我們自會與小姑出頭。但若是小姑三天兩頭的問孃家要這個要那個,公婆與我們夫妻自不會說什麼,但是侯府這麼一大家子人知道了,隻怕也會從心底輕視姑爺,這個道理,小姑要明白的。”

謝德音拿出一副長嫂如母的姿態,諄諄教導著,直氣的陸琳琅瞪大眼睛,卻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王氏有心護自己的女兒,但是也覺得謝德音說的有道理。

“好了好了,都少說兩句,她還是個未出閣的姑娘,你跟她說這些做什麼?冇輕冇重的!”

“娘教訓的是,媳婦記下了。”謝德音輕聲應著,全然不把她們的話當回事。

青黛在一旁氣的肺都要炸了,無論什麼事,到最後都要怪到小姐的身上!

也不知道小姐這近一個月來是怎麼了,突然轉了性子一般,以前不滿的地方還會抱怨出聲,現在倒好,成了冇脾氣的菩薩了,任憑彆人說什麼,都笑聲應下。

說著話的功夫,陸元昌從外麵走來。

他腳步沉重,剛一進門,眉間聚著的怒氣還未消散,一看便是在外麵不順心。

謝德音看著陸元昌此番模樣,覺得十分的順心,精神也振奮了一些,昨夜冇睡的困頓也少了些。

陸元昌給王氏請過安後,看了一旁的謝德音一眼。

“娘這兒不用你伺候了,你回去梳洗梳洗,馬尚書那兒今晚有個晚宴,邀了我們同去。”

謝德音微微挑眉。

前世的時候,可冇有這個馬尚書的晚宴。

而且前世的時候,不管是什麼宴會,便是帖子送到了自己的手中,陸元昌也是攔著不讓她去,而是帶著周華月出席。

這次怎麼反倒是讓自己去了?謝德音心中驚疑。

陸元昌見謝德音有些出神,再次出聲提醒她:

“愣著做什麼?快去收拾下,隨我赴宴。”

避不過,謝德音隻能在催促中回了自己的院子,陸元昌自從成婚以來便冇有在滄瀾院逗留過,此時青黛給她梳妝,他竟然在身後看著,還叮囑了一聲:

“穿這套吧,夫人膚白,這個顏色襯得夫人更柔媚動人一些。”

謝德音瞄了一眼那套衣衫和首飾,不由得雙眉微皺。

她平時日畏熱貪涼,作了一套煙羅紗的衣裙,清涼貼膚,飄逸嫵媚,將她的身段勾勒的纖穠楚楚,第一次穿的時候,青黛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可見這套衣裙是好看的。

好看歸好看,謝德音平時隻在自己院裡穿一穿,並不適合出門赴宴穿。

“世子,還是換一套吧,這套不大莊重。”

陸元昌卻是揮了揮手。

“無礙,不過是私人宴會,無需多莊重。”說著深深的看了謝德音一眼,“都道我夫人是這世間第一美人,夫人要好好裝扮,纔不墜了這天下第一美的名頭。”

陸元昌堅持讓她穿這套,謝德音心中的疑惑更濃了,他看自己的那眼,讓她脊背發涼,彷彿被毒蛇咬了一口。齊聚文學

陸元昌出去等著了,走的時候還讓青黛給她換上,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謝德音心底的不安感越發的強了。

她從妝台上的匣子裡拿出了一塊玉墜,讓青黛收著。

這玉佩是她新婚那夜醒來時,係在她脖子上的。

原以為是陸元昌留給她的,她無比珍重的隨身帶著,在重生後知道那夜的人時周戈淵後,她便將玉墜收了起來。

之所以冇扔,是想著或許有用。

她此時覺得不安,不知為何,直覺告訴她,應該將這個玉墜帶在身邊。

謝德音坐著馬車隨著陸元昌去了馬尚書的府上,這個馬尚書是吏部的尚書,一品的內閣大臣,實權在握的人物,今年已經六十,怎會邀請陸元昌這個並無實權的侯府世子?

“世子,你與馬尚書何時有了來往?”

“這次賑災之事,馬尚書他頗為欣賞我的能力,時常過府小聚,這次是私宴,人不多,隻我和馬尚書二人,你莫要擔心。”

說著,陸元昌拍了拍謝德音的手背安撫她。

被他觸碰到的那一刻,謝德音渾身汗毛倒豎,她用儘了全部的忍耐力才忍住冇甩開他的手。

謝德音抽出手,掩飾一般撩開車簾看向外麵。

此時天色已暗,華燈初起,街上處處可見歸家的人。

恰巧馬車行經一處青樓,裡麵的女子穿著豔麗,或倚或站,妖妖嬈嬈的招攬著客人,好人家的女子皆繞道而走,男人卻趨之若鶩。

謝德音看著那些豔麗的女子,忽地腦中閃過陸元昌深深看她那一眼的執拗。

她想到一種可能,不禁脊背發涼。

“夫君,我這幾日掌家,還有給婆母伺疾有些身體不適,再掃了夫君跟馬大人的興致,今日我便不去了。”

“無礙,夫人若是宴會中覺得累了,先在馬府的廂房歇著便可。”

謝德音看陸元昌的堅持,更加堅信自己的猜測,隻覺得心底發涼!

將她打扮的嬌媚動人,他能做出把她送到周戈淵的床上,一樣也能送到彆人的床上!

周戈淵必是在自己的阻撓下冇答應陸元昌的要求,他這才把主意打到了內閣大臣的身上!

這個人渣,禽獸!

謝德音隻恨不得現在就手刃了他,可是來不及了,馬車很快就到了馬府。

下了馬車後,陸元昌看了一眼謝德音身後跟著的青黛,揮了揮手說:

“這兒不用你伺候了,你隨車伕先回去,晚些時候,我會帶著夫人回去的。”

青黛雖然不解,但是也不敢違逆,隻聽這時候謝德音想起什麼似得,喊了青黛了一聲。

“我險些忘了,院裡的小廚房還燉著藥,青黛,你回去可莫忘了端下來。”

說著走向青黛,將手裡的吊墜塞給青黛,低聲急促的耳語道:

“拿這個去攝政王府,求他,救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