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虐渣文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虐渣文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虐渣文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虐渣文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虐渣文

謝德音陸元昌
2024-07-10 23:43:00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陸元昌也是後悔不已,原想著周華月在太後麵前得臉,好歹也是皇室郡主,怎麼著也能在太後麵前說上話。

可是幾番試探後才知道,太後雖然垂簾聽政,可是能左右的朝中大事極少,朝政都是掌握在周戈淵的手中,便是他想謀個官職,旁敲側擊的跟周華月說了,周華月也無能為力。

陸元昌不敢反駁父親,隻能跪直了身子,聽著訓斥。

這一切不該如此的!

這本來應該更好的!

謝德音在成婚前那般仰慕他,傾心他,為何會突然間冷淡至此?連他的話都不信了?

這一切彷彿有一張網一般,密密麻麻的將他網住,不得動彈。

“都是兒子的錯,做下了糊塗事,以後兒子定會好好反省自己,與謝氏好生過日子,再不惹出事端。”

謝德音頷首垂眸,生怕自己眼中的恨意被人發現。

他想好好過日子便能好好過了?

她要讓他,一步一步的走入絕境,再難翻身!

要讓他嚐盡這世間的苦楚與絕望!

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恨意讓她眼前浮現了煜兒被丟進蛇堆的一幕,她止住了恨得發顫的雙手,卻止不住眼中淚意的湧動,滴落在了身前的衣襟上。.

此時謝德音的眼前出現一個指節分明的大手,他手中拿著帕子,遞了過來。

這是一個男人的手。

謝德音微微詫異的抬頭,冇想到竟然是陸修齊。

隻見他清雋的眉眼間,似有悲憫之色,謝德音微微一愣,陸修齊已經將手裡的帕子塞到了她手裡。

“擦一下吧。”他聲音溫潤,彷彿在安撫孩童一般。

說完,陸修齊抬腳進了正廳,隻留下門外的謝德音怔愣間還未回神。

“父親,祖母醒了。”陸修齊的聲音不大,帶著慣有的清冷,

平陽候一聽陸老夫人醒了,也顧不上訓妻教子了,趕忙站起身來就要過去。

人還冇走出去,管家便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侯爺,大事不好了,京兆府尹差了衙役來,說咱們府上放印子錢,逼死了人,此時苦主們告到了衙門,知府大人差人來傳我們府上的人過去審理此案!”

王氏一聽管家的話,險些昏厥過去,陸元昌及時的扶住了她,纔沒有栽倒過去。

平陽候不敢置信的問著管家:“你說什麼?”

“府尹大人讓我們府上去配合審理放印子錢逼死良民一案......”

平陽候府此時的怒意已經到了極點,一聽又是王氏惹出的禍端,轉身翻身便朝著王氏猛地打了兩個耳光。

“亂家的婦人,我今日非要休了你不可!”

王氏被打的眼冒金星,且是當著二房三房還有滿屋子仆人的麵,王氏哪裡丟過這個臉,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邊哭邊罵道:

“你竟然動手打我!莫不是今天被那小妖精纏軟了腿,想著再來一次停妻再娶?我告訴你陸承福,我可不是李氏那般柔弱可欺,你若是不讓我好過,我便揭了你們侯府這塊遮羞布!”

謝德音此時已回神,聽著王氏的話,不由得納罕,李氏?誰是李氏?

還有,侯府的遮羞布什麼意思?

莫非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事情?

餘光中,謝德音見陸修齊的背影僵直,側臉的下頜線繃緊,額角似有青筋隱隱。

謝德音微怔,莫非王氏口中所說的李氏,與陸修齊有關?

陸承福聽著王氏滿口胡言,揚手又要打,陸元昌在身前攔著,隻苦苦哀求。

“父親息怒,眼下祖母醒了,盼著父親前去,府尹大人那邊又傳話,既是母親惹下的事情,我這個做兒子的便擔著,不過是幾個平頭百姓鬨了出來,總能平息的,日後多多規束母親便是。”

陸承福擔心陸老夫人的情況,看著他們母子,麵色陰沉,甩袖而去。

屋中諸人隨著平陽候去了老夫人的院子,陸元昌也是此時才發現站在門口的謝德音。

隻見謝德音眼中神色清冷,彷彿是局外人一般,看著他們陸家一番亂象。

陸元昌想到自己方纔的狼狽模樣,儘數落在了謝德音的眼中,心中怒意便止不住了。

忘了這些日子對她的討好,想到她如今絲毫不顧夫妻情分和侯府顏麵,陸元昌路過她身邊時,附耳低語道:

“你莫要以為攀上了攝政王便能一步登天了,我不會與你和離,我不信他攝政王不顧天底下悠悠眾口,強行霸占彆人的妻子!

而且,就算和離了,你以為憑藉你一個商賈之女,二嫁之身,能入得了攝政王府?連妾室都不配!他如今稀罕你,不過是因為對太後求而不得的思念,等他真的膩了,他們那種人,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謝德音知道陸元昌說的是實話,可是那又怎樣?

她一直都有自知之明,且還看不上王府妾室的位置。

“世子說的什麼話,我從未想過要與世子和離,我既嫁到了平陽候府,以後自然是要在這裡生活後半生的。”

謝德音淺笑盈盈,涼薄又疏離。

她從未想過和離,她要的是喪偶!

陸元昌隻覺得她那雙如春泉眸子中的盈盈笑意,格外的紮眼,彷彿能倒影出此時的狼狽和心理的陰暗一般。

他冷哼了一聲。

“你能想清楚最好。”

說著,陸元昌甩袖出去了。

謝德音看著王氏哭的昏天黑地的被攙扶進去,眸中冷意森然。

……

陸老夫人的院子裡,平陽候跪在老母親的床前懺悔自責,陸老夫人臉色灰白,顯然精氣神不如上午那會。

她看了一圈,見謝德音被人擠到了後麵,陸老夫人招招手,喊著謝德音上前。

“昌哥兒媳婦,你過來。”

謝德音冇想到陸老夫人誰都冇理,竟然喊自己上前。

謝德音上前,墩身在陸老夫人的床頭。

“祖母,孫媳在。”

陸老夫人拉住了謝德音的手,一雙渾濁的眼睛帶著歉意道:

“是我們陸家對不起你,讓你剛進門三個月,便要忍受欺辱,老婆子年紀大了,看著他們胡鬨,冇能及時製止,是祖母的不對。”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