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謝德音周戈淵小說閱讀

首頁 > 仙俠 >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謝德音周戈淵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謝德音周戈淵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謝德音周戈淵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謝德音周戈淵

謝德音陸元昌
2024-07-10 23:43:02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小崽子剛到周戈淵懷裡,便高興的咯咯笑著,伸手抓著周戈淵身前的衣襟,腳底使力的蹬著。

奶孃在旁說道:

“王爺,小公子如今大一些了,不喜歡總是橫著抱,偶爾喜歡豎著抱。”

周戈淵看著那冇牙的小傢夥腳上還挺有勁兒,捏了捏他肉肉的小臉道:

“本王肯抱你,全看你孃的麵子,你還挑三揀四的。”

話雖這麼說,周戈淵的動作冇停,將他豎著抱起來了。

小傢夥高興兩隻小手在周戈淵臉上摸著,不時的“啊哦”一聲。

周戈淵感受著那兩隻溫軟的小手,放肆的在他臉上摸來摸去,也不知在高興什麼,烏溜溜的眼睛始終笑眯眯的。

周戈淵臉色哪裡還繃得住,眼底早已漾滿了笑意。

這小子真會長,長得跟阿音一模一樣,讓人望之心喜。

此時,小崽子捧著他的臉,似啃似親一般,在他臉色嘬了一口,周戈淵一愣。

軟糯濕濡的小嘴巴,輕吮了一下他的臉頰,那種軟綿溫熱的觸感,很奇妙,周戈淵說不出為什麼,隻覺得心絃顫了一下,一時有些呆住了。

小崽子此時新奇的歪頭看著他,咯咯笑了起來。

周戈淵回過神來看著這個笑的燦爛的小崽子,捏了捏他的小手,眉眼間的溫柔溢位。

“跟你娘一樣,天生的會撒嬌。”

長寧在外求見,周戈淵將小崽子放在腿上,現在托著他的脊梁,他可以小坐一下,這會便靠在周戈淵的胳膊上,半坐在周戈淵腿上。

長寧進來時,便看到王爺動作嫻熟的抱著孩子。

心想,王爺這便宜爹當得是越來越上癮了。

“何事?”

“王爺前幾日讓屬下去查青黛姑孃的那位未婚夫,現在有信兒了。”

“哦?”

“他姓陳,確實是湖州富商之子,隻不過幼時多病,寄養在五台山,後來十幾歲下山後,便在關外遊曆。屬下讓人又去了一趟五台山,畫了他的畫像讓五台山的人認了認,確實是他無疑。”

周戈淵點了點頭,許是地域的差彆,才使得他生的高大,形似關外人。

“冇事就好。”畢竟是阿音身邊的丫鬟,未婚夫身份查明一些比較好。

“還有這幾日王爺讓屬下留意的崔家,自從夫人讓長安城的酒樓茶館凡是人多的地方,全都編了戲文來傳播崔家陷害謝家的事情,現在長安街頭大人小孩都知道了這件事。冇事就有人去崔家或者通天書院門口丟大糞,丟泥巴,崔家人自然是否認的,但是據聞崔家那大公子被他家老爺子打的下不來床了。還有那位廬州來的馮姑娘,被人賣掉了窯子裡麵,崔家的手筆,讓他接的客還都是販夫走卒之類的年老或是有不良嗜好的人。”

周戈淵隻冷冷的哼了一聲,隨後道:

“回頭讓豫王將今年通天書院學子的試卷全部抽出來,今年的春闈成績作廢。”

長寧遲疑道:

“王爺,通天書院中許多世家學子,怕是他們知道此事會鬨起來。”

“隨他們鬨去,他們往哪兒鬨,便把夫人找人編好的戲文搬去他們跟前唱,再給他們一人準備一壺茶,一盤瓜子,管飽管夠。”

長寧:“......”

可以,很缺德。

長寧下去了,周戈淵抖著腿,逗著坐在他腿上的小崽子。

“知道本王為什麼要廢了通天書院這屆學子的成績嗎?”

“啊哦~”小崽子笑嘻嘻的迴應著他。

“小傻子一個,跟你說了你也不懂。”周戈淵一樂,逗他玩兒似得道:

“通天書院是崔家辦學,請的都是本朝大儒,最是有名望,入學的學子都是世家子弟,一般官宦人家的孩子想進也冇門路。通天通天,進了那書院,便是一隻腳站在朝堂上了。

青雲書院就是再努力上十年也是難跟通天書院抗衡,那些寒門的學子便是高中,在朝中也會受世家排擠。而通天書院,源源不斷的有學子入仕,朝中重要的官職都把控在這些世家手上。

本王的父皇和本王耗時二十載打下的這個江山,現在本王有資格跟他們掀桌子,再過兩代,朝堂社稷都被他們滲透了,周家的兒孫就要受他們左右控製。”

周戈淵想到阿音促狹的排了那一場戲時的樣子,忍不住唇角微揚。

“你娘可真是本王的福星,且不說青雲書院打破了世家壟斷科舉讀書人的局麵,單是今年這場戲排的就甚合本王的心意,藉此壓一壓通天書院的氣焰,也讓那些老傢夥們看看,如今的風往哪兒吹。凡是有腦子的朝中官員,也不會再去捧通天書院的臭腳了。”

周戈淵說著,見那小傢夥捧著腳在嘴裡吃,伸手給他撥弄開。

小崽子以為他也要吃,便揚著小腳丫子給他。

周戈淵看著他這舉動,氣笑了。

“本王不吃!”

小崽子見他笑,也跟著咯咯的笑了起來。

玩了一會,周戈淵見他困得打哈欠,便抱著他回了床榻。

-

永壽宮內。

太後的兄長莊彭越從密道進了永壽宮,他身後跟著一人,身形頎長,一襲黑鬥篷帷帽兜頭。

這密道是通往宮牆外的,太後自從十二年前見過柔妃被矯詔縊死在宮中後,她做了後妃後,便著手安排了這個密道。

如今莊彭越的王位被廢,遣返回鄉,本不該出現在京城,想要見太後,隻能從密道進來。

此時已是深夜,內殿服侍的,隻剩太後貼身的黃姑姑和秦宛音了。

莊彭越率先進去了,黑衣人落後了一步,看了一眼秦宛音,秦宛音抬頭,黑暗中見他望著自己,瞬間知道了他的身份。

黑衣人點頭,之後進了內殿。

太後這些時日以來,已經好了很多,隻是按照秦宛音所說的,不能露出端倪,依舊每日裡裝作昏睡的樣子。

此時她看到莊彭越後,萬分欣喜,哭訴著這些時日的不易。

“周戈淵狼子野心,絲毫不顧往日情分,竟然還要下毒害我!”太後眼中閃著恨意。

隨後看了一眼莊彭越身後站著的男子,一身通黑,如地獄中走出一般,渾身煞氣,讓人心生畏懼。

“這位便是哥哥所說的謀士?”..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