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

謝德音周戈淵
2024-07-10 23:43:00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相比起謝德音的順心,太後自從蘇櫻被處死後大病了一場,十幾日才見好。

太後的哥哥定襄王進宮看過她兩次,見她神色懨懨,便讓妻子常來西暖閣陪她。

太後今日好一些了,坐在廊前看著院中兩隻獅子貓追逐著繡球,看到內監從外來,便知有客來訪,眼睛瞬間涼了。

“可是攝政王來了?”

內監的頭壓得低低的,小心道:

“啟稟太後,是定襄王妃來了。”

太後的眼光瞬間暗淡了下來,她差點忘了,他曾說過,若是無朝政大事,是不會來她這裡的。

連她病了這麼久,他都未曾來看一眼。

“去請王妃進來吧。”

太後不死心,問了身邊的女官黃姑姑:

“哀家病的這些時日,攝政王可有遣人來問過?”

黃姑姑雖然冇有蘇櫻在太後身邊的地位,但是也是太後的心腹,知曉太後的心思。

“......並未。”

聞言,太後神色間的落寞難掩。

此時定襄王妃進來了,見太後今日氣色好多了,也安心許多。

天子如今年紀小,莊家是後族,全族的榮耀都繫於太後一人,太後若是有個好歹,是他們莊家最大的損失。

見過禮之後,太後讓定襄王妃坐下了,定襄王妃雖然是二嫁到莊家的,因著崔家是中原大氏族,族中也是人才輩出,莊家雖此時煊赫權貴,但畢竟底蘊淺薄,跟崔氏聯姻並無壞處。

“哀家已經大好了,你不必日日前來。”

“王爺擔心太後,左右臣婦也無事,便來陪著太後說會話。”

太後淺淺笑了一下,神色間的落寞很是明顯。

定襄王妃雖然是後來嫁進莊家的,但是如今也對之前的事情悉知於心。

這個曾是先皇妃嬪的小姑,一直心繫如今的攝政王。

如今明眼人都看得清楚,這攝政王一直在避嫌,皇室傳出什麼齟齬,隻會令皇室威嚴在百姓中跌落神壇。

若太後再頭腦不清楚,莊家隻怕也保不住此時的榮耀。

將來皇帝長大了,直到自己的母後跟攝政王有首尾,且不說容不容得下攝政王,單是莊家在陛下心裡都會大打折扣。

定襄王妃今日來,還有彆的目的,她正想找個藉口提起的時候,太後卻主動問起了。

“哀家讓工部的人推舉你弟弟去治理江淮,如今怎樣了?”

隻聽定襄王妃長歎了一口氣道:

“臣婦今日便想跟太後說這個,原本攝政王已經讓內閣擬了旨,由文華出任河道監察使去江淮,誰知道半路又冒出來一個謝清宴,無官無職,跟文華一道為河道監察使,文華為左,他為右。..

手中被分了權,自然不好施展拳腳。原本戶部撥下來的銀子,按照他們官場的規矩都是戶部留一層,工部留一層,到了地方官再留一層,這事兒文華去的時候,王爺都跟他打過招呼,工部的人也留出來一部分給咱們府上送來了。

可是誰知道那謝清宴到了後,直說賬目不對,說剩下的那點錢不夠治理河道,要寫摺子上奏朝廷讓戶部再撥款。若是這摺子上去了,賬目的事情被攝政王知道,必然會動怒的。

文華寫了信來,說治理河道本就是如此,若是一下便修的固若金湯,地方官和河道那邊還有什麼紅利可圖?曆朝曆代都是如此,年年水患,年年治理,這纔是河道衙門存在的重要性。

地方官和河道也會控製著,不會讓水患大麵積造成澇災,隻會有一小部分百姓受災,影響不到哪裡,偏這個謝清宴要攪局,要一勞永逸,他又是攝政王親自指派過去的,十分的掣肘。”

畢竟莊家拿了大頭,這件事若是處理不好,便會惹火燒身。

太後聽了定襄王妃的話,思慮良久。

怪不得哥哥說中原幾大氏族底蘊悠久,幾次改朝換代,都無法對他們傷筋動骨,朝中資源和高官也都是出自幾大世家。

連崔文華這樣初入官場和崔氏這樣的內宅婦人都深諳為官之道,可見哥哥娶這個二嫁婦著實是走對了。

“謝清宴?是何人?”太後並不記得朝中有這樣一個官員。

定襄王妃見太後不知,隻道:

“杭州人士,那位杭州首富謝庭柄的第三子。”

太後聽聞首富之子時,微怔了一下,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這個謝清宴是謝氏的三哥!

旁人不知道謝氏跟周戈淵的姦情,她可是一清二楚!

她自認瞭解周戈淵,他便是再喜歡那些女人,也斷斷不會由著那些女人左右他做事。

冇想到這個謝氏竟然這般厲害,讓一個白身且是商戶出身的謝清宴,一躍成為河道監察使!

定襄王妃不知道謝氏跟周戈淵的事情,還在說著不解攝政王為何會用這樣一個人。

太後不想彆人知道謝氏跟周戈淵的關係,隻神色沉沉道:

“謝家曾助攝政王在那邊平亂,給他一個河道的職位,也不奇怪。”

“是,隻不過這個謝清宴有些耿直過頭了,若是照著他這樣,我們拿到手裡的銀子都得吐出來。太後想必也知道王爺私下練兵的事情,練兵這種事情便是燒銀子的事情,如今天下的軍權大多在旁人手中,雖然攝政王擁護陛下和太後,但是若是有朝一日,攝政王有了異心......”

定襄王妃說著看了抬頭一眼,見她神色一如剛纔,便繼續說道:“終歸是手中有兵權,太後和陛下的皇位才能更穩固一些。練兵需要糧草器械,這些都是要許多的錢,若是被謝清宴壞了計劃,對太後和陛下也不利。”

崔氏說的,太後深以為然。

從周戈淵那日拿垂簾聽政來威脅她的時候,她便知道,她的榮辱都係在他的身上。

若是將來他不顧念舊情,她這個太後的位置便坐到頭了。

太後隨後冷笑了一聲。

“不過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子,那些老油條們,還能被他難住不成?”

“大家倒不是怕他,隻是他是攝政王欽點的,誰也不敢對他動手腳,生怕惹怒了攝政王。”

誰不知道攝政王的手段,若不是忌憚他,那個謝清宴在江淮早就被丟進河裡餵魚去了。

太後輕嗤一聲,十分的不以為然。

“讓你弟弟不用跟他為難,他想怎麼修便怎麼修,想用多少銀子便用多少銀子,隻管在賬目上動手腳便好,那些虧空的錢不是不知道怎麼交代嗎?直接推到他身上,哀家倒要看看,一個貪墨河道銀子的罪名壓下來,謝家有幾個腦袋夠砍,看周戈淵能不能保住謝家!”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