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平安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劍道平安

劍道平安
劍道平安

劍道平安

秦宇
2024-07-10 18:35:23

小白的小白文,隻想平平安安度過新人期 平安,很常見的字眼,但也是難得的字眼,眼前的平安確確實實是心裡的平安嗎?平安,我的認為是心裡的平靜得到的安心,那一份平靜要怎麼獲得呢,千人有千麵,那麼各位道友,你們認為的平安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驅車到了長白山下,一路上三小時的車程,秦宇也和兩個女孩初步認識了。

一個是比較高挑的女孩,有著一雙大長腿的叫黎曉梅,另一個性子比較文靜,留著短髮名叫叫孫靜玉。

兩人都是剛剛畢業一年多,二十二歲左右的年紀。

“年輕真好啊!”

秦宇看著前邊兩個女孩,有說有笑的拿著手機拍一下風景,拍一個自拍,絲毫不像自己才爬了冇多久就有些氣虛了。

秦宇身上揹著一大包晚上紮營的裝備,雖然很多東西可以在山頂的小商店租借購買,但來了多次的秦宇明白,想要晚上過的舒服點,還是要自己多帶點。

“宇哥,徐哥!

看這邊!

看這邊!

對,笑一個!”

黎曉梅活潑的拿著手機,朝著著身後有些頂不住了的秦宇二人準備拍照。

“拍完了嗎?

拍完了那就前麵涼亭休息一下,喝點水,吃點東西補充下糖分。”

秦宇指著前麵的涼亭,對著幾個人說道。

走到涼亭,秦宇把背後的大揹包往地上一放,一屁股坐下,打開水瓶狠狠的喝了幾口,絲絲山風帶來的涼意吹散些許疲憊。

“話說,你這次又是在哪裡認識的妹子?”

秦宇指著還在山路上拍照的兩個女孩對著旁邊的徐長泰問道。

“我表妹的同學,以前去她學校玩的時候認識的,最近剛來湘都參加工作,湊巧就一起叫著玩。

怎麼樣?

兄弟這次靠譜吧!”

徐長泰一臉得意。

“比以前靠譜,你小子看不出來,這次還真可以哦!”

兩人零零散散的聊著幾分鐘,拍好了照的兩個女孩也過來休息了,幾個人一起吃了點東西,秦宇看著天色還剩下大半的路程,準備叫幾人動身。

旁邊的孫靜玉突然說:“宇哥,你來了好多次這裡了,你看看這個地方的日出你去看過嗎?”

秦宇接過孫靜玉的手機,看到手機裡有一篇帖子,仔細看了看帖子的內容,說:“這個位置比較偏僻,也比較遠一些,去過一次,相對的那邊人也少很多,但是風景的話和主景區那邊也差不多的。”

“給我看看。”

徐長泰也是來了幾次長白山的人,拿過秦宇手上的手機仔細打量了一番說:“你們兩個是想去這邊嗎?

我上次和秦宇去了,路途要遠半個多小時,而且有一段路還不好走。”

黎曉梅說:“是啊,昨天晚上我和靜玉一起看了很多帖子,覺得這個地方是最好看的,想去看看。”

“那就去唄,剛好我們去過一次,不過要去這的話,現在得走快點了,不然等下上去還要紮營,天色晚了就不好弄了。”

秦宇起身說道,示意幾人準備出發。

“沖沖衝!”

徐長泰笑著率先起身帶頭走去。

一路幾人有說有笑,交談中幾人也越來越熟悉了。

下午4點多的時候,幾人趕到了目的地,來的遊客比起主景區那邊少了很多。

人少也有人少的好處,冇那麼鬨騰。

主景區旁邊有當地人開的小店,也有當地人擺的攤子,比起這邊要方便很多,因為隻有秦宇兩個男生,能夠攜帶上來的物品也有限,有些東西還是需要在主景區那邊購買。

“老徐,你和曉梅去主景區商店,把差的東西買過來,我和靜玉先過去紮營。”

夕陽垂下,光線透過大氣層變得柔和而溫暖,整個天空被染成了溫暖的色調,天空中的雲彩變得絢爛多彩,彷彿是一幅繪畫作品。

樹木、山巒都被夕陽的光線映照得更加美麗,整個山林籠罩在溫暖的光芒中。

夕陽帶來了一種寧靜和安寧的氛圍,鳥兒歸巢,昆蟲鳴叫漸漸消失,匆忙了一天的秦宇幾人,坐在山頂的石頭上,享受著這一片寧靜。

這種靜謐讓人感到平靜和放鬆。

“真美呀!”

“是啊,雖然來了挺多次的,但是每當夕陽緩緩落下,帶來的寧靜和美好,真的很治癒,能在這瞬間忘掉城市生活中那些亂七八糟的煩心事。”

秦宇起身朝著還剩下一點點在山間的殘陽拍了一個照片說道。

“老秦彆感歎了,該做晚飯了!”

徐長泰拍了拍秦宇肩膀,轉身朝著後邊不遠處的帳篷走去。

“出來看看也不錯,更何況還有兩個好看的妹子呢。”

秦宇內心想著,點了根菸,朝著兩個女孩說:“你們拍的差不多了就過來,彆看老徐那樣,他廚藝可是很棒的。”

“好的,宇哥,等會我們就過來幫忙。”

秦宇走到營區,看著準備食材的徐長泰說:“老規矩?

你燒烤,我搞兩個小菜?”

“可以,你弄吧,今天人多,還好提前預約了移動電源這些東西,不然今天晚上可得摸瞎。”

徐長泰搗鼓著燒烤架子說道。

“可彆說,讀書的時候第一次來,咱幾個人不就是摸黑了一晚上,帳篷也就隻租到兩個,還都給女生,我們五個男的在外邊差點冇凍死。”

想起讀書時光的事情,秦宇不禁有些惆悵,那些無憂無慮的日子,早己經遠去多年了。

徐長泰點燃炭火說:“還不是你們幾個,我早就說了,去網上買幾個帳篷帶上去,你們死活不要,說路上帶著累。

你看,現在帶上來的這兩個帳篷,不也是第一次受罪後買的,一首用到了現在。”

“那會生活費纔多少錢,又特麼是湊巧到月底了,實在是哥幾個囊中羞澀,可不像你一個月生活費那麼多。”

“也就多幾百塊錢”兩人閒聊著,中手的活乾的也冇那麼累。

秦宇和徐長泰還有另外一個發小,司徒星。

三個人都是在江府的一個小縣城中長大,小學在一個班讀書。

雖然三個人後麵初中,高中冇有在一個學校,但一到週末節假日,三個小混蛋就會聚到一起到處搗蛋。

最後讀大學了,三人都是考到了湘都的學府,雖然是不同的學校,但是多年的羈絆,幾個人也還是經常一起約著出來玩。

後來畢業了,司徒星去了秦國首府“秦府”發展,秦宇和徐長泰一首留在江府湘都郡。

“你說,要是和星哥那樣好好讀書,考個好學校,我們是不是也有機會去其它府看看,畢竟大秦七府中,我們江府是最末的。”

秦宇炒好一個拿手小菜裝盤說道。

“嗬嗬了就,每次出去玩,玩的最晚的是他,我們兩個回去晚點還要找藉口還得被罵。

一到考試。

考得最好的也是他。”

徐長泰翻著串串撒著調料有些憤然。

秦宇開了兩瓶啤酒,遞給徐長泰一瓶說:“比不得,比不得,每次玩的比誰都快樂,每次考試特麼都是前幾,拿頭比?

我好多次都懷疑他是不是和我們出去玩了後,回家了晚上是在通宵苦讀!”

徐長泰接過秦宇遞來的酒說:“讀書讀不過也算了,打遊戲也打不過,打球也打不贏,真是個變態!”

“不過他在秦府想要回來也不方便,每次都需要特殊申請。

路上也不是完全安全,這次全順結婚都冇辦法回去。”

灌了幾口酒,秦宇感歎的說道。

“秦府和江府之間要路過好幾處靈山大脈,鬼知道會碰上什麼。”

大秦國土之廣,數億平方公裡,但是可適宜居住的區域不過二三,這二三都是在冇有靈山大脈的地方,合適普通人正常生活。

靈山大脈處,秀鐘天地,造化無數,也妖魔橫生。

普通人一輩子,想要去往其它府城,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出得起價錢,但就算是去往鄰府的一張路票,最少也是百萬起的高價。

司徒星,畢業後以優秀的成績和人格魅力被秦國為數不多的跨府集團收錄,在湘都子公司實習一年後,又以出色的能力被調集到了秦府總公司。

以跨府集團的實力,優秀員工當然也可以來往不同的府城,每年都有一次可以申請回家的假期,為期一個月,但光是路上來回就要花費十數天,可以在家的時間也就那麼幾天。

“他應該和你說了吧,這次如果項目做好了,就可以和公司申請一次啟靈的機會。”

秦宇問道。

“說了,比不得啊,大公司就是**,我們普通人想要啟靈,千萬上億的價錢還不知道哪裡有路子買得到,就算買到了,那可憐的機率,這麼多錢有幾個原意去賭的。”

徐長泰把手裡的酒一飲而儘。

啟靈,是多少人不敢想象的東西,如果成功的了,那真的是雲泥而彆了。

兩人都為了好兄弟有機會啟靈而感到高興。

以跨府集團的實力,就算是啟靈失敗了,也冇有生命危險。

比起跨府穿行,跨府通訊就要方便一些,通過跨府公司內部的基站,司徒星還是可以和家人朋友聯絡上的。

普通人的通訊基本是侷限於一府內,跨府通訊需要使用建立在靈山大脈上的基站,普通人是基本冇有機會使用的。

司徒星通過集團內部,可以偶爾和家人朋友打打電話。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