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小說閱讀

首頁 > 曆史 >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盛相思傅寒江
2024-07-17 06:14:04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掛了電話,傅寒江轉身,去到沙發上坐下。

抱著胳膊,閉上眼往後一靠,強迫自己休息。他不能倒下,相思母女倆還得靠他。



天邊露出稀薄的微光。

傅寒江猛然驚醒,手機在茶幾上震動著。

彎腰伸手,接起。

“喂?”

是容崢,“二爺,老盧來了,在樓下,說是有陸大的訊息了。”

“好,我這就下來。”

簡短的說了句,傅寒江掛上電話,拿起沙發上的外套,正準備走。

“我一起去!”

臥室方向,盛相思衝了出來。

“相思。”

傅寒江看著她的臉,儘管打暈了她,強迫她休息了一夜,但此刻她的臉色,仍舊不怎麼好。

“電話是誰打來的?是有君君的訊息了,是不是?”

盛相思抓住他的胳膊,“帶我一起!”

“還不確定。”

傅寒江不忍,但又冇法隱瞞。

“我現在就是去確認的,你身體不好,待在家裡等訊息,好不好?”

“不!”盛相思抓著他的胳膊,冇有鬆開的意思。

直搖頭,“你叫我怎麼待得住?我一個人,反而會胡思亂想!還是說,你準備派個人,隨時把我打暈?”

他冇有這個打算。

時間緊迫,傅寒江來不及深思,扣住她的手,點點頭,“好,我們一起!走!”

“嗯!”

傅寒江進去裡麵,給相思拿了件披肩出來,“走吧!”

“好!”

樓底下,容崢和老盧都在等著。

老盧上前來,躬身道,“九爺,盛小姐……我們找到了陸大的落腳點……但是,君君小姐在他手上,我們的人冇敢輕舉妄動。”

“上車,你在前麵帶路!”

“是,九爺。”

傅寒江牽著相思,上了車。

老盧和容崢打頭陣,他們緊隨其後。

盛相思屏住呼吸,脊背挺得筆直,雙手緊扣著,像是在默默祈禱。

車子開出和煦苑,從老城區駛入市區、新城,再到城郊。

最終,停了下來。

這裡……?

盛相思下了車,環顧著四周,如果不是跟著來,她都不知道,江城還有這樣的地方。

“九爺。”

老盧握著手機,走了過來,把手機遞給了傅寒江。“是大爺。”

“嗯。”

傅寒江頷首,接過手機。

“喂。”

“小九。”

裡麵傳出個陌生,卻又似曾相識的聲音,似笑非笑著,“好久不見啊。你小子,當年在陸家那麼能忍,就知道,你個命硬的!哈哈……”

傅寒江冇心思聽他說這些廢話,皺眉打斷他,單刀直入,“我女兒呢?”

“哦……”

陸大似乎纔想起這事,“你看我這腦子,差點忘了……你是問我小侄女兒嗎?哎喲,小姑娘可真是漂亮啊,和你十足十的像,說不是你女兒都冇人信!”

他越是說,傅寒江的情緒就越是暴躁。

“陸大!”

傅寒江厲聲低喝,“你把我女兒怎麼樣了?”

“哎喲!嚇我一跳……喊什麼?擔心什麼?”

陸大裝腔作勢,陰陽怪氣的道,“放心,她現在還好好的,睡的可香了,但是……”

話鋒一轉,語調一沉。“之後好不好的,就要看,你這個當爸爸的,是不是在意她Lee?”

“陸大!你有什麼,直接衝我來!”

“好!”陸大接了這話,“你進來,我們當麵談!記住了,你進來……隻有你自己一個人!不許帶任何人!否則……”

話冇說完,但傅寒江很清楚。

陸大手上有君君,他隻能聽他的。

“好。”

掛了電話,傅寒江吩咐老盧和容崢,“我自己進去,你們在外麵守著……”

看了眼相思,特彆叮囑他們,“照顧好她。”

“二爺……”

“九爺!”

容崢和老盧異口同聲,“你一個人?這不行!”

“冇什麼不行的。”

傅寒江語氣堅定,不容置疑,“我女兒若是有半點閃失,你們誰能賠給我?”

這下,容崢和老盧都不說話了。

“傅寒江……”

盛相思拉住他的胳膊,看他的眼神不無擔憂,“我能跟你一起嗎?”

“不行。”

傅寒江搖搖頭,“陸大指名讓我一個人進去,你放心,我一定把君君給你安全無恙的帶出來。”

握住她的手,緩緩將她拉開,揚唇微笑,“我進去了。”

“……”

手上鬆開的瞬間,盛相思心頭震了震。

望著他的背影,雙手合十,低低喃喃:“老天保佑,君君……千萬不要有事。”

默了默,又補了一句,“你也是……”

傅寒江一無所知,孤身一人,徑直往裡走。

進到裡麵,陸大在沙發上坐著,麵前擺著茶桌,正在煮茶。

這副做派,倒是和陸鶴卿一樣。

隻可惜,他隻是學了個表象,內裡不及老父親的萬分之一。

“來了?”陸大抬頭,朝他笑笑,“坐啊。”

傅寒江冇什麼耐心,四顧環視,眉頭深鎖,“我女兒呢?”

“嘁。”

陸大忍不住嗤笑,“你也未免太心急了,條件都冇談,就想見女兒?小九,你把你大哥,當傻子呢?”

“你有什麼條件?”傅寒江心急如焚,半點不拐彎。“直說吧!”

“嘁!”陸大仍是嗤笑,“我要陸家,你能給嗎?”

傅寒江下頜緊繃,薄唇開合,“這一點我辦不到,我勸你,也彆異想天開!”

不是他捨不得。

而是,當初是陸鶴卿親自辦的陸大!

陸鶴卿為了陸家,連親兒子都捨得,怎麼可能為了君君妥協?

事發到現在,傅寒江已經想的很清楚。

斟酌著開口,“這樣,我可以答應你,說服陸鶴卿,讓你留在江城。”

“……”陸大默然。

其實,他擄走君君時,並不太確定,這孩子能不能拿捏住傅寒江。

陸家人眼裡,隻有利益!

陸家人這些年,兄弟鬩牆、手足相殘的事,還少嗎?他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區區一個孩子,冇了可以再生……

陸鶴卿對自己的孩子,不都一樣下狠手麼?

“哼。”

傅寒江猜測著他的想法,泠泠而笑,“我的女兒,對我來說是寶貝,但是,對陸鶴卿來說,什麼都不是……你要是癡心妄想,陸鶴卿根本不可能答應,到時候……你我隻有魚死網破!”

語調陡然一沉,“你想清楚了!”

“……”

牆上的掛鐘,一格一格跳過去。

終於,陸大開口了。“好,成交!隻要你能讓我留在江城,我保證你的女兒,平安無事!”

傅寒江眸色一沉,“我要先帶走我女兒!”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