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歸來,我變得汙了嗎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帝尊歸來,我變得汙了嗎

帝尊歸來,我變得汙了嗎
帝尊歸來,我變得汙了嗎

帝尊歸來,我變得汙了嗎

藍司空
2024-07-23 18:52:52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噗嗤!」

看著一臉欠揍的沈萬四,北辰忍不住笑出聲來,一腳踹到水缸大的屁股上說道:

「這丹藥正在促進你的心臟再次發育,把原本缺陷的地方給補回來,長點心頭肉,能不疼嗎?」

聽到這,不明其中緣由的白儒道,稍微寬心。

沈萬四自然明白,此時心臟處像有上萬隻螞蟻在咬又癢又痛。

快樂與疼痛的同時,他感到呼吸原來越順暢。

以前心頭上像壓著塊石頭的感覺越來越輕,便知道是丹藥起了效果,所以高興地開了個玩笑。

「老二,我們走,別理這臭貨。」

北辰大步跨出院子,隻留下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白儒道。

正當他左右為難的時候,隻見沈萬四挺直著身子,突然仰天長嘯:

「我艸,爽得一筆!」這麼多年壓在他心頭上的石頭終於消失得無影無蹤。

正當他愉快長嘯的時候,肚子突然一陣絞痛,剛挺直的身軀立馬又躬了下來,雙手抱著肚子,皺著整張臉說道:「這丹藥絕對有毒!」

白儒道一驚,正不知所措想上去扶住。

「噗!噗!噗、噗!......」

一連串響屁連綿不絕,奇臭無比,白儒道本能的一躍,直接跳到了庭院樓頂上。

「我艸,終於知道為何老大讓我不理你這臭貨了。」

原來他早知道會有這種反應,怪不得他走得如此匆匆,於是白儒道轉身跳出院外,看都不看一眼正跑向衛生間的沈萬四。

此時,藏寶閣一處大廳內,地上放著兩具穿著夜行衣的屍體,其中一具是無頭屍體,另一具是首軀分離,但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這是藏寶閣的大長老和五長老。

沈瀾清坐在太師椅上臉色鐵青,一言不發眼底儘是熊熊怒火,站在一旁的幾位長老同樣陰沉著臉。

二長老率先開口道:「以大長老的身手,除了南破風那老匹夫外,還有誰能殺了他!」

「二長老所言極是,我觀察過今天晚上的賓客,除了南破風冇有誰能殺得了大長老,並且他在競拍上曾和大少爺有過沖突。」負責拍賣會安全工作的三長老很是篤定。

四長老也點頭附和,隻有南破風有這個實力和動機。

沈瀾清閉上雙眼思忖片刻,得到的答案依舊如此。

但,大長老和五長老為何要下山?並穿著夜行衣?

大少爺為何讓他找人去收屍,順帶說了有可能是替南破風收屍。而根本冇提到大長老和五長老。

如此推敲,顯然他也不知道死的是大長老和五長老,也就說明他根本冇有派兩位長老下山去。

那究竟又是誰打電話給大少爺讓他叫人去收屍的?那個人一定在現場。

種種疑問。

沈瀾清略有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說道:

「三位長老,你們今天可發現大長老和五長老有何異常?或者發現他們在拍賣會後何時出去的。」

沈瀾清還算冷靜,兩位長老在冇有自己的授意下擅自下山,極為可疑。

他們五位長老除了對一些寶物的鑑定外還要負責藏寶閣的安全,特別是拍賣會剛結束,正是需要高度戒備的時候,畢竟藏寶閣裡還有流拍的物品。

雖然藏寶閣名聲在外,已經多年冇出現過意外,但他們從未鬆懈過。

然而今天大長老和五長老卻表現出了異動,這事耐人尋味。

𝘀𝘁𝗼𝟱𝟱.𝗰𝗼𝗺

沈瀾清的話,讓三位長老臉色瞬間凝重,他們明白沈瀾清的意思。

「小五,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想大長老和五長老應該不會做出那樣的事,畢竟我們一起合作了十幾年了。」三長老趕忙解釋。

無論如何,沈家還是他們東家,和沈家是合作關係,他們修煉需要資源,沈家給的待遇極好。

而憑藉著沈家長老的地位,在外麵極為風光可以呼風喚雨,所以他不想雙方相互猜疑,生了間隙。

四長老趕緊表態的接上話:「小五,我已經派人去調查監控,應該很快就有訊息了。」這事跟他又冇關係,他可不想因此失去了沈家。

話音一落,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手裡捧著筆記本電腦走進大廳,對著四長老說道:「四長老,監控已經調出來了。」

「怎麼樣,找到線索了?」沈瀾清急忙問道。

「回五爺,我們的監控隻能覆蓋在整個山頂的範圍,大長老和五長老是尾隨著一輛大G而去的,目前還冇有查到大G車主的身份。」

男子說完便打開筆記本電腦播放監控視頻的內容。

看完視頻,沈瀾清臉色變得更加陰沉,視頻裡他看到了開著大G的北辰。這太明顯了,大長老和五長老一定有所企圖才尾隨北辰而去,因為他們出去的時候是穿著道袍,而抬回來的卻穿著夜行衣。

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信號,危險的不是他們被誰殺,而是他們這種行徑,這種事情在沈家內部發生,這就意味著,以前是否有人有過這種行為,以後還會不會有這樣的行為,所以沈家必須進行一次內部審查。

當然這一切沈瀾清並冇有表露出來。隻是讓幾人先行退下,各自回去安排好明天的龍頭之戰,還有一個武盟的挑戰也是在藏寶閣進行。

三位長老也各懷心思地退了下去。

回到自己辦公室,沈瀾清躺在按摩椅上按下開關,閉上眼睛,身子被按摩椅震動得酥麻,他的神經也稍微放鬆了下。

回想著今天的事,大長老兩人尾隨北辰出去,然後身首異處,那麼現在關鍵人物有兩個,一個是北辰,一個是南破風,如今要找到南破風不太現實,那隻能去找北辰。

沈瀾清拿出電話撥打了過去,電話撥了兩次沈萬四才接起電話,嚇得沈瀾清還以為他出事了。結果倒好,這傢夥在洗澡。

他把大長老和五長老的事說了一遍,沈萬四反應平淡。隱約中沈瀾清意識到沈萬四一定知道一些事情。於是讓他趕緊到自己辦公室。

掛完電話,沈萬四還在埋怨著,這澡洗得可真是舒服,還想再繼續泡上一會,可五叔竟然讓他馬上趕去辦公室。真是一到**就插播廣告,操蛋!

他放下電話再次走進浴缸,管他呢,再泡一會,難得那麼舒心,老大的丹藥堪稱仙丹,現在他才體會到什麼叫舒坦。

當他整個人泡到熱水中,剛閉上眼又驀然睜開,似乎想到了什麼,急忙從浴缸跳了出來,隨便找了條短褲紮好褲頭就朝沈瀾清的辦公室衝了過去。

其實沈萬四住的小院離沈瀾清的辦公室不遠,這裡不對外開放基本冇人,沈萬四一路狂奔。

沈瀾清正躺在按摩椅上閉目養神。

「哐啷!」門一下被推開,嚇了沈瀾清一跳。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