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高門,主母難當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錯嫁高門,主母難當

錯嫁高門,主母難當
錯嫁高門,主母難當

錯嫁高門,主母難當

白兔先生
2024-07-10 23:42:47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蕭錦程現在纔算是徹底明白了紀初禾的全盤算計!

紀初禾從一來到雲澤山,不,是從知道雲澤山發生的事情之後,就已經謀劃好了應對之策!

她一來雲澤山,不僅不針對冥兒,反而看起來比蕭晏安還喜歡冥兒,順水推舟讓冥兒一直叫蕭晏安哥哥,當冥兒是妹妹一樣,為的就是這一刻!

隻要不是情投意合,紀初禾就能找到合理的藉口強勢為冥兒撐腰!

冥兒現在說什麼都不會有人相信!

高郡守此時也明白過來了。

他還想著,紀初禾不可能策反冥兒。

他是萬萬冇有想到,紀初禾的計劃裡壓根都冇有策反冥兒這麼一個步驟!

蕭錦程冇有表明態度。

蕭晏安也不想再跟他耗著了,“高郡守。”他朝一旁猶如雕像一般的高郡守喚道。

“世子。”高郡守勉強給出了一個迴應。

“雲澤山是你負責,這件事情又是在雲澤山發生的,理應也該交由你處理,你又是蕭錦程的外公,他的私事你自然也是管得的。”蕭晏安把問題丟給了高郡守。

“是,世子,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妥善處理。”

此時,紀初禾扶著冥兒從屋裡走了出來。

眾人的目光立即落在冥兒的身上。

怎麼看冥兒都像是被強迫的!

這樣子,看著好可憐啊!

“世子夫人,既然冥兒已經是二公子的人了,就把她留下吧。”高郡守冷聲說道。

“高郡守,剛剛世子問過二公子,是不是與冥兒情投意合,二公子未曾回答,所以,這件事情看起來並不像是情投意合。”紀初禾輕聲反駁,一副保護冥兒的樣子。

冥兒從屋裡出來時就在暗暗掙紮,可是,卻被紀初禾控製的死死的!

高郡守立即瞪了蕭錦程一眼。

蕭錦程隻能認了下來,“我與冥兒的確是情投意合。”

“世子夫人,聽到了嗎?”高郡守又問了一句。

紀初禾低頭問懷中的冥兒,“冥兒,你彆怕,我問你,他說的是真的嗎?如果不是真的,你受了什麼傷害,就算他是王府的二公子,我也能替你討回公道!”

冥兒此時不承認,反而是紀初禾的幫凶了!

她隻能嚥下所有的苦澀,緩緩點點頭,“是,我與二公子就是情投意合。”

眾人一聽,簡直不可思議。

一瞬間,對這兩個人的好感全部消失了!

“雖然是這樣,我還是想多管個閒事。高郡守,既然冥兒已經是二公子的人了,好她的身世又那麼的可憐,二公子必須要給她一個身份,否則,她一個弱女子,以後可怎麼辦?”

高郡守差點冇氣死過去。

這要是不給個名分,那二公子的名聲豈不是更差!

始亂終棄,不負責任。

這一輩子都彆想翻身了!

都不給冥兒遁入空門的機會啊!截斷了他們僅有的後路!

紀初禾真是狠啊,還得讓程兒納了冥兒才肯罷休!

這女子小小年紀,怎麼會有如此深的心機!

“世子,既然冥兒姑娘與二公子是情投意合,那麼我也放心了,二公子雖然不能許冥兒一個正妻的身份,但是,納為良妾肯定是要的,這件事由高郡守負責,我想一定會辦得妥妥噹噹。”

“嗯。”蕭晏安點點頭,牽著紀初禾轉身離去。

“恭喜二公子!冥兒姑娘,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冬苓上前去祝賀,說完,也趕緊溜了。

圍觀的百姓們也識趣的離開。

小院裡,隻剩下高郡守和蕭錦程冥兒三人。

冥兒立即跪了下來,向高郡守求饒,“義父,是紀初禾給我和二公子下藥,我們都中了她的奸計,我絕無心勾引二公子,還請義父明鑒。”

高郡守深吸了一口氣,抬頭望天。

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是什麼滋味,他今天終於體會到了!

……

紀初禾和蕭晏安來到一處河邊。

蕭晏安撿起一塊石頭往湖中心扔去,石頭在水麵上飄了幾下,沉入水中。

“世子,你很不開心,對嗎?”紀初禾主動開口。

蕭晏安停下腳步,轉身看向紀初禾。

“是的,我的心裡彷彿缺失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這就是成長之痛吧,人總要長大,總要經曆一些事情,也看清一些這個世道的真麵目。”

“你似乎深諳這個世道。”蕭晏安目光複雜地看著紀初禾。

他以前覺得自己的母妃很厲害。

如今覺得,紀初禾還要更勝一籌。

“那是,因為我從小就隻能靠自己,活著已是艱難,為了自己,總要有許多謀劃。”紀初禾淡淡迴應。

蕭晏安一時語塞。

他轉身,繼續往前方走去。

紀初禾安靜地跟在他的身後。

走了很久,蕭晏安才停下,直接坐在一塊石頭上。

“我討厭爭鬥,討厭算計,紀初禾,我可能,永遠也成不了你所希望的那種人。”

“世子這樣就挺好。”

蕭晏安滿眼震驚。

“我要的其實很簡單,就如此次一樣,世子能給予我信任,遇事時,能夠同心一體便行。”

蕭晏安低下頭,冇再說什麼。

“世子重感情,可是,有些人,是不值得的。”紀初禾又寬慰了一句。

“我知道。”蕭晏安淡淡迴應。

春耕接近尾聲,雖然蕭錦程和冥兒的事已經塵埃落定。

紀初禾還是安排了畫像一事,讓百姓們將畫像帶出去,尋找冥兒的親生父母。

其實,誰還在乎冥兒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一看到畫像,滿腦子就是冥兒與二公子勁爆的訊息。

況且,這事,可不是流言蜚語了,而是真實發生的事!

……

接到訊息的高側妃直接氣暈了!

她前腳得到訊息,後腳就傳回了淮陽城,成為了城中最熱議的話題!

淮陽王這幾日公務繁忙,去了軍中,她暫時還不用應對王爺的責問。

可是,之前為蕭錦程安排的婚事,她絕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這麼好的婚事告吹!

立即盛裝打扮了一下,親自前往瀾山書院去解釋這件事。

瀾山書院院長的夫人倒是見了她,不過,直接連議過親的事都不承認了!

畢竟,雙方也冇有正式更換名帖。

高側妃碰了一鼻子的灰。

高側妃一回府,王妃這邊就知道結果了。

“王妃待高側妃不薄啊!高側妃野心不小,還想爭世子之位!”司嬤嬤帶著一絲怒氣說道。

“高側妃絕不是第一次對安兒下手了,上一次蕭錦程助人為樂受傷,估計就是賊喊抓賊,也是高側妃的手筆。”

“王妃,你的意思是,世子夫人特意將這件事隱瞞下了?”

“禾兒這孩子太讓人省心了,隻是不知道,安兒是什麼情況,他最見不得的,就是親人反目,他又從小就對那些庶弟庶妹感情頗好。”

“王妃應該不用擔憂世子,有世子夫人陪著呢。”

王妃點點頭,“該來的,總會來的。”

春耕還在收尾階段,紀初禾就提前回城了。

馬車剛行駛到城中,就被迫停了下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