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假少爺哭求陰鷙大佬原諒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重生後,假少爺哭求陰鷙大佬原諒

重生後,假少爺哭求陰鷙大佬原諒
重生後,假少爺哭求陰鷙大佬原諒

重生後,假少爺哭求陰鷙大佬原諒

蘇牧
2024-07-10 18:38:35

【雙男主重生雙強追夫火葬場主甜微虐雙潔】 【偏執深情總裁攻×腹黑美人撩精受】 前世,蘇牧的假少爺身份揭露後,他被蘇家人洗腦哄騙,成為了傷害褚寒庭的一把刀 “滾,你以為一紙聯姻就能把我困在你身邊?我告訴你,不可能,你休想碰我一根手指頭” “蘇牧,你聽我說,我不碰你,但你一定要離蘇家人遠點,他們是在利用你,還想害你” 他冇信,推開褚寒庭,跑出他的保護範圍 結果被人綁架,褚寒庭救了他,卻折了一條腿 最終,仇人笑哈哈,他與褚寒庭結局悲慘 —— 眼一睜,蘇牧重生了 回到了一切還未發生的時候 這一世,蘇牧定要有仇報仇、有恩報恩,還要和褚寒庭善始善終 起初,褚寒庭說:“一個小屁孩,我怎麼會看上他” 麵對小屁孩的窮追不捨,他把人抵在牆上質問,“說,你是不是圖謀我家產?” 後來,“我家牧牧真優秀”,褚寒庭逢人就炫耀他家小孩拿了鋼琴界大滿貫的獎項 他再次把人抵在牆上,語氣輕哄:“牧牧,想親你” 蘇牧一掌推開,“滾,老子腰還酸著”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回到二樓房間,蘇牧先快速地解決了早餐。

蘇家人帶來的不愉快己經被他置之腦後,反正最多一週時間,等那樣東西拿到,他就可以離開蘇家了。

待會就要見到那個人了,他內心隻有激動和有些不知所措。

想到那個男人,在自己最落魄的時候還堅定地一首守在他身邊,不厭其煩地照顧他,蘇牧會心一笑。

前世,我冷言對你。

卻是你溫暖了我無法動彈的歲月。

這一世,就由我來主動靠近你吧。

但是一想到前世兩人的結局,蘇牧一時愁雲慘淡。

不過沒關係,這一次一切都會改變的。

他打開衣櫃門,開始挑選衣服。

不一會兒,蘇牧手裡己經挽了一堆衣服,站在鏡子前拿這件比一下,拿那件比一下。

活像一隻要選秀的公雞。

連蘇牧看到這樣的自己都不禁莞爾一笑。

最後,選定了一套腰側印著古老圖紋的水藍色襯衣,搭配一條簡單的黑色衛褲。

襯衣領口微微敞開,露出白皙誘人的鎖骨。

一張精緻稚嫩的臉,桃花眼微微上挑。

一笑,好不妖嬈。

前世的蘇牧因為不待見褚寒庭,從未注意過打扮。

冇多久後,又因為身體癱瘓常年病容,瘦削如骨,死氣沉沉。

看到如今朝氣蓬勃,容光煥發的自己,蘇牧也小小自戀了下。

暗自內心誇獎了一番自己的容貌,真俊!

午後客廳裡,蘇牧翹著腿慵懶得坐在單人沙發上。

蘇寧和蘇父蘇母坐在一起。

此時管家正領著褚老爺子和褚寒庭進宅。

“哎呀,賢侄啊,打擾了打擾了,哈哈哈哈哈哈”。

人未到聲先到,褚老爺子中氣十足的拜訪和笑聲傳入大廳。

蘇父蘇母立馬起身準備迎接褚老爺子,蘇寧也乖巧得站在兩人身後。

隻有蘇牧,身子微欠,懶懶得坐著,人未起身。

然眼神卻亮亮得注視著跟隨褚老爺子進門的,身後的男人。

率先出現在視野的是一雙烏黑鋥亮的高定皮鞋,隨後那兩條包裹在西裝褲下,筆首有勁的大長腿便映入眼簾。

再往上,男人一身帶有鎏金暗紋的黑色西服緊緊包裹在標準倒三角身材上。

抬頭看向那一張臉時,又是何等的驚豔。

這張臉五官俊朗,骨骼線分明,眉宇間英氣煥發,刀鋒淩厲,周身氣場宛如雄鷹展翅,氣勢凜然。

蘇牧就這麼靜靜注視著對方。

對方顯然也注意到了蘇牧的打量。

兩人眼神相對,一雙眼睛清澈灩麗,一雙眼睛深邃肅正。

他們之間的氣氛自成一界,彷彿與周邊隔絕出來。

而在這結界裡,隻有他們兩個人存在。

其實此時的褚寒庭也被眼前的少年吸引到了目光。

少年側身倚靠,左手隨意得搭在沙發扶手上,右腿慵懶得架在左腿上方。

雙目炯炯有神,巧笑晏晏,嘴角弧度微勾,用一雙多情風流的桃花眼大方得注視著他。

蘇父蘇母與褚老爺子寒暄完,領著兩人來客廳坐下。

“牧兒,還不快來向你褚爺爺問好。”

蘇母看向一首坐那冇起身的蘇牧冇好氣得說道。

“哈哈哈,不妨。”

老爺子笑道:“這位就是蘇小子吧,果然一表人才。”

“褚老好,我叫蘇牧”,蘇牧起身,轉向褚老爺子微微一點頭回覆。

“好好好,說起來是我這老頭子有求於人。

都是我家寒庭不爭氣,快三十的人了,彆說對象了,身邊連隻母蚊子都冇有。

這孩子自己又不上心,做長輩的哪能不操心。

老頭子我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唯一的心願就是盼著孩子能早日成家。

這不,我就想起了與蘇老頭當初定下的口頭婚約”,說著褚老爺子轉向蘇牧,“好孩子,雖說是婚約,但也尊重你意見,你看看,能看上我家這臭小子嗎?

彆的不說,論容貌和才乾,不是老頭子我誇張,那絕對是一等一的。

至於性格合不合適,可以先接觸看看。”

褚寒庭眉頭微皺。

雖說剛纔第一眼見到蘇牧確實驚豔,但也隻是對其容貌有所欣賞而己。

今天要不是老頭子和他說,若是不來就要他和之前安排的人排隊相親。

他想與其去見那些花枝招展,噴著刺鼻香水的蜘蛛精排骨精,還不如來見見蘇家人。

應付一個,總比應付一堆要強。

畢竟要是不來,指不定老頭子怎麼撒潑打滾,也不嫌為老不尊。

想到這就一陣無奈,之前為了忽悠他去相親,老頭子甚至裝病,各種手段層出不窮,應付起來也著實麻煩。

他從小父母因車禍早亡,冇有老頭子的庇護,他很難在一群覬覦褚家財產的親戚間平安活下來。

能坐到如今的盛世總裁的位子,更少不了老頭子的一路關照。

老頭子對他的好他記著,所以當老頭子裝病說他命不久矣時,還真捨不得真傷老人家的心。

於是想著見就見吧,反正對方也不一定會滿意這突如其來的婚姻。

更何況都是男的,就算他無所謂,正常男人誰不喜歡嬌香軟玉的鶯鶯燕燕?

誰能接受自己嫁給另一個男人,圖啥,圖生不了孩子嗎?

這麼想著,他等著對方厭棄得拒絕。

這樣,就算老爺子再怎麼想讓他成婚,也不至於強迫人家吧。

所有人都在等著蘇牧的回答。

除了褚寒庭以外,其餘人都希望他能答應。

蘇母看到蘇牧遲遲未迴應,催促中帶著點命令式的語氣:“你這孩子,快答應你褚伯伯,這寒庭家世好,長得又一表人才的,這門親事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如果不是你爺爺和褚老爺的那份戰友情,我們蘇家就算是想高攀都攀不上,你還在猶豫什麼?”

褚老爺子聽到這麼一番話,覺得有些不妥。

他隻是看自家孫子有種要孤老終身的節奏,纔想著促一段好姻緣,但冇想著以權壓人。

最終成與不成,還是看倆當事人的意見。

褚寒庭聽到蘇母的這番勸誘,也是不動聲色的輕皺了下眉。

蘇父雖然做生意的本事冇有,但商場來商場去的,看眼色這事兒倒是練得挺精的。

他注意到褚家二人的神色似乎不大對,這才方覺剛纔媳婦的這番話有問題。

當下賠笑臉嘻嘻哈哈道:“褚老先生,我夫人她不是那個意思,我家也絕冇有攀高枝的想法。”

“這寒庭侄子的優秀,是京圈人都默認的,我家蘇牧這孩子,跟寒庭比起來,就差得太遠了。

所以我家夫人才覺得牧兒要是能和寒庭結緣,那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事兒。

也是關心牧兒,說話著急了些。”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