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九五,從種田養魚開始致富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重回九五,從種田養魚開始致富

重回九五,從種田養魚開始致富
重回九五,從種田養魚開始致富

重回九五,從種田養魚開始致富

皓月A
2024-07-11 11:45:31

【年代種田文】林逸意外穿越回九十年代的貧瘠山村。上一世雖活在城市,卻作為極有“代表意義”的八零後,從讀書、就業、結婚、買房、生娃,教育,養老等等,全趕上了“好時候”,辛辛苦苦一輩子,人到中年一人獨養四個老人兩個小孩,捲了一輩子,最後把自己卷冇了。重活一世,林逸索性躺平擺爛,不捲了,就種種田養養魚,逍遙快活就好。人健康活著纔是擁有一切,人冇了一切也都冇了!……xsw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斑駁的土牆,昏暗的油燈。微弱燈光映在貼滿發黃的舊報紙的牆麵,影影綽綽。三張板凳鋪上幾塊木板搭成簡陋的小床,鋪著印了牡丹花的老式床單。空氣中散發著稻草焚燒和潮濕腐朽混雜的酸味。林逸呆坐在床沿邊上,目光呆滯地盯著手的日曆愣神。大紅封麵畫著一個穿著肚兜的胖娃,雙手抱著玉如意,笑嘻嘻地看著身前的大魚。日曆正下麵,顯眼的幾個數字印著“1995”。林逸幾次嚐試伸縮五指,結實有勁,細看皮膚,光滑而富有血色。震驚,迷茫,錯愕等種種情愫在他腦海久久迴盪,最終匯成一個令人驚異的現實。穿越了。他從2024年,作為時代悲催人兒的八零後,穿越回到1995年。從病房病怏怏渾身插管瀕臨等死狀態,變成了一個唇紅齒白的普通九十年代二十歲小夥。在這,他除了變了個人,多了不屬於自己的二十年記憶外,時代發展卻與原世界幾乎一模一樣。林逸一直呆坐,神情恍惚。雖然前世他經曆不少,為了生活為了家庭,他和人卷,和現實卷,把一生獻給了房子車子老婆孩子,最後把自己給卷冇了……即便如此,在麵對這樣詭異的事情時,他依舊不知所措。“哎,我該何去何從?”一聲歎息,林逸忍不住扶額,心再次亂了。坦白說,他真厭倦了上一世那種生活。沉默許久,他強忍著內心躁動,走下床,細細打量起這簡陋小屋。望著老舊的青磚瓦房,他視線緩緩從房頂的緣木、大梁、還有梁上吊著的竹筐、鬥笠、簸箕、籮筐等物掠過。目光往下移,石頭砌成的地板,坑坑窪窪,高低不平。地板上,一張四方桌上擺著大紅色的熱水壺,方桌背靠的牆麵還有父母的黑白遺照。桌子的另一側,一個笨重的老舊組合櫃,掉漆的櫃麵貼著周慧敏的海報。憑記憶,林逸知道這是“他”最喜歡的女星之一。曾幾何時,他每天做夢都想著哪一天飛黃騰達,然後娶一個像她一樣的老婆。目光往組合櫃隔壁鏡子看去,鏡中自己留著“富城頭”髮型,套著黑色皮衣,搭配著牛仔褲,在這土到掉渣的山村,算是前衛。樣貌清秀,不笑時目光犀利,微笑時臉上掛著渾不羈的笑容,有點痞帥。但林逸知道,原主就是個眼高手低的貨色。家中原有幾十畝良田不種,成天就想著外麵花花世界,做生意賺大錢。結果認識一幫豬朋狗友,錢冇賺到,把祖上的宅基地和農田都敗光了。數日前,又為了他的發財夢,把“妹妹”存了數年準備將來上大學的學費給糟蹋光了。因為林逸二嬸在懷孕時曾難產,此後一直無法生育。故他二叔在偶然機會從臨近山村要了個女娃養著。這年代農村重男輕女,彷彿家中有百億家產繼承似的,非得生個男娃。可一旦生下女娃,要當牲畜養著,要就隨意送人。林曉芸就是這個時代背景下的可憐人,她甚至連自己親生父母在哪都不知道。然而,她又是幸運的,在被送至林家後,林逸二叔二嬸視如己出。若不是街坊鄰居都知道她是抱養的,說出去都冇人信。可惜,兩年前,林家四個大人遭遇意外,一同離世。自此,林逸與林曉芸相依為命。小丫頭誌存高遠,為報養育之恩,她從小發奮圖強,努力讀書,誓要帶著養父母走出大山,過上好日子。如今大人們離世,她又小小年紀扛起照顧哥哥的責任。除了每天走幾地上學外,還要承擔家中一切家務和農活,再一毛兩毛地積攢學費……眼見著今年高三,再過半年就能夠實現夢想,一飛沖天,哪知道讓林逸一糟蹋,夢碎了!為此,林曉芸足足哭了三天,終日以淚洗麵。林逸懊悔,奈何他除了胸懷大“痣”,腦瓜全是草,最終更是把自己給整冇了。“哎!”對視鏡中的自己,林逸深深歎了口氣。心情難以言喻。“噠噠噠!”恰時,門外傳來輕輕的腳步聲。林逸循聲望去,就見一個紮著雙馬尾,身著大紅花棉衣的土妞,怯生生地站在門口。小丫頭十七八歲的樣子,個子很高,五官精緻,卻因營養不良導致皮膚微黃。她額頭覆著細汗,幾縷髮絲粘著,臉頰鼻梁還殘留著炭黑,手中捧著藥碗,濃鬱的藥汁散發著苦澀的味道。或許是害怕,又或許是詫異,在見到林逸一刻,林曉芸明顯愣了一下。四目相對,她急忙抿嘴低頭,弱弱喊了聲:“哥,喝…喝藥了”。然後,放下碗,她又快步跑了出去,獨自躲進了廚房。憑著原主記憶,林逸知道林曉芸天生自卑,怕生,十分乖巧,卻是逆來順受的性子,心中有苦隻會自己獨自承受。哪怕此刻,她傷心哥哥斷了她未來的路,可見到林逸病倒,又焦急到處借錢給他買藥治病,還請假照顧他。隻是當林逸醒來時,小姑娘心怪他,又裝不出親密無間的樣子,故隻能自己躲進來,避而不見。或許,這就是她最狠的“反擊”了。“哎!”看著還冒著熱氣的藥碗,林逸忍不住又歎了口氣。醒來後,他除了餓,有些虛,身體已無恙,自然也不會喝藥。不過原主有錯在先,生生糟蹋丫頭的心意,他又有些過意不去。思考再三,他撩開簾子走出了屋,環顧四周,尋找可以“毀滅證據”的地方。他家是坐落在南方一處邊緣的小山村,三麵環山,一麵環水,地理位置相當不錯。南方氣候宜人,彼時開春不久,天氣漸漸回暖,但日頭不長。眼下正值黃昏日落時分,一輪慵懶的紅日高掛牆頭,餘暉灑落,將整座山村映得一片緋紅。遠遠望去,村中各家各戶已升起了幾縷嫋嫋炊煙,飄飄灑灑,直上九天。他家的院子不大,除了三間屋子外,靠南側還有廚房和柴房,雞舍,外邊隔牆相挨的還有一個豬圈……隻是當下雞舍隻有一隻老母雞,豬圈卻是空的。小院一角有水井,另一頭架著葡萄架子,旁邊一棵高高的龍眼樹。葡萄架下一張石桌,四張石墩矮椅。曾幾何時,這是一家四口日常吃飯、夏夜閒話家常的地方,回憶滿滿。林逸走馬觀花地將小院掃了一遍,就急匆匆走到龍眼樹下,挖了個小坑把藥倒了,填上土,又快步回了廚房。廚房土灶柴火燒得咯脆響,一口大鍋外表烏黑,鍋中煮著清粥,為數不多的米粒正隨著滾水不斷翻滾。林曉芸正貓在廚房角落,坐在小板凳上借著柴火光亮看書,突然眼前一黑,她怯生生抬起了眼眸。對視林逸拚命擠出的笑臉,小姑娘有些不知所措。糾結片刻,她又一聲不響地把書挪開,再次低頭看書。林逸無奈,又往身旁挪了挪身位,把光線擋住,然後林曉芸也跟著挪開書。如此往來兩三次,林逸實在冇辦法,隻能強硬地搶過丫頭手中的書,在她旁邊坐下,並且強硬摁住了想跑的林曉芸,誠摯道。“丫頭,哥對不住你,但你放心,哥一定會讓你如願去上學,好嗎?”或許是冇想到林逸居然會主動道歉認錯,林曉芸一時間有些錯愕,大眼睛撲閃,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林逸知道,憑自己的秉性,一時半會很難讓人相信自己會改過自新,但他仍儘量嚐試讓自己去代入新的身份。他嚐試學著兄妹倆小時候交流的方式,伸出手勾起小拇指,笑道:“給哥一次機會,哥以後不犯混了,一定好好種田過日子,不再好高騖遠,相信我好嗎?咱們拉鉤!”看著林逸誠摯的表情,林曉芸心軟了。她抿著嘴糾結一下,弱弱地問道:“真…真的嗎?”“真的,比珍珠還真。”“好…好吧!”林曉芸伸出了手。其實,她根本冇辦法怪責林逸,她隻會怪自己命不好。兩手相接之時,林逸心中卻不由有些心疼。對比前世城女孩白皙細膩的手,林曉芸的手因為長期乾農活,乾裂粗糙,甚至皮裂縫隙間還殘留著煤渣炭灰,難以洗淨。他是個感性的人,看著倔強如小草般拚命活著的小姑娘,林逸第一次浮現了想要好好保護她的想法。“咚咚咚!”恰在這時,小院外門響起了敲門聲。兄妹倆詫異,然後就聽見了外頭渾厚有力的吼聲:“林逸,在家不?天哥在縣有個局,說有門不錯的生意介紹給你,趕緊出來。”聽見這話,林逸微微皺起眉頭,林曉芸剛剛亮起的眼睛,又暗了!她咬著嘴唇直勾勾看著林逸,幾次張嘴,卻又說不出話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