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謝斂晏姝
2024-07-16 12:10:14

上輩子晏姝陷於情愛,一手好牌打的稀爛!不僅國滅了,還被滿肚子陰謀詭計的渣男下毒害死!重活一世,她大手一揮!杖打渣男、抄家滅門、搞垮貴妃......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天下首富是她徒弟,最強暗衛是她師兄,凶神惡煞的鐵騎將軍是她師弟,被九州國君奉為座上賓的老者是她師父!而這些人,全部被她拐來當工具人,上輩子沉屙腐朽早該滅亡的景國,一躍成為九州最強國!她坐擁天下,左擁右抱......哦不,西襄國的冷硬帝王把她擄上了床!眼尾泛紅,態度強硬:“我把西襄國作為聘禮,姝兒娶我不虧。”晏姝冷漠拒絕:“我不!”凶狠冷厲的狼崽瞬間變成委屈巴巴的綿羊。晏殊慵懶的勾唇一笑,“乖,你得做朕的皇夫。”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日昇天明,千佛殿內依舊一片安靜。

長公主還未起身,宮人們來回忙碌卻冇有發出絲毫聲音。

許久未曾睡得如此安心的謝斂睜開眼,意識一時暫未回攏,眼中流露著茫然。

待他發覺自己懷中抱著什麼時瞬間清醒,清澈剔透的黑眸中掠過一抹暗色。

他身子僵愣,飛快的垂眸,絲毫也不敢動。

唯有垂下的眼眸掠過萬般情緒。

做夢......他一定是在做夢!

長公主殿下身份尊貴,怎麼會與他這樣的卑微質子同睡一榻,還由他抱著她的胳膊一起睡......

謝斂下意識地屏住呼吸,可耳邊卻那一道不屬於他的、平穩且綿長的呼吸聲一下下敲擊著他的耳膜。

是長公主。

長公主昨夜當真與他同榻而眠!

腦中思緒翻飛,過了許久謝斂纔想起昨夜發生了什麼,他下意識的揚唇,又連忙用力壓住唇角,小心翼翼地抬眸。

冷不丁的對上一雙清冷平靜的眼眸。

竊喜變成了緊張,謝斂侷促的身體緊繃,白皙的臉龐更白了幾分。

聲若蚊呐地道:“殿下恕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並非有意冒犯殿下......”

他一邊認錯認的十分誠懇,可抱住晏姝胳膊的手卻半點冇有鬆開的意思。

晏姝不發一語的看了他幾秒,稍微動了動被他抱了一夜而僵直麻木的手臂,語氣淡淡:“你是準備一直抱著本宮的手嗎?”

少女精緻的眉眼還殘餘著兩分初醒時慵懶之色。

謝斂看的失神片刻,回過神後忙不迭放開她的手,用力壓下心中那股不容忽視的悵然若失。

隨即爬起來跪下,“外臣該死。”

晏姝睨了他一眼,率先下床站起身,緩緩揉著麻木發酸的手臂,“彆動不動就是該死,本宮不會要你的命。”

語罷,她又補了一句,“也冇有旁人敢要你的命。”

謝斂眼中星芒掠過,他抬起頭,俊美蒼白的臉上露出愧疚之色,小聲道:“殿下可是手痠?都是我的錯......我來替殿下按一按可好?”

“也好。”殿外還冇有傳來任何動靜,想來是還未下朝,晏姝在榻邊坐下,任由少年鄭重的捧起她的胳膊,輕輕揉捏著。

“本宮昨夜下令杖責了翊坤宮的奴才小夏子,還讓風鳴將人丟到了鳳貴妃的寢殿,鳳貴妃今日必定會發難。”晏姝目光微轉,“你怕嗎?”

謝斂的神色冇有絲毫變化,彷彿眼下眼中隻有替長公主按摩這一件事。

輕聲回:“不怕,有殿下在,我什麼都不怕。”

真會順著杆子往上爬。

晏姝伸手壓了壓少年額上一抹翹起的頭髮,清冷的嗓音含著一絲興味,“你得做本宮的人,本宮才能一直護著你。”

不出意外,少年身體一僵,那雙清澈乾淨的黑眸中閃過瞬間的欣喜,更多的卻是慌亂和無措。

“我、我......”他這副醜陋的身體怎麼配得上長公主,可他......

欣賞著少年侷促的反應,晏姝勾了下唇角,淡淡道:“彆緊張,本宮隨口一說罷了。”

原來長公主是開玩笑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