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

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
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

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

長蘇紅柚
2024-07-10 23:42:56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率先登台便是王家三房王歡,實力靈心四層,武器是一把九環連刀,可隨意拆解變換成其他武器。

「誰來?」

「我來!」

傅念手持長棍跳上擂台,台下陣陣叫好聲。

「誰能贏?」

傅衛望向傅征詢問道,上一次被傅征夢中仙震出煉武堂的事他還歷歷在目,一直想找機會把場子拿回來。

「傅念贏,但會贏的十分慘烈,後麵守擂一場都打不了。」

如傅征所說,雙方一度戰到靈力枯竭,靠**作戰。

最後傅念以**強度獲勝,艱難將王歡推下擂台。

「好,這一場真是勢均力敵。」

「王歡這小子不錯,敢戰不怯戰,麵對靈魂攻擊能第一時間甦醒。」

「這些冇啥意思,要不換個人上去?」

陸家家主陸天生提議道,眾人看向他詢問道:「換誰上去?」

「見紅人,反正你們祖訓也冇說見紅人在大喜之日不能打鬥,剛好他是夢中仙傳人,不如讓我們見識一下夢中仙。」

在一旁昏昏欲睡的傅征被人提及,立刻精神抖擻,數十道大人物的目光望向他。

「陸家主提議讓你上去打一場,挑一下對手。」

「不是哦,陸家主提議是讓傅征上去守擂。」

王幽璃在一旁捂嘴笑道,傅衛寵溺摸摸她的頭。

「太噁心了,不如去守擂。」

傅征感覺自己真是造孽,師兄讓他回宗的信件為何還冇發來,是不是把他這個師弟忘記。

遠在萬裡開外的李少峰正在開開心心燒烤,完全忘記自己還有一個師弟在外麵。

傅征跳上擂台,一隻蝴蝶緩緩出現在手中。

「夢蝶!」

傅墨吃驚看向傅天運,傅天運也是一臉震驚但隨即陰沉下臉,陰惻惻看向傅英。

「諸位,請。」

傅征站上擂台,他一個靈化境修士在一群靈心境麵前宛如孩童,可冇人敢小看他。

「夢中仙,我來了。」

一刻鐘後,試圖挑戰傅征的人全部昏迷,被傅征一個個丟下擂台,從始至終都無一人觸碰到傅征,全靠夢蝶將他們帶入夢中。

擂台下長輩們不知如何評價,隻能將傅征重新叫下來,重新開始比武。

「你故意的。」

傅征冇有理會傅衛,將頭埋在腿上呼呼大睡過去。

傅家長輩看到後並未指責,相反欣慰看著傅征誇獎道:「勤奮苦學,好苗子啊。」

最終這才比武在傅家長輩乾預下,王家小輩贏走彩頭,博得眾人喝彩。

......

婚房中,傅征看著婚房中一名麵若寒霜的女子陷入沉默。

「還知道回來,一走三年毫無音訊。」

「王家喜事為何是你來當紅娘,你不是江家人嗎?」

男方派出的見紅人和女方的紅娘要先替新人夫妻睡一遍婚床,名曰洗走汙穢帶來好運。

傅征想到要和江心嶼睡一起,身體不免打個寒戰。

「這麼怕我,連房間都不敢進。」

「跟你睡一起,不如直接殺我。」

江心嶼的古寒聖體,跟她睡一起,輕則落下殘疾,重則變為冰雕。

「慫蛋,老孃我早就能控製聖體,誰跟你一樣三年毫無長進。」

江心嶼收起靈力,房間內溫度漸漸恢復正常,牆上的白霜開始化解。

.

「趕緊,滾完一圈就去吃飯,晚上我們兩個還要站崗。」

江心嶼一把拉住傅征,用力將他甩到床上。

「臥槽,這小妮子力氣夠大的。」

夢主感受江心嶼剛纔的發力,不靠靈力全憑力氣,能將傅征甩飛幾米。

「靠,還是這樣暴力。」

隨即一床被子撲麵而來。

「你睡那邊,我睡這邊,別想越界。」

傅征現在躺在腦中的睏意不斷積累,儘管他十分不想睡,可夢中仙的反噬不是他能抗衡。

「小子別睡。」

傅征在夢主呼喊下纔沒入睡,急忙起身離床。

「現在不休息等會冇得休息。」

一刻鐘後。

一群侍女手挎食盒進入婚房,擺上寓意著美好的水果。

傅征和江心嶼才能離開,回到宴會中開吃。

「江家的小姑娘,是誰請來的?」

江家位於南海西側,往常與東側不來往。

「是我們王家請來的紅娘,聽說跟傅家一位晚輩很熟,同時又是小女至交好友,所以請來做這個紅娘。」

傅墨看到傅征的臉色便知,她認識大概率就是傅征。

「傅征這小子艷福匪淺,江家各個都是大美人,他還能找到江家媳婦。」

......

夜深,傅征和江心嶼一人一邊守在門外,聽著裡屋陣陣叫喚,心中萬匹草泥馬狂奔而過。

「這第幾次?」

「第七次,真是受罪,這個見紅人下次再也不當。」

「不要想了,按照東側習慣,當過見紅人基本都要乾到下一代結婚,因為當過一次有經驗,能避免不少麻煩。」

「也就你們傅家和王家兩家關係結親冇意外,要是換到其他幾家,今天你這個見紅人就真的要見紅。」

說話之際,傅征靠著牆呼呼大睡,冇有一絲征兆,瞬間入眠睡得安心。

「媽的,老孃這個大美人在跟前,不主動一些就算了,還能睡著的。」

趁傅征睡著,江心嶼掏出畫筆就在傅征臉上繪畫起來,以此來報復傅征。

「該走了,你的見識已經被夢境消化,該去一些冇去過的地方開拓見識。」

「行。」

次日清晨,傅征頂著花臉會見家主與自己父親,向他們傳達夢主的話語。

「又要走了,這次準備多久再回家族?」

「晚輩不知,按照夢主的意思,晚輩要見識的東西很多,要涉足大陸每一處角落。」

「好。」

傅墨拿出儲物袋遞給傅征,並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語重心長道:「放心大膽去,家族作為你堅固的後盾,是永遠不會放棄你的。」

「多謝家主。」

傅墨離開,將空間留給傅征父子。

「這次走後最好就不要回來。」

「你是擔心我走母親的老路?」

「對,家族視野太小,不足以讓蝴蝶張開翅膀破繭而出,無法破繭的蝴蝶迎接它的隻有死亡。」

「你母親被名為母愛的繭所困,為了你和三個哥哥,被夢中仙反噬而死。」

「父親希望你這一生都無伴侶和牽掛,瀟灑生活在天空下,不要被繭所困。」

傅征看著父親,第一次主動上前擁抱他。

「我走了,您安心。」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