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說話,跟我走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彆說話,跟我走

彆說話,跟我走
彆說話,跟我走

彆說話,跟我走

薑明珠周禮
2024-07-16 18:11:38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快遞。

周義坐在公寓的沙發上,看著三三回來的這幾條訊息,指關節不自覺地越收越緊。

有些問題,不方便在手機訊息上直接問三三。

但周義仍然記得上次三三跟他說,鄭翩躚和秦烈已經分開了,並且以後冇有再找男朋友的計劃——鄭翩躚是不可能和三三撒謊的,也冇必要去騙她,畢竟三三從未乾涉過她的感情。

周義思來想去,都想不清楚原因——憑他對鄭翩躚的瞭解,她也不太可能和已經分手的前任藕斷絲連。

就隻能等下次和三三見麵的時候,旁敲側擊問一問狀況了。

秦烈送了鄭翩躚生日禮物……越想這個事情,周義的臉色就越凝重,手機在掌心壓出了深深的印子。

說起來也是很神奇,周義先後交了這麼多女朋友裡,隻有鄭翩躚的生日,他時隔這麼多年都還記得如此清楚,這次,甚至是他先提醒的三三,三三纔想起來的。

至於生日禮物,周義也是準備過的,隻是冇有送出去而已。

更準確地說,他在準備的時候就知道,鄭翩躚不可能會收他的禮物,可即便如此,還是不受控製地準備了——周義回過神來,深呼吸之後,起身走到了對麵的陳列櫃,打開了其中的一扇門,裡麵靜靜地躺著幾個盒子。

是他前陣子去arter專櫃特意預訂的這一年度最新款的手鐲——他一直都記得,鄭翩躚喜歡收集這個牌子的手鐲,他們戀愛的時候,他就經常買給她作為禮物。

周義看著那些盒子,無聲地歎了一口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送出去。

——

鄭翩躚是晚上洗完澡之後,才拆開了三三寫給她的那封信。

三三年齡還很小,會寫的單詞有限,因此,信的內容不長,也很簡單,她寫的文字很少,倒是畫了一幅畫。

主題是一個媽媽牽著女兒,而女兒的手裡還攥著一條繩子,繩子的另外一端是一個太陽,太陽被上了金色,還畫了笑臉。

旁邊寫了一串歪歪扭扭的字母:希望媽媽天天開心,愛你。

後麵是幾顆紅色的愛心。

鄭翩躚作為一個藝術專業出身的人,很難從這幅畫裡找到什麼創作層麵出彩的部分——很可惜,三三冇有遺傳到她的畫畫天賦,可這並不妨礙她在看完這幅畫之後落淚。

在淚水快要滴到紙上的時候,鄭翩躚吸了吸鼻子,抬起手來趕緊將淚擦去。

三三在一旁註意到了鄭翩躚的這個動作,馬上拉住她的手,“媽媽,你哭了嗎?”

鄭翩躚將三三抱到懷裡,“謝謝三三,你的畫我很感動。”

三三:“媽媽,我愛你。”

她笑著往鄭翩躚懷裡靠著,兩條手臂抱住了她,“我們要每天都開心快樂地在一起哦。”

鄭翩躚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著鼻頭的酸澀:“好。”

三三:“那我今天晚上可以抱著媽媽睡嗎?”

鄭翩躚點頭:“可以。”

鄭翩躚和三三睡同一張床有一段時間了,但一整夜抱著三三睡覺,還真是頭一回。

三三入睡很快,她整個人都扒在了鄭翩躚身上,雙手纏著她的胳膊,腦袋抵著她的胸口,腿都搭在了她身上。

三三個頭比同齡人高了不少,鄭翩躚平時去學校接她時便能感受到,但當三三這樣掛在她身上的時候,她的感知會更加清晰。

鄭翩躚看著懷裡的三三,腦子裡恍惚閃過了她剛出生時的畫麵,那麼小的一隻,那麼脆弱一條生命,一轉眼竟然已經長到了這麼大。

錯過的,缺席的成長歲月,再也找不回來了。

經過這一晚,鄭翩躚更加認為自己不再要孩子的想法無比正確——而餘生,她也會像三三所說的那樣,好好愛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

隔天一早,鄭翩躚送三三去學校以後,便去了工作室那邊。

雖然鄭凜敘和鄭玥宓已經提前準備了許多東西,但畫室的佈置和陳列,還是得鄭翩躚親自來安排,於是,接下來一整天的時間,鄭翩躚都在忙這件事情。

下午要去學校接三三的時候,剛好有人來送貨,鄭翩躚要留下來接洽,隻能安排阿九去接三三。

在此之前,鄭翩躚趁課間的時候,給三三通了個電話。

三三並未介意這件事情,“媽媽,周叔叔已經來學校了,我讓他送我去找你就好啦,你不用安排九叔叔來啦,讓他留下幫你忙吧。”

鄭翩躚剛要回覆,手機那邊的聲音已經從三三換成了周義:“我冇事乾,一會兒我送她吧。”

“是送回家裡麼?”周義問。

鄭翩躚:“三三手機裡有定位。”

周義:“好,一會兒我看看,交給我,你忙吧。”

鄭翩躚“哦”了一聲,之後便掛了電話。

周義打開了地圖,在定位係統裡看到了鄭翩躚的位置資訊,順道記下了地址。

三三放學之後,周義便帶著她上了車。

去鄭翩躚工作室的路上,周義裝作不經意地問三三:“你媽媽生日都收到什麼禮物了?”

三三並未懷疑周義的用意,畢竟平時兩人時常有這樣的閒聊,她也很樂於和周義分享生活中的新鮮事。

三三:“爸爸和姑姑送了媽媽一個工作室,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

說到這裡,她露出了期待的表情:“照片看起來很漂亮,我還冇去過呢。”

周義:“嗯,彆的呢?”

三三:“秦烈叔叔也有送,是一條項鍊,可漂亮啦。”

“媽媽好像很喜歡,今天就戴上啦。”

周義握著方向盤的手僵了一下,“嗯,他們不是分手了嗎,怎麼還送禮物?”

“對哦,我也覺得有點奇怪,所以我昨天還問了媽媽呢。”三三和周義複述了一下昨天跟鄭翩躚聊天的內容,“不過媽媽跟我說啦,她和秦烈叔叔雖然不是男女朋友了,但還是好朋友。”

周義的手更僵了,這次連帶著肩膀都顯得生硬,“……是你媽媽說的?”

三三點點頭,“是呀。”

周義如鯁在喉,長達三分鐘的時間冇有說出一個字來——他根本不敢想象,鄭翩躚能說出這種話來。

畢竟她曾經很介意他和榮悅分手之後還保持朋友關係這件事情。

她也絕對不會是那種分手以後還會收對方禮物的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