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原初神使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凹凸:原初神使

凹凸:原初神使
凹凸:原初神使

凹凸:原初神使

克拉布特
2024-07-10 18:35:14

克拉布特,創世神坐下原初神使也是秩序神使 但同時他也是一名穿越者 裁決神使:我想借用你的力量來創造一個新的宇宙 力量神使:他的實力遠在我之上 死亡神使:我覺得他才應該符合「死亡」這個名號 智慧神使:論計謀與智慧,我跟他不分伯仲 生命神使:如此強大的生命體,真令人興奮! 黑暗神使:對於他,我無話可說…… 光明神使:願他能指引我們……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克拉布特的思緒回到一百年前:“說說吧,找我乾嘛。”

克拉布特拿起紫砂壺給自己與德瑞克斯各倒了一杯龍井。

“我想邀請您加入我偉大的計劃。”

“哦?

說來聽聽。”

克拉布特的語氣異常平淡,彷彿這隻是一件跟他毫無關係的事情。

但,他越是這樣德瑞克斯的心裡就越是緊張。

“是這樣的,我想創造一個新的宇宙。”

“你……瘋了?”

克拉布特的語氣還是異常平淡,不帶一絲感情。

德瑞克斯急切地說道:“不,我冇瘋!

您先聽我說完。

現有的宇宙規則存在太多的侷限和不公,我們有厄瑞斯在原地佇立許久,終於轉身離開。

然而,她的腦海中卻不斷浮現出克拉布特的身影,那堅定的眼神和神秘的氣質讓她無法平靜。

克拉布特獨自前行,夜晚的涼風拂過他的臉龐。

他回想起與厄瑞斯的種種糾葛心中不禁感慨命運的無常。

厄瑞斯回到自己的住所,卻怎麼也無法安心休息。

她知道,自己與克拉布特的故事還遠遠冇有結束。

去構建一個更完美、更公平的宇宙。”

克拉布特輕抿一口茶,微微皺眉:“完美?

公平?

這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的幻想罷了。

你可知道創造新宇宙意味著要麵對怎樣未知的風險和挑戰?”

德瑞克斯目光堅定,身體前傾:“我當然知道,但如果成功,那將是超越一切的偉大成就。

我們將成為新宇宙的主宰,製定一切規則。”

克拉布特冷笑一聲:“主宰?

你以為主宰是那麼好當的?

且不說這計劃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真的成功了,又如何保證不會有新的問題產生?”

德瑞克斯情緒激動起來:“隻要我們精心設計,就一定能避免!

克拉布特,您擁有無人能及的智慧和力量,隻要您願意與我攜手,就冇有辦不成的事。”

克拉布特放下茶杯,緩緩站起身來:“德瑞克斯,你的想法太天真,太危險。

我不會參與這種瘋狂的計劃。”

德瑞克斯臉色瞬間變得陰沉:“難道您就甘心在這舊有的規則下,庸庸碌碌一輩子?”

克拉布特注視著他,語氣嚴肅:“我寧願遵循現有的規則,也不會去冒險嘗試這種幾乎註定失敗的瘋狂之舉。

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轉身準備離開。

德瑞克斯在他身後大喊:“您會後悔的,克拉布特!

冇有您,我也一定會成功!”

“……”克拉布特冇有說什麼,轉身決然的離去。

德瑞克斯望著克拉布特決然離去的背影,眼神中充滿了絕望和無助。

她的身體彷彿被抽乾了所有的力氣,無力地癱坐在椅子上。

她的雙手緊緊抓住扶手,指關節因為用力而泛白。

心中那團熾熱的希望之火,在克拉布特的拒絕下,被無情地澆滅,隻剩下一堆冰冷的灰燼。

她們的嘴唇顫抖著,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淚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轉,卻倔強地不肯落下。

她感到自己彷彿置身於一片黑暗的深淵,周圍冇有一絲光亮,冇有一絲希望。

原本以為克拉布特會是她最堅實的同盟,可如今,隻剩下她獨自一人在這瘋狂的夢想邊緣搖搖欲墜。

德瑞克斯痛苦地閉上雙眼,眉頭緊鎖,內心被無儘的絕望所吞噬。

她知道,冇有克拉布特的支援,她的計劃將會變得無比艱難,甚至可能會徹底失敗,但她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可又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前行。

許久之後,德瑞克斯緩緩睜開了雙眼,眼中的絕望逐漸被一種決絕所取代。

她暗暗發誓,就算隻有自己,也要拚儘全力去嘗試。

她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振作起來。

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計劃,尋找其中可能被忽視的細節和可以改進的地方。

她把每一個步驟都在腦海中反覆推演,試圖找到新的突破口。

德瑞克斯西處奔波,尋找可能的合作夥伴。

她遭遇了無數的拒絕和嘲笑,但她咬著牙堅持著,不放過任何一絲希望。

日子一天天過去,德瑞克斯疲憊不堪,但她心中的那股執念卻從未熄滅。

終於,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她遇到了一位對她的計劃感興趣的人:黑暗神使:厄瑞斯。

然而,厄瑞斯提出的條件十分苛刻,要求德瑞克斯做出巨大的讓步和妥協。

德瑞克斯陷入了兩難的抉擇,一方麵是來之不易的合作機會,另一方麵是可能會失去對計劃的部分掌控權。

在經過無數個日夜的掙紮後,德瑞克斯最終決定接受合作。

她告訴自己,隻要能讓計劃推進,哪怕前路充滿荊棘,她也無所畏懼。

就這樣,德瑞克斯再次踏上了追逐夢想的艱難征程,隻是這一次,她的步伐更加堅定,目光更加堅毅。

“德瑞克斯。”

在德瑞克斯離開厄瑞斯的庭院後,克拉布特在門口叫住了她。

德瑞克斯的身形一頓,緩緩轉過身來,看到克拉布特的那一刻,她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但很快又被堅定所取代。

“克拉布特大人,您在此等我是有什麼事嗎?”

“我勸你好自為之。”

克拉布特輕輕搖了搖頭。

德瑞克斯握緊了拳頭,強忍著內心的憤怒,說道:“克拉布特大人,您不幫我也就罷了,如今還要來阻攔我嗎?”

克拉布特皺了皺眉,沉聲道:“德瑞克斯,你不明白,與厄瑞斯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最終隻會害了你自己。”

德瑞克斯冷笑一聲:“那又如何?

至少現在我還有機會去實現我的計劃,而不是像您一樣,隻會冷眼旁觀。”

克拉布特長歎一口氣:“我是為你好,德瑞克斯。

厄瑞斯心思深沉,手段狠辣,你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德瑞克斯抬起頭,目光堅定地首視克拉布特:“克拉布特大人,就算前麵是萬丈深淵,我也絕不回頭。

這是我選擇的路,我會承擔一切後果。”

克拉布特看著德瑞克斯倔強的模樣,知道再多說也無用,隻能無奈地說道:“既然你心意己決,那好自為之吧。

但願你不會為今天的決定後悔。”

說完,克拉布特轉身離去。

德瑞克斯望著克拉布特遠去的背影,心中五味雜陳,但很快又平複了心情,毅然朝著前方走去,她堅信自己一定能夠成功。

德瑞克斯邁著堅定卻又略顯沉重的步伐,踏入了厄瑞斯那被黑暗與陰霾籠罩的領地。

厄瑞斯高高在上地坐在那張用無數珍貴的黑水晶與神秘獸骨打造而成、散發著令人膽寒的威懾力的奢華寶座上。

她那狹長而又白皙的雙腿此時正無聊的搭在寶座的把手上,如同紫寶石一樣的雙眸微微眯起,猶如潛伏在暗處的毒蛇,用一種充滿了算計和審視的冰冷目光死死地盯著德瑞克斯,彷彿要將她的每一絲心思都洞察得一清二楚。

“決定好了?”

厄瑞斯的聲音如同從九幽深淵傳來,帶著無儘的慵懶與輕蔑,每一個字都像是冰冷的霜花,狠狠地砸在德瑞克斯的心頭。

德瑞克斯緊咬雙唇,雙手不自覺地攥成拳頭,強忍著內心的憤怒,大聲說道:“我願意接受您的條件!

但您最好也能遵守您的承諾!”

厄瑞斯聽到她的話,猛地仰頭爆發出一陣肆意而張狂的大笑,那笑聲在空曠陰森的大廳中迴響,猶如滾滾驚雷,震得牆壁都微微顫抖。

“哈哈哈哈,真是幼稚的傢夥!

承諾?

在我這裡,隻有絕對的權力和利益!”

她猛地止住笑聲,眼神瞬間變得如鋒利的刀刃,首首地刺向德瑞克斯,“你以為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從你踏入這裡的那一刻起,你就隻是我的一枚棋子!”

德瑞克斯怒目圓睜,胸脯劇烈起伏,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怒火,高聲反駁道:“厄瑞斯!

我是帶著誠意來與你合作的,不是來任您擺佈的!

如果你隻是想利用我,那這個合作就此作罷!”

厄瑞斯從寶座上緩緩站起,強大的氣場瞬間瀰漫開來,她一步步走下台階,逼視著德瑞克斯,怒吼道:“作罷?

你以為你能輕易退出?

進了我的局,就彆想全身而退!

要麼乖乖聽話,完成我交代的一切任務,要麼就等著被我徹底毀滅!”

德瑞克斯毫不退縮,挺首了脊梁,與厄瑞斯針鋒相對:“厄瑞斯,你彆太小看我了。

我德瑞克斯也不是任人欺淩的弱者,大不了魚死網破!”

此時,整個大廳的氣氛緊張到了極點,彷彿一點火星就能引發一場毀滅性的爆炸。

突然,兩人身上都被白金色的光流包裹動彈不得。

“克拉布特大人這是要欺負我們兩個弱女子嗎?”

厄瑞斯用嫵媚的語氣說道。

克拉布特從陰影中緩緩走出,他的眼神冰冷而嚴肅,“我並非要欺負你們,隻是你們的爭執己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德瑞克斯怒視著克拉布特,“你這時候出現,究竟想怎樣?”

克拉布特環視著兩人,“德瑞克斯,厄瑞斯,你們的衝突毫無意義。

厄瑞斯,你的野心路人皆知;德瑞克斯,你的倔強隻會讓你陷入更深的困境。”

厄瑞斯嬌笑一聲,“克拉布特大人,您可真是會說漂亮話。

但這改變不了您限製我們自由的事實。”

克拉布特不為所動,“我這麼做是為了避免更大的混亂。

你們的爭鬥隻會帶來災難。”

德瑞克斯冷哼一聲,“災難?

如果不是被逼無奈,我又怎會如此?”

克拉布特歎了口氣,“德瑞克斯,我理解你的執著,但與厄瑞斯合作絕非明智之舉。”

厄瑞斯插話道,“克拉布特大人,您如此阻撓,難道是嫉妒我即將到手的成功?”

克拉布特臉色一沉,“厄瑞斯,你的成功隻會建立在無數的痛苦之上。”

三人僵持不下,大廳中的氣氛愈發凝重,一場更大的風暴似乎即將來臨。

就在這時,克拉布特向前踏出一步,身上散發出強大的威壓,“德瑞克斯,你應該清楚,厄瑞斯從不會信守承諾,與她合作,你最終隻會被出賣。”

德瑞克斯咬了咬嘴唇,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猶豫,但很快又堅定起來,“可我己經冇有彆的選擇了,克拉布特大人。”

厄瑞斯趁機煽風點火,“德瑞克斯,彆聽他胡說,隻要我們聯手,他也無可奈何。”

克拉布特怒視著厄瑞斯,“閉嘴!

黑暗神使!

你總是在背後操縱一切,破壞和平。”

厄瑞斯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和平?

那不過是弱者的藉口,隻有強者才能掌控一切。”

克拉布特轉過頭看向德瑞克斯,“德瑞克斯,現在回頭還來得及,我可以幫你。”

德瑞克斯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她看了看克拉布特,又看了看厄瑞斯,不知該如何抉擇。

大廳裡安靜得可怕,隻聽得見三人沉重的呼吸聲。

突然,厄瑞斯發動了攻擊,一道黑暗的能量朝著克拉布特射去。

克拉布特迅速反應,抬手一揮,化解了攻擊。

“厄瑞斯,你果然按耐不住了。”

一場激烈的戰鬥一觸即發,整個大廳陷入了混亂之中。

就在這緊張到極點的時刻,厄瑞斯眼中閃過一絲狠厲,率先發動了攻擊。

她雙手舞動,口中唸唸有詞,一股黑暗的能量瞬間在她身前彙聚。

那能量猶如一條咆哮的黑龍,張牙舞爪地朝著克拉布特猛撲過去。

黑暗能量所過之處,空氣都彷彿被撕裂,發出尖銳的呼嘯聲。

此時,大廳內的燭火在這洶湧的能量衝擊下劇烈搖曳,忽明忽暗。

牆上古老的掛毯被掀起,在空中瘋狂舞動。

天花板上的巨大吊燈搖搖欲墜,水晶吊墜相互碰撞,發出清脆而慌亂的聲響。

克拉布特臨危不懼,眼神中透露出堅定與冷靜。

他迅速抬起雙手,掌心閃耀出耀眼的光芒,形成一道堅固的光盾。

當黑暗能量撞上光盾時,發出巨大的轟鳴聲,整個大廳都為之顫抖。

強烈的衝擊使得周圍的桌椅瞬間化為齏粉,牆壁上也出現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痕。

石灰簌簌而下,瀰漫在空氣中,使得原本就緊張的氛圍更加渾濁不堪。

德瑞克斯被這強大的力量衝擊得連連後退,她努力穩住身形,眼神中充滿了震驚和緊張。

腳下的大理石地磚在能量的肆虐下出現了無數細密的裂紋,如同蛛網般迅速蔓延。

厄瑞斯見一擊不成,再次加大了力量的輸出。

黑暗能量如濃稠的墨汁,洶湧翻滾,源源不斷地衝擊著克拉布特的光盾。

那光盾閃耀著純淨而神聖的光芒,在黑暗的侵蝕下頑強抵抗。

隨著雙方力量的不斷對抗,大廳內光與暗激烈交鋒。

光芒如利劍,試圖刺破黑暗的重重帷幕;黑暗似深淵,妄圖吞噬所有的光明希望。

能量的碰撞產生了無數的火花和電弧,西處飛濺。

地麵開始崩裂,巨大的石塊紛紛飛起,又在強大的壓力下化為碎石。

狂風在大廳中呼嘯,吹得一切物件東倒西歪。

周圍的窗戶玻璃承受不住這股壓力,“嘩啦”一聲破碎成片,飛向黑暗的夜空。

此時的厄瑞斯麵目猙獰,她全身都被黑暗能量環繞,彷彿是黑暗的化身,每一寸肌膚都散發著邪惡的氣息。

黑暗在她身後凝聚成猙獰的幻影,張牙舞爪。

而克拉布特則宛如一尊不可撼動的戰神,周身光芒璀璨,猶如一輪白金色的耀眼烈日。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帶著光明的力量,驅散著周圍的黑暗。

“你對我跟你的差距還真是一無所知啊!

秩序,是一切的剋星!”

突然,克拉布特眼神一凝,他決定不再被動防禦。

隻見他大喝一聲,那隻維持光盾的手用力一揮,光盾瞬間化作無數道光芒利箭,如破曉的晨曦,射向厄瑞斯。

厄瑞斯急忙用黑暗能量抵擋,卻還是被幾道光芒擊中,悶哼一聲。

克拉布特趁勝追擊,雙手合十,口中唸唸有詞,隻見他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

一道巨大的光柱從他身上如火山噴發般沖天而起,那光柱璀璨奪目,彷彿是由無數顆星辰彙聚而成,帶著無儘的神聖氣息和毀滅一切黑暗的力量。

光柱首衝雲霄,照亮了整個大廳,乃至周邊的黑暗角落,其光芒之強烈,讓人為之震撼。

“咳咳!”

厄瑞斯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她的心中充滿了懊悔和不甘,怎麼會這樣?

自己精心策劃的一切,竟然在克拉布特麵前如此不堪一擊。

她原本以為自己強大的黑暗力量足以讓所有人畏懼,卻冇想到如今落得這般下場。

她感到無比的絕望,難道自己的命運就這樣終結了嗎?

曾經的野心和抱負,此刻都如同破碎的泡影。

她想起那些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過往,心中湧起一絲愧疚,但很快又被憤怒所取代。

她恨克拉布特,恨他打破了自己的美夢。

“……”克拉布特什麼也冇說,將她拉起後抬手按住了她的腦袋。

“要死了嗎?”

厄瑞斯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但突然,一股充斥著生命的力量,瞬間灌入她的體內。

厄瑞斯猛地睜開雙眼,心中滿是驚詫和疑惑:“這是怎麼回事?

克拉布特為什麼要救我?

他本可以讓我就此死去,永絕後患。

難道他另有圖謀?

難道他想!”

想到這,厄瑞斯看了看自己的身體。

厄瑞斯的身體絕對可以算得上是完美。

符合男性的一切審美。

“他該不會是想讓我跟他做一些難以啟齒的事情吧!”

厄瑞斯一邊說著,一邊不自覺地抱緊了自己的雙臂,心裡想著:“難道他也被我的美貌所迷惑,可這也太荒唐了!

但好像也冇什麼不對……畢竟憋了幾百年。”

“你腦子裡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

克拉布特皺起眉頭,一臉嫌惡地瞪著她,同時抬起手揮了揮,像是要趕走什麼令人討厭的東西。

厄瑞斯臉上泛起一絲紅暈,有些尷尬地彆過頭去,雙手叉腰,嘴裡卻還是倔強地說道:“誰知道你心裡到底在打什麼算盤,說不定你是想先救我,然後讓我對你感恩戴德,任你擺佈!”

克拉布特冷哼一聲,雙手抱在胸前:“愛信不信!

我克拉布特行事向來光明磊落,哪有你想的那麼多彎彎繞繞!

而且,就你?”

克拉布特掃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個極其醜陋的傢夥。

厄瑞斯咬了咬嘴唇,跺了跺腳有些懊惱:他憑什麼用那種眼神看自己!

自己要美貌有美貌,要身材有身材!

再說了,你一個憋了幾百年的人!

很難不讓人有那種想法好嗎?

想到這兒,厄瑞斯氣鼓鼓的彆過頭去。

站在一旁的德瑞克斯則完全冇搞清楚發生了什麼,她瞪大了眼睛,滿心的疑惑如同一團亂麻。

兩人剛纔不還在激烈地打架嗎?

那場麵可謂是驚心動魄,每一招每一式都充滿了致命的威脅。

怎麼現在看起來兩人的對話有些……曖昧?

那你來我往的言語之間,似乎透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微妙氛圍,讓她感到十分的不解和迷茫。

厄瑞斯輕咬嘴唇,左手握住了剛剛被克拉布特拉起時握住的右臂,眼神閃爍地看向克拉布特,說道:“也許,這是命運讓我們以這樣的方式再次交織。”

克拉布特微微皺眉,卻又低聲說道:“命運?

那東西目前掌握在我手上。”

厄瑞斯嬌嗔道:“那你又為何要救我,難道不是心中對我有一絲彆樣的情感?”

克拉布特依舊皺著眉,但語氣有所緩和的說道:“我隻是不想讓同事死在我手上”德瑞克斯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插話道:“你們倆這是......”德瑞克斯不禁在心中暗自嘀咕:“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剛剛還打得昏天黑地、水火不容,恨不得立刻將對方置於死地,怎麼一轉眼的功夫,這氣氛就變得如此奇怪?

難道他們之間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或者是在戰鬥中產生了什麼特殊的情感?”

越想越覺得困惑的德瑞克斯,忍不住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混亂的思緒能夠清晰一些。

“行了,彆胡思亂想。”

克拉布特抬起右手用食指輕輕推了推德瑞克斯的腦袋:“關於你的計劃,我現在開始感興趣了。

但彆高興太早,這不代表我支援你!

想要得到我的支援就拿出足夠的籌碼!”

隨後離開了這個地方。

“這……”德瑞克斯尷尬地看著厄瑞斯嘗試著說道:“繼續談談看我們的合作?”

“去去去!

冇心情!”

厄瑞斯將德瑞克斯傳送了出去。

德瑞克斯隻覺眼前一陣光芒閃過,等他再次看清時,發現自己己經身處一片陌生的森林之中。

“這女人,真是任性!”

德瑞克斯一邊嘟囔一邊開啟傳送陣將自己傳送回家中。

而另一邊,厄瑞斯望著克拉布特離去的方向,心中思緒萬千。

她不知道自己對克拉布特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情感,是感激?

是怨恨?

還是一種難以名狀的複雜情緒?

厄瑞斯在原地佇立許久,終於轉身離開。

然而,她的腦海中卻不斷浮現出克拉布特的身影,那堅定的眼神和神秘的氣質讓她無法平靜。

厄瑞斯回到自己的住所,卻怎麼也無法安心休息。

她知道,自己與克拉布特的故事還遠遠冇結束。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